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四百七十二章 自来熟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麒麟战力不会那般薄弱,伤损程度连六阶精英都无法扛住波及,却被紫光男子压制,极有可能是战法的偏差,强效五行术法类如法系,而男子的招式亦法系呈现,实则夹杂极盛物理,现下呈三角包围,一时间情势立分高下。

  符咒层层包裹的刹那,星芒直袭而上,麒麟一击虎扑,紫光男子的速率被彻底遏制,强化输出之下,血量呈大比例损耗,人族不会出阵泛泛,唐轩和玉清本就是人族重镇好手,位列高等BOSS范畴,敌对无面人或许有些不济,但仅仅是召唤还不至于成为他们的阻碍。

  没有了主镇在场,血魔和紫光男子一旦被击溃,纵使人数占优,也不够这等输出侵袭,夜倾城无阵营区分,同属四族之列,现下还未成为二人一兽的主攻对象,但解决了紫光男子,决计不会让他们涉足洞穴。

  “我知道你们很嫉妒我的模样,打归打,做做样子也就算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杂毛老道,千百年来好不容易有人送件衣衫,被你弄成这样,你赔得起吗?”场面一时间有些失衡,妖族重镇不敌,困守之斗,反倒是人族暗藏输出惊人,地面无端震动不休,破晓余光霎时被遮掩大半,山丘之上呈现极大的虚影笼罩,一个漫不经心的语调在半空响彻,已然准备全力将束缚的紫光男子毙命当前,二人一兽却是猛然停滞望向身影来源。

  黑紫长袍,蟒带束腰,俊秀的面容上挂着如熙的笑容,只是这晃荡的身躯实在不符语调的洒脱,悬挂半空之中,突如其来之人有些无奈的嚷嚷,“你确定这样出场真的好看吗?人族好歹还是威风凛凛的走出,我们这样真的不合适,好歹也认识那么多年,你不觉得让我站在你脑袋上,比这样拎着我更有些气势?”

  盘踞视野可及的所有方位,庞大的身躯满满皆是泥泞,高耸的蛇首衔着不过利齿大小的身影,兽瞳蔑视全场,毫不在意男子的说辞,随意丢掷的刹那,那人翩翩而下,却一个站立不稳,身形略微有些踉跄,彻底将惊世骇俗的出场变得有些尴尬。

  全然无别的相貌,除却身着长袍,瞬时崩裂符咒满脸血污的所在,和这被巨蟒衔空而至的男子居然一模一样,场中混战赫然而止,这等巨兽何时混迹场中,尽无一人发现,残留的术法招式波及,连其周身的泥泞都无法击散。

  同为兽型,麒麟得见这等怪物,顿时仰首对峙,只是不待其五行招式触发,如此身躯居然极为迅猛的俯首相向,巨口锐齿狠狠扎在麒麟脖颈之上,惊人的损血瞬时荡起,虽为四圣供给化身,却足以威慑妖魔的瑞兽,居然如此简单的一击都无法招架,硬生生被巨蟒吞噬。

  “等我说两句在动手,一个土堆里蹦出来的,有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吗?”来人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上空,迎上巨蛇的兽瞳,摇了摇头朝着一众人族前来,“不好意思,距离有些远来的晚了些,我二族的事情,就不劳烦各位参合,虽是觊觎人族之物,但其实也说不清究竟归属何种,诸位就不要多管闲事了,给我一点面子,各回各家,如何?”

  冒冒然出现,居然调侃般的驱赶一众人族,唐轩来回打量着两道相仿的所在,眸中不觉有些疑惑,瑞兽被瞬杀,可见这惊人巨蟒的战力非凡,只是就这般被吓退,颜面何存,一步踏出,冷喝,“妖魔诸邪,我三界义士人人得而诛之,要战便战,何方妖孽在此大发厥词?”

  “你不认识我?”来人有些茫然的盯着唐轩,一拍脑门,“星雨飞花,是你小子,上一次去蜀中,你还是半大模样,都成唐门长老了,不错不错。”

  唐轩虽然遮掩,眼角的余纹不难看出年迈,可这来人这般出言,明显是以长辈自居,无端占了口头便宜,眸中渗出几分杀意却也是无可奈何,毕竟所属人族,寿数比不了妖族的亘古之态,只是不曾想唐门素来以诛邪为己任,这家伙居然言之去过蜀中本门,还能安生离去,岂有可能。

  眼见唐轩一副陌生,来人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记不得不重要,我挺喜欢小怀济的,于理,他应该已经是你们唐门掌门了吧,看在他面子上,我就不和你多计较了,带着你的人走吧,万一不小心误伤,他要寻得我哭闹,可就麻烦了。”

  “妖孽!”唐轩一声暴喝,眼中怒意膨胀,“安敢这般称呼我门前掌门?戏弄我唐门,今日定于你不死不休。”

  星光点缀,百花怒放,唐门绝技以群伤覆盖,任凭身法了得亦是难以避让,攻击附加各种负面,哪怕波及丝毫也将大幅损耗,唐轩不愿与来人这般言谈,但事及本门,一出手就是瞬发高伤。

  此招已然连损诸多妖族,就连十二正族魔帅也难以招架,只是星光百花却是如同定格般停顿在来人面前,随意摆了摆手,一点点坠落在地,来人根本不在意,扬起眉梢,“这招你用的还是挺磕碜的,唐门注重暗袭,你这明目张胆的太过浪费,小怀济怎么就成前掌门了?按寿数也比你年长不了多少,你这不还活蹦乱跳的吗?”

  混战当前,还在那家长里短,一招失手,唐轩面露惊色,倒是身旁的玉清清楚形式,打量着来人低语,“不知阁下,究竟何人?虽和唐门颇有渊源,于魔族要妖蟒同出,这满身血气,安能瞒混。”

  “上清杂毛?”似乎这般称呼已经习惯,来人失口出语,玉清的脸色明显有些铁青,本想着英姿飒爽的出场,结果全场无人识得,就连一众妖魔也是徘徊大量在那个似模似样的家伙身上,来人明显有些气馁,瞅着上空的巨蟒,“和你一样,被人遗忘了。”

  不屑的神色在兽瞳中呈现,巨蟒倒是不在乎,来人倒也不愿多和玉清交涉,环视左右,瞅着气喘吁吁和空见对峙的血魔,嘴角弧度更深,“在荒漠里,和我打的挺欢,你不是没受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