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佛系小媳妇 451.理直气壮,请假
作者:云沧月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神经病的人,孙思妙从来不当回事。

  刘静姝的存着上辈子是孙思妙的噩梦,这辈子可不是。

  不过想到另外一个相关的人后,孙思妙有些心里不舒服。

  到了医院,看到詹教授在门口抽烟。

  “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自己家老师这么颓废,还是有些不习惯。

  詹教授听见声音就吧烟掐了,然后若无其事的看着孙思妙:

  “你怎么过来了?休息好了?”

  孙思妙很想说:

  休息啥呀?

  “嗯,我没事了,听甜甜说,师母醒了,怎么样?”

  两个人朝着病房的方向走去。

  “没事了,难为你还惦记着。”

  这话说得。

  孙思妙站在病房外面,转头问詹平飞:

  “老师,甜甜很希望你们能够永远的在一起!”

  本来这个话不应该孙思妙来说,可是她又不得不说。

  詹平飞苦笑一下,并没有让孙思妙进去,怎么说现在前妻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根本不方便见人。

  而孙思妙的目的似乎也不是躺在病床上的师母。

  “老师,我不过是来转达一下甜甜的想法,你们虽然有各自的顾虑,可是甜甜还小!”

  詹平飞何尝不知道,不过是不想这么早就面对这种事情罢了。

  “老师知道了,不过你跟贺逸霆订婚是怎么回事?”

  孙思妙摇摇头:

  “没有的事情,不过是应付一下学校而已,我跟他没有关系!”

  这话也就孙思妙可以不亏心的说出来。

  明明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深想。

  “那你有个分寸,贺家小子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这点孙思妙自然是知道的。

  “看到师母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老师,你之前提议的事情,我认为很好,我同意了,需要的材料你帮忙办吧!”

  詹平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孙思妙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事情。

  难得孙思妙想通了,他肯定不会拒绝。

  “那成,你能够想明白是最好的,全套流程办下来估计到了年底去了,现在也不着急,等办好了再对外说。”

  孙思妙点点头,这种事情她肯定不会多宣传。

  下定决心后,孙思妙就不会再想。

  从医院出来,孙思妙问身侧的一个女孩:

  “橘子和橙子没事了吧?”

  女孩点头,嘴巴里的薄荷糖从来没有停止过转动:

  “都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她们虽然遭罪了,可是上级会妥善安排的。”

  这还差不多。

  转头看看这个一直喜欢吃糖的女孩,她叫糖果。

  完全没有威慑力的代号,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想的,到自己面前的保镖都是吃的。

  “糖果,我希望以后你能够保护好自己,虽然你是我的保镖,可是不要血橘子和橙子!”

  糖果点头,这点好办。

  看着好天真,孙思妙不管他们想什么看,只要真的能够保护好自己就成。

  两个人没有坐车,而是步行朝着学校走去。

  “糖果,你多大了?”

  糖果:“20!”

  可看着最多有十六七岁,跟孙思妙怎么看都像是姐妹花,年龄相当。

  “那还真的是长的嫩,那你有对象吗?”

  糖果又往嘴巴里丢了一个糖果:

  “没有,我们的身份首要的一条就是不准恋爱!”

  怨不得这么天真。

  “妙妙呢?是有对象了吗?那个贺逸霆?”

  孙思妙摇头:

  “不是,我还小,真的小!”

  …

  糖果成功被呛到了,女人呀!

  多小都在乎这个。

  “成吧,你心中有数就好,不过你还小,不着急,贺同志很好,不过你可以再考察一下嘛!”

  说得跟很有经验般,孙思妙都乐了。

  “我会做一种糖果,有四种口味,你要不要?”

  糖果眼睛都亮了,她最喜欢的就是各种口味的糖果。

  孙思妙也想吃了,两个人就去买水果买材料,准备自己动手做。

  比起橘子和橙子的遵守规矩,糖果就完全是另外一个风格,很有一种只是跟在孙思妙身边的好朋友的感觉。

  孙思妙暂时是清空所有的杂念,开始准备另一种生活,而贺逸霆这边也面临着巨大的问题。

  恢复了记忆的贺逸霆,想要离开科研院。

  这可能吗?

  肯定不现实,他有自己的计划,失去记忆的三年,打断了他所有的计划。

  “想都不要想,我不会同意。”

  科研院看到贺逸霆的申请,亲自派人过来。

  一地中海的老头,气的在贺逸霆面前跳脚。

  贺逸霆却一副早就料到的模样。

  “老师,你不同意也不成,我不是机器,任何研究都需要灵感,我的灵感枯竭了!”

  狗屁!

  老教授气死了,他还不了解这个小子吗?

  这就是谈条件。

  每次他想做啥出格的事情,都是这个架势。

  套路的诚意都不足。

  “说,这次又想做啥?别给我整这些虚的。”

  贺逸霆一看,就知道,还是老师懂他。

  “嘿嘿...我想申请暂时休息三年!”

  什么?

  老教授都炸了。

  这是什么意思?

  “想都不要想,三年,你知道三年代表着什么吗?”

  贺逸霆点点头,能不知道吗?

  “那你还说三年,欠揍是不是?”

  贺逸霆摇摇头,当然不想。

  “老师,我有自己的计划,而且我现在手头上的项目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原本这个项目计划也是三年内完成,我提前完成,就不能够休假?”

  休假没问题,可是修这么长时间有问题。

  老教授都气疯了,原地转圈:

  “你小子到底想做什么?”

  没事他不可能来这一手。

  贺逸霆的表情很严肃:

  “追媳妇!”

  扑哧——

  一口茶水全喷了。

  老教授严重怀疑耳朵坏了,刚刚听错了。

  “你再说一遍?”

  贺逸霆也老实,又重复了一遍:

  “追媳妇呀!”

  老教授深吸一口气,然后努力让自己静下来,可是最后失败了。

  真的是失败了,结果手里的茶杯就飞了出去。

  好在里面的茶水不多,贺逸霆伸手就接住要阵亡的茶杯,躲过泼出来的茶水。

  “老师,您这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阴阳调和,我追媳妇有啥问题吗?”

  老教授:

  “追媳妇没有问题,可是你才多大?咱们搞科研的,有几个是惦记这个的?想找媳妇,上级给安排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