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兵图 第六百六十章 低估
作者:裘洛的小说      更新:2020-05-26

  六阶绝品除了爆装其实极为稀少,玩家虽战斗熟练不足,因熟练变更所使倒是常有,四面流通更为稀缺,刀枪剑戟主流四武更是难寻一见,扇形兵刃装饰效果足够,擅用却不多见,因此也算偏向冷门,只是全凭爱好,真要丢入拍卖行,绝不比长剑这等惯用价格便宜。

  基本估价约莫在五十金以上,有价无市另当别论,拍卖行炒作成交往往远胜,物以稀为贵,羞羞小可爱就是为了走奇货可居的路数,肆意决定市场价格,这等赚取岂是寻常物件销售能够比拟。

  图纸、材料,三锭足金,放在散人面前,端的是大手笔,只是盈亏与否,全看沈小七所为,夜流星不可能信手押注,当真下不了台面,这钱物好拿,却也没那么容易收入囊中。

  刻意选定兵刃,沈小七无话可说,看得出夜流星生疑,万一沈小七所言是有备而来,早已暗藏多次铸造高阶,匿名榜单,也算是抓个现行,以自身所用为由,纸扇爆率本就不高,若是沈小七能铸,必然登此类兵刃榜单,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等着。”一手接过物件,基础装备对应店铺贩卖,图纸也是产出最多的所在,虽无羁绊特殊技能,实则和爆装也只有品阶差别,沈小七一再言说定出的价码只是基础装,正是因为材料大多通用,最多不过两种少许偏差,但有伪兵术,强用也只是降低点价值,直接超出二阶,就是防止这等判定变化。

  早有设立熔炉于里间,开放庭院虽有保护,却不具备私宅权限,沈小七不可能在时候补充限制,只是对贪狼、百巧等人是好友进入,一步踏出之余,沈小七望向奕帅,“我这木门不太好使,能帮着把持片刻吗?操作容易走神,白费了材料可不好。”

  游戏木门哪有关闭不严一说,哪怕没有刻意装饰,也不至于会自行展开,沈小七分明是有所顾忌,只是话未说到份上,场中诸人也是心照不宣,无论其技艺如何,必定存在蹊跷,此举明显是防备窥探。

  “你信我?”奕帅倒是直言道出,眸中略生几分疑惑,好端端给个台阶,这家伙倒是直接扯下沈小七的掩饰,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家都是同行辅助,我信锡卒,就该信你,何况,场中只有你和我毫无瓜葛。”

  “我也很好奇,你如何保绝,同为匠师,你觉得我会这般服气?”奕帅嘴角似乎有了那么些许笑意,沈小七却并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你想知道最简单,让锡卒来问我就好,大摇大摆的就敢来冲大帮阵营,我如何不信你?”

  “为何?”奕帅分明不解,仅凭和锡卒的关联,这关乎到三大帮买卖的事,沈小七这另有所指究竟何意,缓步扭首望向奕帅,“其实你并不确定听雨轩有多少人,来的时候,你就看到了,百巧姐也在旁侧,义无反顾,只因锡卒受气,甚至不让其知晓你所为,对她,我也能如此,大家都一样,何况现下没想法做买卖的,就你最强,你守着,我放心。”

  冠冕堂皇的话,沈小七岂有这般信心,只是帮派能人颇多,谁知道场中有没有特殊技艺存在,幽游关乎颇多,显少言语,白小小二人战力不济,更无法指望,沈小七甚至不敢让白小小过多在人前晃悠,的确如其所言,奕帅当属首选。

  无上之间是何等关联,沈小七不清楚,但一个以赚钱为主的组织,一怒之下,连大帮都敢动手,虽还知留手不至死,奕帅是动了真怒,沈小七不难看出,仗着锡卒这份关联,这也是权宜之计,如何答谢大不了延后再提,同为铸造师,奕帅更清楚其中变化。

  “看来小七姑娘,也不是和棋艺馆有那般交好。”随着沈小七消失在房屋之前,奕帅选择站位及其稳妥,恰到好处格挡各种技能,稍有触及立刻就能有所反应,眸中呈现一抹金光,强行借助战回持续使用鉴定术,显然锡卒这份关联,足以让奕帅这般认真,择选泛泛之交,夜流星不觉在百巧帮侧打趣。

  “是我也会这么做,大家都不尴尬,财情分的清楚,棋艺馆同样缺兵刃,仗着人情,棋艺馆莫不是捡了龙空便宜。”铺子何来,百巧清楚,若无这她也不会知晓沈小七底细,当真不顾买卖直接和棋艺馆成为供给关联,的确没龙空什么事,反倒是有给他人做嫁衣的感觉,回眸望向夜流星,“这么低劣的挑拨,夜帮主也好意思用?”

  “我只是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小七和你有嫌隙,以我得知,她虽未加入,但和棋艺馆的关系可是相当不错。”之前所言皆是背着夜流星,身为大帮帮主,自有情报渠道,夜流星也不会做这等偷听之事,可言语虽然关联颇深,沈小七却不至这般抵触。

  “和你一样,恐怕我低估了她。”百巧轻叹,只要确定沈小七的技艺可保障六阶橙装,这等铸造术主要撼动大帮青睐,远远胜出飞镰的招惹,何况无凭无据,百巧先行的确有些操之过急,夜流星轻笑不语,千机却适时上前在其耳畔低语,“我没有通知他们动手,不过跟着他的全部死亡,没有来这里,应当是没料到我们会在此,小七没有联系他。”

  “全员撤离。”眉眼间多了丝神采,千机此举明显是暗助沈小七,只是不曾想却为百巧解了围,低言呵令同时,百巧不觉望向千机,“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是也说了,能捣鼓根长杆在那当武器的,想法肯定很别致,我们的人如何重复都没有获取采集术,虽说她一己之力和帮派比人情差了些,至少没必要当面撕破脸,小七对他这般袒护,想无瓜葛太难。”千机稍稍退后,状做无恙,“而且我不觉得我们安排的人能拿下飞镰,减少点伤亡罢了,她能开个铺子超出你的意料,一策所言你也有顾忌,如果真的想动手,一定会让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