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四百三十章 情报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传令自有校尉,大唐官阶森严,品阶繁多,单以这等职位就有三六九等,最高可达正三品这等夸张程度,寻常玩家想说个明白都困难,涉猎其中方才能发现,每一段高额功勋都可以兑换得当,对应奖励除却月饷更是多种,种类越多更为有利玩家,只是足够嘉奖,难度亦是非同小可,兵部可查阅的数据,自然也是玩家期盼攻城战的由来,没什么会比守城来的迅捷。

  妖魔幻化人形,哪怕随机性犹在,达到一定品阶想模仿他人并不是难事,大唐横扫诸侯位列防尘人族之顶,这等显浅的防范岂能有失,面孔熟悉也是枉然,特定的暗语手势方才是关键,每每更换各营不同,稍有不慎形若敌袭,这也是玩家无法随意尝试的原由,夜倾城此番所为,一旦被洞察,恐怕连离开的可能性都会被抹去。

  “北营军情?”一个着装稍有不同的守卫上前,揽手按下诸多士卒的动作,满脸警惕的打量着沈小七,目光夺向夜倾城,“此番妖魔动荡的确触不及防,我北营有失,为何一夜之久,连重装校尉都不可亲出,你等三人却能到此,不错,那位小兄弟是颇有伤态,着北营服饰,但这可是文职装扮,这份孱弱,能从妖魔二族中逃脱?还是说你认为,你等有保障之能?在下眼浅,可看不出,上来就动手?哪怕急切也不合适吧。”

  虽是寻常城防加驻,但人族素来等级装备尤甚玩家,走的就是炫技方式,区区一个守官至少也在五阶满装,平日可能无法判定夜倾城,现下属性下浮到这般程度,纵使夜倾城善有力敌可能,以属性判定却根本不足为惧。

  “信不信在你,我只问你,魔族已然夜袭北营,若是此番直攻柳林,错过情报,你可担当的起?”夜倾城知晓对方狐疑,三分真七分假,他静观北营如何陷落,怪物模样和出手何人都能说个明白,现下除了沈小七,无人比之知道的清楚,当真对峙,就算并非校尉,亦能找到几分说辞。

  “夜袭趁北营不备,城池却并非那么容易攻击,阁下休要危言耸听,乱我一城百姓惶恐。”周边玩家熙熙攘攘的讨论着昨夜得来的讯息,虽不全面,但也是各听一二,守官眯缝着双眼环顾,未战先乱乃是大忌,三人来历本就有所抗拒,哪怕知晓异样,夜倾城绝无这份胆量胡搅蛮缠,可正是因为来自北营,他不可不防。

  “当真要在此说个清楚?别说你官阶不足,就凭你这等散漫,北营驻军死守边陲也是白费心思。”夜倾城冷呵出言,“城镇驻防虽有所依仗,你打的不是人族内斗,而是妖魔,城防有何用处?夜袭不备?整个北营难不成仅留她一个活口?这等实力需要取巧?不攻主城并非是忌惮,而是另有所取?我等拼死而来,你在此阻拦,魔族善有余孽在北营周边,怎不见你率队前往?出手是轻的,若非有因,你现在还能活着和我说话?”

  一连串的反问,让守官哑口无言,北营失守的消息虽无人传递,可每日巡防交接并未执行,这滔天火光焚烧在此都能得见一二,耗时颇长,为防有失方才不让前往救援,以守待攻,可北营无人幸免这是事实,只是判定对夜倾城有效,独独看不穿沈小七二人,反倒是多了几分负声望的觉察,驻军所在本就是人族本镇,就算杀戮玩家还是任何,声望值必属正数,实难解释这等缘由,只是观夜倾城的咄咄逼人,不当作假,一时间守官反倒是陷入两难之境,若是被这三言两语迫入城内,一旦危及过重,后果不堪设想,妖魔势大,当真有什么蹊跷在内未能及时通禀,亦是麻烦。

  旁侧一名守卫眼见守官不语,暗自上前低语,非战中机械留有应对神智,这组守卫现下的神智倒也足够拟真,守官点了点头,抬眼望下沈小七,拱手而立,“兄弟拼死而出,下官本不该阻拦,可此番危及的是这数万百姓,不容有失,可否告知,兄弟隶属北营何方?是何人账下文官?下官也曾任职北营,四方营皆有熟识一二,只要你言说大概,绝不阻拦。”

  “她是……”立于场中,夜倾城自然是听到叫阵保命,描绘个大概不是问题,守官却是扬手止住其出言,眸中多了一份异样的凌厉,“阁下只为庇护同行,北营如你所言并非而言,寻常人等岂能随意出入,相胁相助暂不知晓,这位兄弟出自北营,下官只想听他说。”

  非战状态,玩家倒是可以切换特效,但入城有一定的限制,不至于过分干扰他人,若是NPC,却是用来区分不同的关键,品阶不足观若旁人,平日守卫不过是装备等级过高,只是此人一语作罢,夜倾城明眼可见周边气流有些波动,这实打实的气势演化,北营有失柳林郡并非毫无防护,而是早有暗地调动好手,防范魔族的同时,想来对于玩家也有几分顾忌,无偏向阵营绑定,任务报酬足够,玩家偏向妖魔二族又有何妨?

  眩晕状态是因为血量过低,战回不得同时使用七情火过甚所致,更何况连续接受各种冲击方才催生,并非实际的负面加持,沈小七茫然失神所属个人,一路奔波,持续眩晕早已消散,过分虚弱是真,不语却是因个人所由。

  就这么呆立当场,夜倾城岂能不知,若是其不开口,守官极有拿下诸人论处的可能性,其战力超出估算,不知擅长何种,这还未曾涉及过多就被格杀在此,传出去这流传良久的虚名算是彻底一了百了,眉头微微拧起的望向沈小七,想催促却不知从何说起。

  “兄弟,北营出事实难预料,一众将士殒命,我等也是悲恨,战中有损在所难免,就算心悸怀痛,若是军情对我等有利,也不枉诸兄弟拼死抵御,念在一众百姓,有话,你不凡直言。”守官仿若看出几分端倪,言辞没有丝毫的强令,反倒是逐渐温和,切齿之言缓出,“不为这般,在下曾留驻北营,舍了这条命拉下几只妖魔偿命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