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一百三十七章陷阱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4-08

  不过如今的情况,魏思思两人也不好询问,她们决定去找一个地方休息,等待钱多多联系。

  虽然两人都不喜欢钱多多,但是如今的情况,她们已经参与进来,不能随便离开。

  三位神君和她们,变天神君看着浑天神君,对着浑天神君说:“大哥,如今怎么办,大嫂还需要碧灵丹。”

  浑天神君无奈叹气一声说:“这件事只有另外想办法了,以我们兄弟的能力,不至于没有办法。”

  “三位神君说的倒是没有错,你们想要碧灵丹不过轻而易举的事情。”若水仙子从一颗树上翩然而下,手中拿着一个瓷瓶。

  若水仙子将瓶子丢给浑天神君,浑天神君没有接下,倒是变天神君一把抓住。

  变天神君打开瓶子,倒出一颗药丸,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对着浑天神君说:“大哥,没错,这香气的确是碧灵丹。”

  “三弟,将丹药放下。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这碧灵丹也是一种珍贵的丹药,你不会就这么平白无故送给我们吧。”

  若水仙子笑着说:“我想要和三位交一个朋友而已,三位辛苦将天山雪莲送来,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区区的丹药又算的上什么。”

  浑天神君将瓶子丢了回去,对着若水仙子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姑娘的好意我们兄弟心领了,只是这无功不受禄,这丹药还请姑娘收回去。”

  若水仙子听到这话,然后对着他们说:“既然这样,那么我就用这一瓶碧灵丹,请你们三位兄弟一起出手,协助我诛杀一个人。”

  “不知道姑娘要杀谁?”

  “九世秀才。”

  三位神君脸色一变,但是很快浑天神君就恢复正常,对着若水仙子说:“看来姑娘你是朝廷的人了。”

  “是的,不过你们这一次只是以私人名义的帮我而已,三位神君,这件事无论你们答不答应,这丹药就送给你们。”

  若水仙子再次将瓶子丢过来,这一次浑天神君接下来了,他这一次倒是无法拒绝,就算不答应帮忙,接下丹药也默认他是会保密,不会泄露今天的谈话。他们三兄弟思索了一番,然后乱天神君说:“九世秀才武功盖世,请恕我直言,只是我们四个人怕是难以成事。”

  “当然不止我们,还有神弹子杨林,铁胆神侯侯方域,飞云宗妙云子,外加玉箫郎君。”若水仙子若无其事地说着,浑天神君听到这话,对着若水仙子说:“既然有玉箫郎君出手,为什么要让我们出手呢?”

  “玉箫郎君只是协助,他不会直接出手。”

  若水仙子这话,三位神君听来倒是合情合理,玉箫郎君武功已经是天下第一,出手的话也就那么几招,绝不会帮谁出手杀人。他们点点头,看着若水仙子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手呢?”

  “现在就去单墨城,争取后天晚上出手。”

  若水仙子说完,撮口一呼,四个穿着四圣司衣服的人来到这里,他们身边牵着四匹马。

  若水仙子翻身上马,然后和三位神君一起骑马离开这里。

  第三天中午时分,他们到了金谷,若水仙子让他们先去休息,然后去见玉箫郎君。

  “金教习,今天晚上就有劳你出手了。”

  “其实老夫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不等一段时间呢?偏偏要今天晚上出手。”

  若水仙子用传音入密告诉玉箫郎君:“金教习,圣人明天就到单墨城了。”

  玉箫郎君颇为诧异,看着若水仙子说:“这,这怎么可能,圣人怎么会这么快就到了这里。”

  “圣人初四就微服出巡了,若不是一路上游山玩水,早就到了单墨城,无论如何,九世秀才夫妻都是大敌,我们必须先要除掉他们。也是因为圣人要到来了,小女子也只能暂且放下贡物的事情,全力布防单墨城。”

  “圣人到了之后,也准备住在金谷吗?”

  “是的,如今这金谷之中,除了铁景明之外,已经全部是我们的人了。至于铁景明,明天之后,他也要离开这里。”

  玉箫郎君听到这话,稍微一愣,然后说:“铁景明还是留下吧,毕竟这金谷要是换了人,其他人会怀疑的。”

  若水仙子思量了片刻,说:“那么就暂且留住他的小命吧,金教习,圣人身边有贤妃保护,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圣人的安全,只是让圣人看到暴客也不妥,从明天起,还请金教习护卫这方圆十里,圣人不会武功,没有那们敏锐的听觉。”

  玉箫郎君说好,说自己这个教习当了这么久了,还没有出力过,如今也是时候为圣人效力了。

  若水仙子说着好,然后下去安排,等到傍晚,众人吃过晚饭之后,一行人就去了齐云山,他们到了夫子登高处,寻了几个隐秘是地方藏起身来。

  一个时辰之后,九世秀才和叶天鸾联袂到了这里,看到他们到来,若水仙子对着众人点点头,一行人跳了出去,将九世秀才夫妻给围住,三位神君和若水仙子站在下山的山道上,将九世秀才夫妻的退路给挡住。

  九世秀才看着众人,哈哈笑着说:“真是有趣,原来这是一个陷阱。”

  原来九世秀才好不容易找到修建东岳庙的工匠,希望他们帮忙,那个工匠也答应了,并且告诉他,让他们夫妻一起来这里,这一来是商量具体的事情,第二就是看他们夫妻身材,这样才好决定那暗室要修多大。

  毕竟这东岳庙修建,朝廷也十分重视,这个工匠能够动手脚的地方不多,要想修一个普通房间大小的,肯定是不能够,只能修建恰好容纳他们夫妻二人的空间。

  九世秀才也没有怀疑这工匠,如今想来,这件事的确来的太过容易,自己也大意了。

  叶天鸾看了一下四周,冷笑地说:“一群虾兵蟹将,想要留住我们,却是痴心妄想。”

  说着,叶天鸾拔出家传宝剑,直接刺向铁胆神侯。铁胆神侯手中的铁胆径直飞过去。

  铁胆来势汹汹,叶天鸾说了一声好,然后长剑刺向铁胆,那铁胆碰到长剑,突然转了一个弯,反而向铁胆神侯打来。

  铁胆神侯说了一声好,这叶天鸾用的是江湖上寻常把式甩箭法,不过自己的铁胆也不是普通羽箭,而叶天鸾也不是用手接,借助剑甩过来的。

  铁胆神侯这一声好才喊完,妙云子的长剑就刺了过去,这时候杨林的铁弹子也打了过去。

  叶天鸾一边应付妙云子,一边用闪躲杨林的铁弹子。

  “妙云子,没有想到你会如此无耻。”九世秀才也拿出自己判官笔,开始进攻起来。

  九世秀才师从当时高僧大智名山,习得一指禅的功夫。大智名山未出家之前,就是点穴名家,出家之后,觉得当世点穴手法繁而不纯,于是将各大名家点穴手法融为一炉,去繁就简,取名叫一指禅。一方面是应和佛教教义,一方面颇为自傲,无论对方武功,自己只要一根手指就足够了。

  九世秀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一指禅的功法融入书法之中,除了更加精妙之外,招式也美观很多,每次施展,就如同破墨写书。

  九世秀才当然不是为了好看,这武林中人多是大字不识,更别提说书法了,普通招式,他们倒是可以看出源流,但是这书法套路,他们就只能双眼摸瞎了。

  九世秀才一出手,在一旁的玉箫郎君也出手了,玉箫郎君赞叹说:“不错,你这招式倒是不错,不知道是否有传人。”

  “不劳挂心。”九世秀才费力说出这四个字,他和玉箫郎君交手,才明白为什么江湖将玉箫郎君排名在自己上面。

  玉箫郎君已经到了重大拙的境界,一根小小的玉箫,却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过来。

  玉箫郎君和玉玲珑一样,攻击全是靠着画圈,无论九世秀才招式如何变化,都如同在玉箫郎君的圆圈里面打转。

  “老头子,你没有事情吧。”叶天鸾面对三人进攻,还游刃有余,见到九世秀才这般情况,不由出声讯问。

  九世秀才想要说自己没事,但是玉箫郎君逼着自己说出话来。

  随着比试,九世秀才感觉到自己铁笔越来越热,他知道这是玉箫郎君开始全力施展六阳融雪功。他一边要运功抵挡玉箫郎君的进攻,一边还要抵挡这热浪,一心二用,更加不堪了。

  叶天鸾见到这个情况,大喝一声,施展出自己叶家杀招云龙九现,只见叶天鸾剑光九闪,妙云子的长剑被削断,自己的道冠也被削去半截,还好他招式精妙,要不自己已经死在了叶天鸾的剑下。

  他样子只是狼狈,而铁胆神侯却已经哀嚎倒在地上,他都没有看清楚叶天鸾的剑招,左手被叶天鸾带着肩膀砍断了。

  唯一幸运的就是杨林,因为杨林隔着远,叶天鸾这全力的一剑才只是毁去他的铁弹弓,就算这样,他也吓得全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