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二百三十三章 舍得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系统送的,一旦可以演化成技能书,哪怕降低点品级,那也是等同白给,沈小七无法估算是否还会领悟,衍生的技能因为各种缘故会不会低于万钧,至少这是和幽游唯一的羁绊,踏出新手村,二人的世界几乎是云泥之别,任凭幽游如何说辞,这个年岁不大的少年,终究拥有她无法想象的世界。

  “七姐。”的确可以感觉到沈小七的落寞,画晚心许不知亦是能有所察觉,不似她那份生人勿进的样子,沈小七只有在熟悉人面前才会不同,一直讲自己包裹在那副内向不济的模样,怯生生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虽说那份张扬诸人所见颇多,画晚却不曾知晓她初入游戏,是如何走到现下,斩获相关秒杀的成就,或许唯一的方向就是枯燥及无限的孤单,从NPC身上寻求温暖,这是何等方能做到,幽游不改笑意,眸底去暗暗有些无奈,飞镰却是上前一步,神色犹豫的看着沈小七。

  “你也要走了吗?”飞镰的话不多,除非是相关其熟识,鲜少说虚言,此番拿下店铺亦是觉察和沈小七息息相关,做好了自损的准备,高频率的相处,哪怕时日不多,沈小七岂能不知他的心性,哪怕未及开口,亦是有所察觉,强撑起一副笑容,“无论比拼输赢,窥视术有着落,我的拾荒术出村肯定会有所阻碍,最好的方式还是在此间稍稍逗留,何况还有全怪完美采集的隐藏,不知要耗时多久,你本来就应该早早出去,他们不说,我也知道,你的操作应该很不错,无论如何都不该白白浪费,出去之后,我要是摸不清状况,你等级高了,还能带带我。”

  机遇并非想象中那般频繁,何况四人同组已然有人拥有,幽游毫无顾忌,随意追求,画晚已然是斩获颇多,倒也无所谓,唯独飞镰,沈小七岂能不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耽误,牵连不到丝毫,以飞镰的战斗能力,纯刷恐怕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追上玩家中流等级,一再为了防护,放弃高敏优势转向防护,受损连连,判定恐怕都会认为其属于操作平庸的散人,难有任何所获。

  从未想过成为负累,可是沈小七知道,任凭她如何去劝,飞镰的执拗都不会允许他离去,只是已然步入渔村极限,哪怕对比沈小七的所得,飞镰的差距越来越大,若是在放弃等级压制,或许当真会从一个操作玩家沦入不入流,明知沈小七颇为在意这般四人同组,但这无法改变只是开始。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不走。”拖延会造成何种,飞镰自有计较,此番离去,已然违背当时许下的承诺,沈小七不愿拖累,他何尝不是如此,迎上那副笑容,飞镰鼓起的勇气荡然无存,哪怕这段时日对于他这类职业打金而言,纯属浪费自耗,的确沈小七换着法子补偿诸人,一无所得也无所谓,无论羞羞小可爱说的天花乱坠,如同他信赖为商之道,飞镰何尝不愿自身掌控所得,只是他说不出,亦不愿让沈小七回到笑容全无,一个人的时候。

  “人各有志,跟着我有什么出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沈小七望向飞镰,“你已经做到你许下的,我说过,你想走,任何时候都可以,我们是朋友,不是从属,永远不会,我知道什么对你最好,如果一直靠着你挡在前面,我会成为习惯的,我很懒,能别人代劳的绝不愿意多做,你希望看到我这样吗?”

  “没什么不好,但出村之后,这种习惯恐怕还需要更强的庇佑,与其一拥而上,我们这种辅助也要参战,飞镰,你不觉得你以等级战力优势,一人独挡更好一些?”未等飞镰出言,画晚已然是开口打断,步及飞镰身旁,一语中的,强行打消了那份已然脱口而出的回应,沈小七不觉,但画晚看的真切,飞镰如此年岁,甘愿拿出重金为沈小七寻个不知何种的机遇,丝毫不曾考虑自己,如何不希望一直站在沈小七身前,她不做的他去做,只是现下,飞镰如此浪费天赋,又能走得几时,画晚知晓其心意,就是给他一个必先踏出的理由。

  渔村打怪,加点不符,哪怕敌对稍稍特殊,亦是显得无力,全敏职业走的就是操作碾压,一旦具有职业,越级独战稀松平常,决然不会出现面对等级稍高的怪物全然不敌的无奈,飞镰能独战四门守卫不落下风,却只是占了地域局限和速率相差的优势,依旧不具备护住辅助的能耐,与其如此,不如任凭去快速追逐,至少沈小七择选辅助偏向,不会在需求过多的参战。

  “我的耗材全空,有些需要依靠雨天潮汐变化的植被,正好可以配合她的拾荒采集快速提升,稀有种类的采集熟练度很高,何况还匹配她的技能等级,正好我短时间内不会出村,取材任务几乎波及渔村全种类怪物,应当不会出现什么类似,以我和小七的等级,加之装备特殊,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有我在此,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幽游说的洒脱,画晚亦是能看出有些犹豫,在继续言之,只消沈小七稍稍面露犹豫,二人恐怕会毫无顾忌的选择长时间滞留,只是未曾经历外界的种种,单凭这一时执意,没准在出村后差距过甚而有所难耐和迁责,画晚平日冷漠,却独在此间愿意选择陪同,言之有理,亦是不会让沈小七有些顾忌。

  “有小晚在,渔村我都能横着走,你们怕什么,何况我的声望损失那么多,不消耗时间出去还是要牢底坐穿。”至少还有人陪伴,沈小七强行掩去黯然,恶狠狠盯着二人,“别现在信誓旦旦的,我还是不愿打怪,别到时候找你们,各种借故推辞,我的脾气可不好。”

  “有些舍不得?”单独打怪虽然没有加成,独揽经验却是超出团队,眼见二人离去,沈小七的笑容逐渐淡去,画晚走近低语,哪怕年岁相差,毕竟男女有别,沈小七在画晚面前没必要装的那般刻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他们有自己的世界,一旦出去,或许我只是一个过客,却总是自私的想让他们记着,如果,游戏只停留在这里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