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传说旧约 第三十四章 断续的记忆
作者:苍理无心的小说      更新:2019-10-23

  此刻,七月听到我的询问之后,则是轻叹了一口气,苍白的脸颊之上,出现了略显纠结的神情。

  见此一幕的我,则是对其说道:“啊,不好意思七月,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便不用回答好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让我能够竭尽全力的去帮助你。”

  听完我的话语,七月则是未有言语,依旧如同昔日儿时般如此明亮的双眸,就这般望着我的眼睛,半晌过后,七月则是望向我苦笑一声,随后开口说道:“这件事情,还请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只对你诉说。”

  见七月原意说出心底的秘密,我则是望向其点头说道:“你放心好了七月,这件事情我一定将其深藏在心底的。”

  随后七月则是望向我淡淡一笑,缓缓开口说道:“刚刚我发色变化的那一幕,你见到了吧?”

  我点头道:“是的,说不定是和教团作战的缘故,我能也稍稍能从身体之上,感受到在你发色转化的瞬间,似乎有股奇怪的力量迸发而出。”

  听我这样说,七月则是望向我点头说道:“在我幼时,我的发色便与大多数人不同,并非生来是黑色,而是呈现一种黄棕色,但随着逐渐长大,这奇怪的发色褪去,而变成了黑色。

  那时我本天真的以为,只是小时身体不好或者体内缺乏一些东西,才导致发色会呈现那般颜色,但是现在看来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我则是未有发言,等待着七月接下来的话语。

  七月则是话语稍稍一顿,继续说道:“在六年前的一个夜里,我也是如同今日一般,突发高烧,同色发色由黑转变黄色,在不停的变换着,同时脑海中则是浮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那里有着无尽的永夜,那里的建筑则是与眼下现世中的建筑全然不同,一名与我相似年纪的女孩子,则是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之后被送往医院的我,在两天后康复,当时我在想,说不都是因为高烧引起的思绪混乱,从而出现的那些奇怪的画面。

  期初我本没有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突发高烧的病症依旧如影随形不断缠绕着我的生活,但如同它忽然出现一般,也总是在两到三天的时间之后,悄无声息的消失无踪。

  基本总会在两个月左右犯一次,每次总会出现一些新的片段,但无一例外的,依旧是那里的无尽永夜,还有种种让我感到陌生而却又无比熟悉的人们。

  呐,意,你说我是不是脑袋出什么问题了?“

  听七月说到这里,我则是眼眸一皱思索道:“确实有些奇怪,这些年突发的这奇怪的病症,去医院查看后的结果是什么呢?有没有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呢?”

  七月则是苦笑一声说道:“去医院查看后的结果全部都是因为感冒引起的发烧,但我并没有出现任何感冒的迹象呢,所以每次都拿一些退烧药,休息上两三天之后,便会痊愈了。

  嗯,要说给我的生活带来些什么影响的话,那应该是没有的,只不过在这两年的时间内,我发现了我似乎有些奇怪的地方,倒不如说有了某种奇怪的能力。“

  听到这里,我则是在心中一惊道:“奇怪的能力?莫非也如同我所觉醒的这股命运之力一般,七月也隐藏还未觉醒着某种奇特的异能呢?“

  随后我则是连忙向其询问道:“是什么呢?”

  七月则是将目光环顾四周,随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处于这间病房窗户旁的,一小盆绿色植物的身上,随后望向我说道:“并不是如同意你一般,似乎可以操纵闪电那么厉害的能力啦,麻烦,把那盆植物拿到我身前吧。“

  听到这里,虽然我感到疑惑,但是仍按照七月的指示,将那盆小小的绿色植物,拿到了七月身前。

  随后七月则是轻轻的将这小盆看上去叶子发黄,状态并不怎么样的植物拿在了手中。

  下一刻,让人感到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这盆植物,本应发黄的发蔫的叶子,变得挺拔了起来,同时哪里还见刚刚那般发黄的颜色,此刻生机盎然,充满了生命的绿色。

  随后七月则是将其,再次发到了我的手上。

  略显调皮的望了我一眼说道:“就是这样了,我似乎能将快要枯萎的植物,让其重新恢复生机,但也能让生机盎然的植物,让其彻底枯萎,我就只能做到了这里了。”

  随后我将这盆被七月唤醒生机的植物,重归原位之后,则是再次回到了我刚刚的坐着的位置之上。

  不禁稍加思索的说道:“从你体内散发出的能量波动,连同刚刚的表现来看,这应该就是‘自然之力’了,只是七月你为何会觉醒这般力量呢......真的很怪异”

  而七月则是望向我一笑说道:“比起我的这份小小的怪异,意,你能够操控闪电才是怪异的很呢,而且意,你似乎对这方面很有见解呢。”

  见七月这般说,我则是望其苦笑一声道:“其实还好啦,我也是阴差阳错之间,知道这些的。”

  七月则是望向我淡淡一笑说道:“哎,原来是这样啊,那也好,至少让我知道了,原来意,你也与我一样呢,拥有着这般奇怪的力量。”

  我则是苦笑一声,随后在心中暗暗想到:“看样子,七月似乎只是拥有了一股很弱小的自然之力而已,如果我跟你说出,眼下我隐藏着的这股命运之力后,你会不会感到惊讶呢,不过也好,同样身为这般奇怪力量的拥有者,又同时是你的话,那么也许有些不能对他人的话语,可以找你去倾诉了呢。”

  在我想到这里之时,则是稍显不解的望七月说道:“既然这般变化,似乎对于你的生活确实造成了印象,但印象并不算是巨大,那么叔叔阿姨怎么了呢?怎么不见他们两位,反而是你孤身一人,住在了那么破旧的汐小区之中呢?”

  七月则是望向摇头说道:“我的父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