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二十章刑名八要义(求订阅,均百抽奖)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4-08

  刘思永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神算的儿子说“那么我先问你,我是不是前去问前程,你父亲说我有血光之灾。”

  神算子的儿子准备说什么,刘思永对着他说“在衙门里面,你只用回答是与不是?”

  这人只能点点头,刘思永看了看县丞,然后对着神算子的儿子继续说“你父亲说了是不是护符才能消灾,我没有买是不是?”

  神算子的儿子听到这话,也想说什么,但是被刘思永看着,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刘思永看了看县丞,县丞追问说“这件事是不是呢?”

  “是的。老爷,不过……”

  神算子的儿子才开口,刘思永就打断了,继续说“我们就别耽误老爷时间,你说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刘思永说完,继续说“那个护符值一两银子是不是?”

  神算子的儿子想要说啥,刘思永一直盯着他,只要神算子儿子嘴皮一动,刘思永开口打断地说“你只用说是与不是,不要废话。”

  神算子的儿子最后只能说一个是,刘思永对着县丞说“县丞老爷,这件事,已经真相大白了,请你老断案吧。”

  县丞听到这里,先离开,到了后堂,很快,县丞到了前面,就宣判了。

  神算子因为索银不得,诬陷良人,按照律例,杖十。

  刘思永说了一声谢大人,在神算子儿子的耳边说“兄弟,这就是你不厚道了,破财消灾,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是真的不懂吗?”

  刘思永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一个衙役请他到后堂一趟。

  刘思永拍拍自己额头,一笑,然后到了后堂,见到县丞,对着县丞行礼说“老爷明镜高悬,免了小的一场牢狱之灾。”

  说着,刘思永上拿出一两碎银,递给县丞。

  县丞见到这个情况,摇摇头,对着刘思永说“这位小兄弟,看你刚才的谈吐,倒也是一位郗生。”

  “不敢,曾经在几位莲主手下做过事。”

  刘思永说完,县丞询问他是不是刑名师爷。

  “这一著点墨,则人命立休于笔下的事情,小生倒是不敢干。而且六七八小子还没有弄明白,实在不敢掌刑名。”

  有律眼和刑名八字义,这是仁皇帝时候修律时候,现在大冢宰卿玉琮给总结出来的。

  所谓律眼就是但、同、供、依、并、从六个字,当初玉琮为继贤书院开罪就是从但字下手。

  这是六,七就是从重论、累减、递减、听减、得减、罪同、同罪七个名词。

  刑名八字义就是以、准、皆、各、其、及、即、若八字。

  这六七八是大冢宰卿在修文年间写书之后,发行天下,是天下刑名师爷,各地官员都要看的。

  很多官员判案觉得很为难,但是有这个小册子之后,按图索骥,案卷错误自然少了不少。

  当然最重要是上刑名八字义,官员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就在这个八个字上面。

  以,是指和实犯相同,如官员监守自盗,那么无异于实盗,那么按照大虞律,就是枉法罪论处,一律刺字,除以斩、绞。

  若是准的话,就是和实盗不同,就是准盗,那么就不用刺字,只杖一百,流三千里。一字之差,生死立判。

  皆,就是不分首从,同等处理。不止那位官员,就算他手下参与的,也全都要一起论罪,收回赃物,最后刺字处斩。

  各就是各自论罪,按照各自所犯,一一顶罪,这样虽然为首的难逃,但是手下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其,这是改变判决的上前提,比如这个官员在八议之中,就应该减罪,甚至赦免。

  及,就是后面罪,两罪叠加。

  即,就是案情透彻,查证明白。有时候罪犯县衙抓不到,就常用这个字,意思就是不需要犯人画押口供,就可以定案了。

  若,这个是情况相同,若是罪犯在犯罪的时候没有病,但是被抓到的时候得病了,那么就是以病来论。这自然就是帮人开脱的一个好借口了。

  刑名师爷凭借这八个字,一只笔杆子,断人生死,有钱的可以减轻,无钱可以加重,一般人基本都不懂这个门道。

  当初大冢宰卿将这八个字总结出来,是希望各地能减少冤假错案,各地按照实际情况来用这八个字,最后在刑名师爷的钻研之下,就成为谋身的要诀。

  刘思永对于六七八没有多大好感,只是知道,没有细细研究。

  他猜测县丞想要自己当刑名师爷,于是先拒绝了。

  县丞听到这话,拿出一道案卷来,刘思永看了一下,上面写着一个人用刀杀了一个财主,案情已经查清了,县官已经盖上了印,就等下面判决了。

  “这人也是一个可怜人,他今年收成不好,那个财主催的紧,于是他一怒之下,就杀了这个财主。”

  刘思永看着县丞,不知道这个县丞是什么打算。

  “他家里面有三个孩子,家里还有两个年老的父母,若是他死了话,那么他全家就算完了。七条人命,不知道小兄弟是否有救的法子。”

  刘思永看着案卷,对着县丞说“可是这上面已经盖了印了,不能再改了。”

  “小兄弟,看来这件事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

  “我能看看口供吗?县丞老爷。”

  县丞说可以,拿来口供,刘思永看了一下,的确是一个穷苦人家,刘思永看着案卷看了看,然后让县丞拿来笔墨,在用字上面加了一笔,把用字改成甩字。

  刘思永改完,对着县丞说“这是否能脱罪,那我就不知道了,现在只能说看上面了。”

  县丞连忙说好,然后将案卷收下,对着刘思永说“小兄弟你倒是挺厉害的,你到了襄国公帐下,自然有飞黄腾达的时候,这样吧,我现在待你去襄国公府上,让明府为你向襄国公引荐一番。”

  刘思永连忙感谢,县丞看着他这一身打扮,皱眉说“小兄弟,你是否梳洗一下比较好?”

  刘思永谢过县丞的好意,对着县丞解释说“县丞老爷,小生也不瞒你,其实这样才能显得小生多么落魄,多么需要明主赏识。若是小生穿着襕裳的话,那岂不是没有什么让人注意的了。”

  县丞连说刘思永思虑周到,自己不如刘思永了。

  县丞带着刘思永到了襄国公的府上,找到正在里面作陪的县令,县令出来之后,县丞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县令将信将疑地看着刘思永,最后点点头,然后回到了里面。

  等了良久,到了晚膳的时候,县令那边还没有消息,刘思永倒是没有急,前去膳厅,坐在最后面。

  刘思永对于这个分席制倒是十分满意,他不用担心自己吃不够了。

  等钟鸣之后,这宴会就算开始了。

  不过这些人没有动筷,就是在那里恭祝襄国公和苏夫人。

  刘思永也懒得理会这些,独自一个人先吃了起来,没有一会儿,刘思永就察觉到有人的盯着自己,于是抬头一看,发现陈玄霜看着自己这个方向。

  刘思永连忙将筷子放下,用一旁的毛巾将嘴上的油给擦去,然后板着脸,正襟危坐。

  宴会等了很久才正式开始,刘思永二话不说,大吃特吃,不够的时候,还让人上菜。

  那些仆人虽然奇怪,但是这人是县丞带来的,他们也不敢多事,于是就这么看着。

  吃完饭,差不多就是告别了,知县在告别的时候,也将刘思永的事情告诉了襄国公,襄国公点点头。

  很快仆人就对刘思永说,让刘思永去偏厅等着。

  刘思永到了偏厅,仆人送来茶叶和点心,看着精美的点心,刘思永向仆人借来的手帕,准备将这些点心抱回去。

  众人听到这个要求,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他们还是将东西给包起来,放在一旁。

  刘思永喝着茶,没有多久,陈玄霜走了进来,看着那包裹的点心,对着刘思永说“怎么,那四根金簪还不够你用吗?”

  “苏夫人,自然不是,只是这点心,怕是有钱都买不到。苏夫人,你都送我四根金簪了,不会连这个点心都舍不得吧。”

  陈玄霜坐下之后,对着刘思永说“你要就要吧,只是我不明白,你这才来的目的。”

  “我是想问苏夫人,似乎苏夫人你对我的事情很了解呀。”

  “当然了,你忘记了那陈叔叔吗?他是兴国寺小辈之中最为厉害的,我自然要去看看。到了他那里,我就看到了你这个小滑头,当时你才三岁,不懂事。”

  刘思永听到这个解释,摸着头说“那么也不对呀,这都是多年的事情了,苏夫人你还能认出我吗?”

  “你可知道你这小滑头离开,你姜姨多担心,他们传书也给我,希望我能注意。希望我注意你下落。当时你姜姨就画了你的画像给我。虽然你先在蓬头垢面的,但是气质一样,我要是还看不出的话,也就白在江湖行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