重生野火时代 第二十三章 结扎风波(中)
作者:启煜的小说      更新:2019-11-11

  陆坤虽惊不乱,认准方向,专往小巷里跑。

  不多时,一座熟悉的小院出现在陆坤眼前。

  这是石头哥的家,陆坤眼前一亮。

  陆坤摸摸自己腰间,发现石头之前给自己的钥匙还在。

  小院的院门在里边反锁着,这会儿石头应该还在补觉。

  陆坤倒是想把石头叫醒来给自己开门,但又担心惊动了四邻,惹来麻烦。

  看着那一米来高的土墙,陆坤一个箭步冲刺跃起,右手扳住土墙,甩了个后空翻,跳进了石头家的院子。

  没有过多的迟疑,陆坤连石头都没有惊动,直接用石头给的钥匙打开了紧邻的一个房间,蹿到二层的柴房,把自己藏好。

  村子里现在到处都乱得鸡飞狗跳。

  被逮住了的妇女的撒泼声、被制住了的汉子的喝骂声、孩子们的哭喊声……

  陆坤虽然现在还算安全,但心下也是一阵惴惴不安。

  石头家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了,毕竟村里人谁都知道石头是个单身汉,计划生育现在也计划不到他的身上。

  再者说了,石头的舅舅大小也是个县公安局领导,村干部也不会没眼色到去欺负石头。

  怕就怕那些上边下来的,不给石头他舅舅面子,那就麻烦了。

  扣扣扣!

  说曹操曹操到!

  陆坤都觉得自己这张嘴成了乌鸦嘴了。

  “谁呀?!”

  在院门被连续敲响,石头成一脸不耐烦地朝外面吼道。

  天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怒!

  刚才村子里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就把他吵醒了。

  本着闲事莫管的原则,他也没出去,自顾自地玩起了快乐的“单机游戏”!

  这才刚爽到一半,真的是敲里码啊敲!

  现在这副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兴致上来了,一时半会儿也消不下去啊。

  扣扣扣……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最后甚至朝院里喊了起来。

  “里边的人听着,赶快开门,我们是县计划生育工作组的,我们知道里面有人,赶快开门啊!”

  计划生育工作组的工作人员这会儿有些火大。

  想他们这些人进村以来,简直就是虎入羊群,一个个刺头,只要符合计划生育工作条件的,不管他愿不愿意,都给他(她)计划了。

  “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直接撞门了!”

  计划生育工作组的成员脸上虽然惊怒,但心里却在暗喜,思忖着大概又能抓到一对夫妇了。

  “敲里吗!!!”

  石头骂骂咧咧地推开门出来,上身穿了一件白得发黄的背心,下身穿着一条蓝色内裤,裆部鼓鼓囊囊,一香蕉形物什还隐约可见大致形状。

  陆坤在柴房用一根小木棍,在墙上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小洞,把眼睛贴近小洞,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守在院子外的工作组听到石头骂骂咧咧的声音,一时脸颊如黑碳,心里打定了主意待会要给里边的那个小子的颜色看看。

  陆坤的心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祈祷着石头能帮自己度过这一关。

  “哐当!”

  院门被石头打开,一群人怒气冲冲地就要涌进来。

  石头双手张开,把一群人堵住。

  石头指着领头的那个怒气冲冲就要往里闯的,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工作号是多少,连我都不认识么?!”

  那人先是一怒,而后就是一愣,心里骂娘:“你特么还能有什么身份不成,要真有身份还用得着窝在这”

  心里想着,但动作到底还是慢了下来。

  “搞不好又是哪位大佬的亲戚。”那人在心里吐槽,面上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号告诉石头。

  “你不说也行,明儿个我就带着验伤报告让我舅舅带我去你们单位认你!”

  石头这会儿正处在人生巅峰状态,自己的舅舅眼看着就要升上去了,自己也算是鸡犬升天了。

  “雾草!”

  原先领头的男子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不禁在心中暗骂石头这人不讲究。

  不过,现在自个儿的后头可还跟着一群手下呢,可不能把面子丢了。

  “你舅舅谁呀?我们可是按照上边的吩咐来办事的”,语气虽然依旧强硬,但较之刚才,还是弱了几分。

  村干部就像是电视剧里的警察一样,姗姗来迟。

  来人是梁金宝,一看计划生育工作组和石头闹起来,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金宝,你说说看,有他们这么办事的吗?是不是看不起我舅舅故意来找茬的”

  石头眼尖,瞧见他鬼鬼祟祟地,就喊了他过来。

  一时间场中众人都看向梁金宝所在的地方。

  梁金宝被众人的目光吓了一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硬着头皮上前,苦笑道:“我说各位,咱们可不能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计划生育工作组的众人心中了然,看来石头确实是跟县里的某些大佬有点关系了。

  梁金宝忙凑到计划生育工作组组长康洞明的耳边,叽里呱啦好一阵解释。

  “公安局郝局长的心腹吕朝阳的外甥么”,计划生育工作组组长心中了然。

  “那成,收队,改天我亲自去请吕指导员喝茶。”康洞明朝石头笑了一下。

  康洞明倒是不怕吕朝阳给自己穿小鞋。

  吕朝阳级别上也不过是比自己高上一级,两人又不是直属关系,没什么好怕的。

  不过,最近倒是听说那个家伙好像还要再往上升上一升,自己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去撩拨他。

  再者说了,自己这些人这次算是工作失误,闹到哪里也是没理。

  抓超生都抓到人光棍汉家里了,实在是好说不好听。要是闹大了,自己这些人铁定得挨一顿批。

  工作组走了,陆坤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咚”地落了地。

  梁金宝在安抚石头,好话不断地从他嘴里往外蹦。

  梁金宝也是怕石头真个犯了混,上县里找他舅舅去说这事,到时候自己遭了连累。

  原本在四周围观的老头老太太们一看没有热闹可看了,也纷纷散了。

  石头没与梁金宝多说,就把他赶走,栓上了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