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凶猛 第七十一章 后手
作者:黑灯夏火的小说      更新:2020-01-26

  “呼,还真是凶险啊。”

  李昂侧耳倾听了一阵,确定那个鬼魂已经彻底走下自动扶梯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这个鬼怪是按照宣传册的书本翻页动作,作为行动规律,要不然还真难处理。

  他一抖书脊,这一次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张黄纸从书本缝隙中掉出,落在李昂手中。

  “第四张符箓,到手了。”

  李昂在微信群里告知了同伴们这一消息,其他人固然惊诧疑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没有亲眼看到李昂花式驱鬼的一幕。

  “诸位,我有相当大的把握,确定这座商城里的鬼怪,都有一定的行动规律。”

  李昂打字道:“目前为止,我所遇到的鬼魂当中,有‘必须和她玩皮球的小女孩’,以及‘只要来回翻页就能气走的西装鬼’

  你们也可以试着去总结一下鬼魂的行动模式,只要弄清楚这些规律,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甚至有可能做到无伤通关。”

  无伤通关么....

  其余几名队友精神不由得一阵,在这个恐怖诡异的剧本任务当中,愿意传授成功经验的队友总是令人心安。

  摆脱了两名鬼魂的李昂很快就搜索完了四层,同时敖勇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在三层的走廊座椅夹缝间发现了一张符箓。

  李昂找到了三张,疫医找到一张,敖勇找到一张,这么算下来只剩最后一张符箓,就能达成任务目标。

  眼看马上就能通关,距离任务时限也还有相对宽裕的一个小时,

  剩余的四名玩家斗志都相当昂扬,仔仔细细地搜索着每一个角落。

  背着弓箭的柳无怠正在咖啡店里翻找符箓,兜里的手机微不可查地震动了一下,她划开手机密码锁,发现是来自李昂的私聊。

  “如果找到最后一张符箓的话别急着临摹,先告诉我。”

  柳无怠看着昏暗的手机屏幕,稍稍皱眉,思索片刻之后,简洁直接地回了个“好”字。

  她相信这名思路广欢乐多的疑似精神病患队友,做事情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不会坑她。

  柳无怠没问李昂什么要这么做,反倒是后者发了个微笑的表情,问道:“那个之前在四楼追击你的鬼魂,是男还是女?”

  “?”

  柳无怠发了个问号,她咬了咬嘴唇,眯着眼睛思索过后,打字道:“应该是一名男性。”

  “为什么?”

  “因为他在被我的箭矢射中之后,他发出了男声的凄厉惨叫。”

  “唔....”李昂继续问道:“这就有趣了啊....这次的任务不会那么简单,你在这座商场里有什么后手,最好跟我提前交代一下。”

  柳无怠愣了愣,左顾右盼确认周遭无人之后,在手机上打字回复道:“...不会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

  “鬼魂的数目对不上。”

  李昂捧着手机,双手打字如飞,“你看,在这座商城里,十余年来所有的非正常死亡案件共有五起,也就是五名死者。

  分别是从高处摔下的工程师,被赶出门外而心脏病发的拾荒老人,掉下扶梯的小女孩及其母亲,以及路过商城时被广告牌砸死的无辜路人。

  疫医在地下主控室里见到的,是寄身于迷失飞艇体内的拾荒老人,与一名能操纵商城电源、监控系统的鬼魂。

  假设那个鬼魂是工程师好了。

  这就是两个鬼怪。

  我在四楼的时候先后遭遇到了小女孩和一个穿西装裤子的鬼魂。

  穿西裤的自然不可能是小女孩的妈妈,那么用排除法的话,只能是那个被广告牌砸死的无辜路人,但同时你在四楼也遭遇过一个男性鬼魂,

  那么再加上那个还没有露面过的妈妈鬼魂,这就是六个鬼魂?”

  “不一定,有可能你遇到的鬼魂和我遇到的是同一个。”

  “可能性不大。”李昂回道:“鬼魂的行为模式不大可能突然发生巨变,我遇到的试根据书页翻动来攀登扶梯的鬼魂,而你遇到的则是能自动漂浮起来进行追击的鬼魂。

  按照鬼魂界的常识,这两者之间的行动模式差别,就跟大熊猫与猪一样悬殊。”

  所谓的鬼魂界常识,其实就是柴翠翘这只活生生的厉鬼的看法而已。

  绝大多数厉鬼的杀人手法都很单一,贞子只喜欢从电视机里钻出来吓死人,聂小倩就只会通过亲嘴嘴吸取阳气把人吸死,很少有鬼怪会有两种乃至两种以上的行动模式。

  柳无怠问道:“第六个鬼魂...会不会这座商城里还有其他的非正常死亡案件,没有录入到官方系统当中?”

  “隆恒购物中心哪怕在整个殷市也算得上高消费场所,这里发生过的非正常死亡案件,甚至是自然死亡案件,都会摆放在在殷市官方记录当中。”

  李昂回答道:“我并不觉得商城拥有者能手眼通天到这种程度,抹除一起死亡事件的全部记录。”

  除了那个鬼妈妈之外,第六个男性厉鬼到底是谁?

  听李昂这么一分析,柳无怠也有些不太确定,

  要不是杀场游戏的剧本任务里无法拨通外界电话,无法与外界进行正常沟通,恐怕她早就已经拨打电话,咨询秘书秘书,或是直接质问隆恒购物中心的殷市所有者

  尚未出现的鬼妈妈,顶替掉她出现的第六名男性厉鬼....事出反常必有妖。

  柳无怠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她刚想和李昂说出她的后手是什么,就感受到手机一阵震动。

  敖勇在微信群中@了全员,“我在第二层的垃圾桶盖上找到最后一张符箓了!不过我的朱砂笔已经折断,不太确定能不能继续用。

  你们最好下来一个人到二楼,帮我画一下。

  只要临摹这一张,我们就通关了!”

  @完全员之后,敖勇又发了张图片,

  图片中是一根摆放在米色石灰岩地面上的毛笔,其竹管管身已经折断,笔头的朱砂颜料像是褪色了一样,极为暗淡,

  连同笔头处的狼毫,也又干又硬,毫无弹性与柔软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