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两百八十五章室内密谋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4-08

  四皇子走了进来,对着十皇子说:“文渭,身为主帅,擅离职守,该当何罪?九门关闭,翻墙入城,该当何罪?结朋营私,图谋不轨,该当何罪?阻挡登基,惊扰圣灵,该当何罪。”

  十皇子跪倒在地,大声地说:“臣愿意去乾陵,为先帝守陵。”

  “守陵就不必了,你去吧,到了那里,^_^,等到你什么时候将秘府所藏书籍看完,你什么时候就藩。马车朕已经准备好了,你去吧。”四皇子拍了一下十皇子的背,十皇子谢恩之后,就离开这里。

  第二天,朝廷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朝臣都装作不知道,一如往常。

  九皇子回到府邸之中,对着十皇子剩下的护卫说:“如今十殿下去了乾陵,你们准备怎么办呢?”

  这些护卫都表示要去乾陵保护十皇子,绝不会因为十皇子如今失势了,就不管十皇子了。

  当天晚上,苟二招待刘秀一起吃饭,在吃饭的时候,苟二对着刘秀说:“刘秀,你真的要跟着十皇子去乾陵受苦吗?”

  “吃苦?我这条命就是大将军王给的,承蒙大将军王信任,我才有一段风光的日子。”

  “其实我家王爷见你是一个人才,有心拉拢你,你与其在乾陵孤苦伶仃地过上一辈子,不如跟着我家王爷,还有荣华富贵。”苟二劝说着,刘秀没有回答,看着菜,迟迟没有下筷。

  过了良久,刘秀才夹起一颗蚕豆,对着苟二说:“承蒙洛王看的起,不过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怕辜负他的信任,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刘秀放下碗筷,对着苟二说:“受苦也好,受罪也罢,这都是一个人的命,谁也逃不了。多谢你们的好意,可惜我刘秀德薄,承受不起。”

  苟二心中有愧,不敢多劝说什么。

  第二天,刘秀一行人离开京城。出了京城之后,刘秀对着其他人说:“诸位,我离家多年,如今担心家里,先回家一趟,还请诸位向大将军王禀告一声。”

  众人点点头,刘秀离开他们之后,回到了围场,到了自己的家。

  这时候李朱碧已经在这里居住,见到刘秀回来,不由大喜,走上前来保住刘秀,对着刘秀说:“阿秀,你终于回来了。”

  “小姨,我爹呢?”

  “你爹,你爹他……”李朱碧哭着,将刘勇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到最后,李朱碧说:“那个贼人的样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让我再次见到他,我一定会认出来。”

  “好好,小姨,我问你,以前经常来我们家喝酒的那个皇子是谁?”

  刘秀心中虽然悲伤,但还是先问了自己最为关心的一件事。

  “是,是四殿下。”李朱碧犹犹豫豫地说着,然后对着刘秀说:“这件事你不是知道吗?怎么还要来问。”

  刘秀解释说:“这不是因为要为父亲大人报仇,所以才问。想必四殿下还不知道这件事,小姨,你可有什么信物,作为凭证,交给四殿下。”

  “这,这,你出面也好,出面也好,这是根发簪你拿去吧。”李朱碧从屋里找出一根玉簪,然后送给刘秀。

  刘秀收下信物,让李朱碧好生呆在这里,等自己的好消息。

  在刘秀从围场离开的当天晚上,九皇子的府上来了不速之客。

  “你是什么人?竟敢闯入寡人的府邸。”九皇子看着昭穆尊,严肃地询问说。

  昭穆尊对着九皇子行礼说:“洛王,野人昭穆尊这番有礼了。”

  “哦,你就是昭穆尊,有趣,有趣。”九皇子从床榻上起身,披上外衣,端正坐着,然后对着昭穆尊说:“请坐吧。”

  昭穆尊坐下之后,对着九皇子说:“早就听闻洛王乃是的当世少有的英杰,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看来本尊到这里,也算是来对了。”

  “先生是为何而来呢?”

  “为了帮助英主而来。”

  “哦?是吗?实不相瞒,寡人不相信先生你这一番话。”九皇子说着,饶有趣味地看着昭穆尊。

  昭穆尊点点头,严肃地说:“的确这一番话一时间很难让王爷相信,但是时间久了,王爷就会相信本尊的诚意了。”

  “寡人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找寡人,这事出终须要有一个因。”

  “王爷,你可知道,魏帝已经驾崩了。”

  “哦?魏帝不是早已经驾崩了吗?”

  昭穆尊解释说;“是玄武国那位。”

  “哦,寡人明白了,先生你是明白天命攸归了,想要弃暗投明,归顺国朝了。”

  “不是,本尊希望日后,王爷你能够借兵给我,讨伐玄武国,为魏主复仇。”

  九皇子听到这话,心中倒是相信了几分,然后看着昭穆尊说:“先生今天来,有何赐教呢?”

  “洛王,你就打算等一年之后,前去洛地就藩吗?”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寡人自然不愿意,只是如今敌强我弱,寡人不得已而为之。”

  昭穆尊听到这明话,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然后对着九皇子说:“王爷,如今还有机会。四皇子让你们三王辅政,只要王爷你能拉拢其他两位,那么就有机会。”

  昭穆尊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他已经让止武盟的精锐分批进入京城了,如今只需要一个机会,这些人就可以替九皇子夺回朝廷。

  “不过我们习武之人,不太懂军阵之事,这件事尚且需要十皇子相助了。”

  “这个倒是无妨,老十现在肯定是闷着一口气,就算老十不愿意出面,还有老七在。”九皇子说完,然后对昭穆尊说:“你们要小心四圣司的探子,京城重地,可非比寻常。”

  昭穆尊早有准备,告诉九皇子,这些人进入京城之中,有着充分的理由,四圣司绝不会想到那边去。九皇子见昭穆尊这么胸有成竹,也就不在追问什么了。

  两人商议了一下计划,最后决定还是等七皇子和十皇子先表态了再说。若是两人都不愿意的话,他们就再另外想办法。

  昭穆尊看着天将要亮了,于是告辞离开。

  第二天上朝的时候,九皇子才明白为什么昭穆尊那般有信心,原来是李星野向朝臣说了,他按照文皇帝的遗愿,准备八月初四,在禁军大校场,啥举行比武大会,选拔江湖上的奇人异士。凡是这一次比武大会过了三关的,可以入选为禁军。

  朝臣自然议论纷纷,说这样危险,这些山野草民,万一惊扰了圣驾,应该怎么办?

  “朕奉天应命,天眷照顾,区区蟊贼,不成气候。如今西戎蠢动,虽然有归无妄在抵抗,但是所谓英才不嫌多,若是这一次能选拔出一个大将,平定西戎,天下百姓从此再也不会受战乱之苦。朕冒一点危险,又算的上什么。”

  朝臣听说这一批人将送去天山大营,自然也不再多说什么。

  朝臣没有意见指挥,这件事就宣布下去了,当然这要参加不是人人就可以的,首先必须要武林主事的推荐信才行。

  这件事在四月份都在安排了,参赛人的名单都已经送到禁宫之中。四皇子是见准备好了,这才告诉臣工。

  九皇子离开皇宫的时候,嘴角一直挂着笑容,他心中想着:“你这注意倒是不错,只可惜,这天下人不和你一条心,你自己要引狼入室,那就别怪兄弟我。”

  九皇子回到自己府上,让人去请七皇子来。

  七皇子神情不平地来到九皇子府上,九皇子让七皇子坐下,双方吃了饭之后,九皇子让仆人退下,然后对着七皇子说:“七哥,最近怎么样呢?”

  “别提了,提起来就是一肚子火。老四这圣人也当了,祖训什么说的比谁都多,但是分封这个祖训,他却是半点都没有做到。暂且不说你们三个分的什么鬼地方。好歹你们也挂着一个王号。我们四个人到现在王号都没有,看来老四这个共治天下,只是说着骗骗我们的了。”

  “老四既然不愿意共治天下,那么我们不妨……”九皇子后面的话不用说,七皇子就能明白过来。

  七皇子摇摇头,对着九皇子说:“不妨什么?这半年,老四他差不多将我们给剥的干干净净。”

  “如今我蓄养了一批死士,只是他们不熟悉军阵之事,若是七哥你能帮忙训练的话,这共治天下,未尝不可?”

  七皇子听到这话,将筷子放下,然后看着九皇子,思索了良久,对着九皇子说:“这件事,还是找小老十吧。不是我怕事,而是我本事不如他,若是交给我,恐怕只有三成把握,但是让小老十来做,就有八成把握。”

  说到这里,七皇子附耳说道:“归无妄此人凭借裙带关系上了台,现在天山大营都暗中叫他归贰师,很多将士还是怀念老十的,只要老十能够离开乾陵,未必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难,这京城离天山大营,有千里之遥,这老十就算离开了乾陵,想要到天山大营也是难之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