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四百三十五章 棋摊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这任务接下来会如何我不知道,或许不能分给你流程,中途的任何环节我都可能无法继续,但如果斩获了任何,算你一份。”夜倾城滞留的目的是什么,沈小七不会不知,道谢不过是生疏,顶着那一身服饰太久,见惯了各种玩家,已然不具那份支支难语,何况窥视术的某些使用,似乎就是要让沈小七堂而皇之。

  “说定了。”沈小七应允,就算没有组队也是足够,本就有负面状态在身,这段时日回到团队中容易被集结狙杀,倒不如看看这个任务的变化,夜倾城扬起笑容,轻飘飘荡到沈小七的身前,“认识一下,圣堂夜倾城。”

  “沈小七。”

  官府衙门保持寻常模样,但位于正中的确并非为此,每一座城镇都有统领府宅,平原区域多为小如型城镇的四方建筑,易守难攻,双龙镇倒是远远眺望得见,现下得见相仿,夜倾城知晓沈小七不太熟识游戏,倒也解释一二,似乎这等存在是特定的城镇归属权限,并不是占据一时就能统管,攻陷城主府方才能趋势城镇的各种机关防护,至于如何开战和步骤,现下玩家多半是揣测,还未到那等程度。

  四郡地属并不是水域,额外开辟出方寸之地,连接玩家叫卖的市场区,倒也设立了部分类如小桥流水的场景,方晋并未指名道姓给出寻找的NPC,抬眼望去,这附近游走的玩家倒是繁多,即是统管四郡城防的主帅,可并未得见任何庇护左右的士卒。

  “昨夜方才发生的变故,若是特殊NPC,应当是融在场景和平日不同。”夜倾城揣摩着,“我们一直安兵在外刷怪,供给多半是固定采买和专人送抵,来四郡有段时间了,我也没怎么闲逛,对比起来应该有些困难,约莫应该是个和玩家截然不同的所在,惹眼但不是那么容易搭话。”

  贩夫走卒、孩童百姓一应俱全,哪怕外界打的纷纷攘攘,未能危及城镇,每日的基本情境还是不会有什么变化,沈小七抬眼望去,低言,“格格不入的好像就那一个,我走过一个城镇,并未见过这种。”

  “哪呢?”应该没那么明显,否则玩家还不追逐机缘不断交涉,差异之余顺着沈小七的目光望去,临这涌入市场区的房屋,正对小桥处的确有那么一个蹲守的NPC,斗笠歪戴脑门,拢手端坐小木凳之上。

  虽看不清脸面,闲散NPC倒也多见,不过这人倒是颇为蹊跷,并非贩卖任何物件,地上摆着一张泛黄碎步,楚河汉界交错图画,数颗棋子摆放其上,现下设残局讨教的偶然可见,游戏中倒是难见一二。

  看着扎眼,周边也有玩家偶然驻足盯着棋盘打量,吆喝着NPC想直接加以牵连,只是城镇中不予随便推嚷攻击,这个带斗笠的家伙充耳不闻的靠在那,好似打着瞌睡压根不予理睬任何。

  “现在人多,我们过去询问太扎眼了,凑过去先观望下,找机会和NPC搭上话,最好能换个地方说辞。”夜倾城打量了下周围,事关繁复的任务更是涉猎极有可能衍生的怪物攻城,现下涌入的玩家多半是为此事而来,一旦知晓沈小七具有实际任务,极有惹麻烦的前兆,为防万一,还是小心为上。

  沈小七点了点头,顺着夜倾城鱼贯走下石桥,临近棋摊杵足而立,好奇的打量着那几颗棋子,并不精通此道,若是任务需要破此局,她可无论如何无法为之,眼见几个玩家在那皱眉盘算,夜倾城却是摇了摇头低语,“别费这心思,有便利玩什么神神叨叨,那几个家伙搞不清楚状况,一看就是新人,明摆着就是个幌子,琢磨个什么劲。”

  “你能破?”顺势而为的局面,想和NPC搭话最简单就是破棋局,夜倾城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难不成还是个中好手,沈小七错愕之余,夜倾城扬起眉梢,“破什么破,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妞妞来还能指望一下,这里是游戏,做任务还要学下棋,那是不是铸造术还要打铁生火,别那么死板好不好?”

  不能使用玩家功能,身边尽是NPC,沈小七倒是不知其他,随着夜倾城目光有些茫然,凑近站位,沈小七的眼前也是拉开一张棋盘虚影,玩家在游戏内闲暇也是可以登上论坛等查阅功能,虽说在此间,想对弈一局也不是什么难事,酒庄茶楼皆是可以随时提供,共享状态下,不曾想居然还是可以得见,任务限制并未考虑玩家同行,夜倾城直接扯出一个附加的对弈功能,“只要能破,他就是摆个什么绝无仅有的残局都没用,寻常玩家虽习惯分清虚拟现实,但总是不知不觉融在其中被人捷足先登。”

  “可你这样,乐趣也少了很多。”凭白拉开这样的界面,拟真化的感觉的确削弱几分,更容易分清现下所处,难怪游戏好手对于NPC冷漠,一旦强定数据化,当真无法接受NPC熟识的对话。

  “和棋盘无关。”夜倾城扬了扬下巴,“这是盘死局,不管如何下,执红先手都是完胜,而且也不是什么残局,就是最大程度的优势,判定必败,这家伙另有所指,妖魔围城四郡,个人实力远远超出,这是在给玩家出难题,谁能破就能解此围,有这能耐,就不仅仅是隐匿好手,多半被帮派供养,绝不会随意出彩。”

  当真方便,望着虚影快速分析的文字叙述,沈小七明显有些愕然,夜倾城的玩法似乎和她知晓的格格不入,类如画晚当初拉出个文档记录各种药剂的配给,一旦加入这等画面,总觉得有些失真。

  棋盘另有所指,人定然是找对了,就算不以破局方式,拿出方晋给予的令牌,应当也能和这斗笠之人说上话,只是此番玩家围拢过甚,难保没有团队的所在,当真引起注意,很可能连夜倾城都会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