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二百一十八章 王法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小七姑娘,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想我一个人牵扯个孩子,就靠这点散碎度日,这卖的可是主宅,若不是情非得已,村子里谁会干这事,往来也是承蒙惠顾,换做旁人,想买还没这指望。”掌柜咬死这个价格,沈小七虽觉不值当,这讨价还价却是拿手好戏,此番岂能让掌柜的说辞过去,此番不似灵犀中,可不能欲擒故纵,很可能是特殊技能生效,否则玩家压根没机会买着难回之地的所处。

  “掌柜也知道,此处觅金困难,来往的手头都不可能有这般巨资,一时半会,如何能凑齐,我这兄弟看上这里,就算不能一次交付,难不成想不出个权宜之计,买卖靠的是缘分,闲置也是闲置,何不卖个情面。”百金决然是拿不出来,一金百银都成问题,哪怕此番掌柜退让,沈小七也是自知不可能一鼓作气吃下这等铺面,一再试探就是想看看是否存在其他余地。

  “倘若还在这村里,姑娘所求,我们也能商酌一下,只是眼看就要背井离乡,自然期望了却所有杂事,这个价格没的谈,姑娘要是一时紧迫,那也是没办法。”掌柜岂能看不出沈小七有些胡搅蛮缠的架势,毕竟诸人在凑齐白银,他是听在耳中的,相差甚远,料想沈小七亦是拿不出。

  “我们不买,你不也空着,乡土之情岂能忘却,一了百了的走了有何好处,不如多一份念想,掌柜之前所托,我们可是二话不说就允诺,也不曾谈及任何条件,托付如此信任,为何言之买卖,就如此不信我等。”NPC这公事公办,最为让沈小七厌恶,的确这等资金夸张,但若真心拿下,决计不会亏欠半分,央求他人就理所当然,反之就拿腔拿调,沈小七不觉有些言辞加重。

  “一文不让,爱买不买。”直接无视沈小七拿剧情牵连说事,掌柜惜字如金,已然是有些请离的架势,过分限制之下,沈小七虽然取巧有交涉能力,但此等存在于新手村,毕竟没有先例,自然会以其他方式劝退。

  神色如常,未进入机械话语状态,掌柜的神智犹在,只是不愿和沈小七这般纠结,好言好语看来是没什么指望,直接判定玩家所为是理所应当,已然失去加价筹码,沈小七不觉有些气岔,NPC并未因为她的成就而有所变动,想必是因为自主智能的判断,但必须得承认的是能拥有这等买卖的权限,全因沈小七恶行当道。

  眼见可能性微乎其微,飞镰不觉有些焦急,沈小七此番已然不顾买卖成功是否有利,既然飞镰想要,无论何种她都要尝试一二,也算还了掌柜背地里给她冠以的称号,好言好语不行,那就只能另做他法,横竖沈小七也不指望有什么好名声。

  朝着飞镰微微点头,沈小七在掌柜面前晃荡,瞅着那副徒然变得有些爱睬不睬的表情,嘴角微微扬起些许幅度,大步迈向堆放杂物的石桌,NPC的物件无权限自然无法窥视,只是这石桌不过是院落的摆设,弃之可取方为拾荒,但如沈小七理解,局限性似乎不包括NPC不在意的物件,临近之余,直接择选技能使用,一巴掌趴在了石桌拐角。

  未及极限等级,但这诸多属性点可不是白加的,加之护手增幅,千斤锤双手而持都不在话下,技能失败对于物件会有一定损伤,唯独可以可以对这等闲置之物产生些许采集作用,一掌之下,压注杂物的石桌都不免晃动,半指厚的桌面,居然强行被沈小七拍下一角,手中震痛难免,沈小七却是强制压制神色不变。

  “恶行昭彰,玩家肆意破坏场景,虽为他人闲置亦不可妄取,声望下降50。”

  敏捷可以达到意想不到的灵动,甚至可以让玩家肢体柔软,强制发挥夸张动作,同为主属性,力量何尝没有偏向性,沈小七可是拿满秋尝试过,高额力量完全可以破木碎石,只是现下她还没到那番程度,只能假借技能发挥的采集功效,形若以手代替工具,采集失败完全不在乎,这破石桌角也没什么用处,强断已然是损失堪比杀人的声望,这要是拾取更为夸张,果然明抢不是太过实在,一个可有可无之物,也不能随意触动。

  “姑……姑娘,这是何意?”别看屠夫身的五大三粗,拿把菜刀还是有点架势,并非战斗职业,较之玩家的属性加点毕竟相差甚远,此番得见沈小七所为,不觉倒吸一口凉气,言语磕巴,这看似小巧的女玩家,一言不合倒是杀气腾腾。

  “没什么意思,掌柜的院落卖于他人,既为祖宅,这年久失修,东西也不是很结实,失手而已,别太介意。”沈小七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手指摩挲着石桌断痕,“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和邻里关系,掌柜也知道,实在是不怎么样,平日喜欢吃吃喝喝,掌柜的我倒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这突如其来换个人,还未见到也不好交代,若是稍有不慎,卖了什么不满意的东西与我,闲来无事砸个摊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此话若是说给买家听,不知会不会影响掌柜离去?”

  “这……这,姑娘乃江湖中人,却也身在朝廷法度之下,我敢担保于后贩夫亦是老实人,绝不会有什么以次充好的行径,姑娘这般行径,实在……实在是有违王法。”不知觉的脚步后移,沈小七言语已经谈不上委婉,这压根就是泼皮无赖所为,掌柜实在有些恐慌。

  “朝廷?”沈小七不觉冷哼,翻手之余,幽游不觉扶额,一柄狼牙棒已然是垂于地面,一言不合就亮兵刃,似乎也没必要总是拿这玩意,为何清包裹迟迟不把这低阶丢弃,掌柜面色更为难看,沈小七却是兵刃点地漫不经心,“掌柜连日繁忙,好像消息不怎么灵通,天高地远,四门守卫应当也算朝廷驻扎,渔村类擅使兵刃应该管管,要不掌柜去问问昨天那顿揍,他们可还满意?我一个恶心满满之人,你和我谈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