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二百三十六章 示范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无瓜无葛,NPC根本无需搭理玩家,沈小七也不曾想当初为何一时冲动步入此间,人人在乎的夸张全息,真实的视觉冲击感触丝毫没有让其动容,如同置立线下,她依旧死死的困在自设的牢笼中,从未预料,第一个和她说话的会是NPC。

  也许只是无关紧要的打岔,甚至老王头当时只是为了驱赶,若无他的牵连,怎么也不会出现李大婶的安慰,以至于步入现下,斩获良多,算是机缘巧合,或许换做他人也是一样,沈小七却不能当做偶然,既承和善,何故视若无物。

  “很有必要,不论他人,只要我能记得就好。”他人如何不能左右,沈小七在乎的是自己的感受,何须强求他人,目光夺向欧夜思,“如果我输了,大叔也会忘了我?”

  条件衍生的奖励已经足够,沈小七并不奢求铸造术的夸张,何况一再强调天赋,想必是机制限制其得到过分,充其量沈小七只是捣鼓过兵刃,在原有的基础上变动,压根谈不上铸造一说,比拼结果,她并无多少信心,哪怕欧夜思放水,也未必能成,一旦无牵扯存在,沈小七甚至等同从未来过此处,原本应当过分联系的是红袖,却误打误撞因为奢求修补耐久而和欧夜思接触最多,虽说每每好言不足片刻就各种对讽,沈小七却还是难免有些在意。

  完成各种成就是在诸人的帮助下,但不可否认没有欧夜思和红袖的推波助澜,沈小七根本无法逾越让幽游苦思的成就可能,秒杀属于战辅,任谁也无法预料,也只有这个成就方才是任务牵连的开始,无关运气和其话语所致,仅仅因为欧夜思愿意给予,哪怕言之各种嫌弃,打从将长袍带入此间开始,一切都顺理成章。

  “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我这记忆可没那么好。”欧夜思可不太适合这般言语,不屑一顾的低语,迎上沈小七的目光,“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一个糟老头子,要我惦记这做什么,不过兴许没什么油水的时候,会想想吧,曾几何时,还有这么一个傻姑娘愿意陪我喝酒请吃。”

  “你也没这么好贿赂吧,说点好听的这么难。”沈小七不无嫌弃的丢下一句,她岂能不知作为重镇NPC,铁匠铺的掌柜压根形同虚设,欧夜思平日可是打铁,丝毫不予所见贩卖兵刃相似,鉴定也是找他,玩家岂能无视这等存在,必定是千方百计想加深联系,好酒好菜这种低劣的手段岂能未曾使用。

  “如你这般吃喝,赖在我这过夜的没有。”那么有所重复,沈小七居然被游戏中的酒水放倒,恐怕是史无前例,机遇走的就是他人所不能,这种蹩脚也只有她可以,欧夜思摆了摆手,指着地面,“就算你百般强求,这已经是我能给你的最低要求,铸匠一门总不能在我手中坏了规矩,连入门都没办法,注定你于此无缘,材料已备,平日你只会捣鼓,我也不欺负你一无所知,能看懂听明多少,全看你自己了。”

  任凭NPC关联几何,不可能全靠智能趋向去选择玩家,如此太过不合理也有失公允,限制究竟对NPC友多深,沈小七无法知晓,却不能因为其私念而让欧夜思无故牵连,若是不能完成任务,谈及任何也毫无意义,点了点头起身立于一旁。

  “你的绘图还算勉强,只可惜并非大师手笔,难成图纸作为仰仗,好在我是见过其真实部件,算是取巧可制,否则七阶兵刃,以你现在,触之则毁。”铸造需求最简单的图纸和材料,沈小七倒是清楚,以欧夜思言下之意,寻常可见上限为高级的铸造术,穷极置顶也是无法自主铸造,必须依附前人图绘,虽可通过材料的变化改动属性,却还是局限性颇深,欧夜思只言见过,并未透露自身品阶,“狼牙拳套算是中庸之物,取材以凶性猛兽,本该利于主攻,却是制成这等偏防兵刃,借助草枝缝纫平添柔软,更容易发挥类如抓握,擒拿等动作,只是非利刃所致,对于使用者的战斗习惯要求颇高,既然以图纸打造,就必须顺其用意,以攻守兼备为主。”

  随意挥臂,地上的四物已然是腾空而起,地窖幻境开始虚化,可见型铸造流程,欧夜思倒是并无藏私,只是这临空持物完全超出正常举动,欧夜思的确是深藏不露,抬手之余,操作台上一柄刻刀飞入掌中,凭空挥舞,四物立刻分成两份,其中一半随着欧夜思的目转全数进入火炉。

  游戏铸造必定和常识不同,不存在一层不变的符合现下,否则真正能习得的恐怕人数岌岌可危,无论取材偏向何种,都可入火淬炼,不消片刻,四点颜色各异的火光琉璃已然是落入操作台,千斤锤单手持握,不似平日故意摆造型,欧夜思只是一锤敲击,四物已然是分割成一个个散件。

  取材只需对应种类,除非刻意要求,否则不会央求玩家数量,类如银蝎毒尾,只有一份,以狼牙拳套的造型,恐怕要制成那点缀其上最为攻击的利齿,不存在要按照数量取材,淬炼捶打正是简易的划分操作,以熟练度和技能品级来决定物件成型后的模样、价值。

  “基础铸造不离四物,寻常得见的图纸都会如此,先手后手的制入,决定成品的效果,如何取舍全看你所为,熔火在于火候和器皿,多一份则易毁,少则不便锤炼,成器过于脆弱,而锤击过程,道具相辅相成,施力要恰到好处,一旦不慎,材料尽毁。”沈小七也曾查看过玩家公布的攻略,并未脱离欧夜思所言,只是玩家给的只不过是浅显流程,捣鼓组装时,沈小七也是知晓七色几率存在失败,却不曾想在真正铸造时,废弃物件的可能性更大,看来不止是能否成品比对欧夜思所致,只有一份耗材,沈小七能否完成都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