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六十七章技压群雄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4-08

  “像你这样闪躲,算是比试?”公孙器在轻功方面也十分得意,但是比起云中燕来,有差了那么一点。

  乐瑶笑着说:“你抓不住我,那就是武功不如我,十招过半了,你若是没有取胜的把握,还是趁早认输吧。”

  公孙器发狠起来,再次使用银针。

  不过乐瑶没有接,而是闪避过去,对着公孙器说:“你这毒针,本姑娘可不敢接。”

  公孙器没有回话,全力追着乐瑶,乐瑶闪躲了五招,对着公孙器说:“十招已过,认输吧。”

  公孙器没有理会,继续进攻,见公孙器这样,乐瑶只好往大殿那边跑,公孙器只是追了一招,原本一只沉默的赵贵妃开口说:“退下。”

  公孙器听到这话,打了一个寒颤,对着赵贵妃行了一个礼,然后退了下去。

  乐瑶走到场地之中,看了看四周,这时候天地双残走了出来,对着乐瑶说:“云中燕,想必你没有忘记我们兄弟吧。”

  “怎么了,你们两个还想要找本姑娘麻烦吗?”

  “云中燕,你说呢?”天残吃过一次亏,也不愿意多言。

  乐瑶看着他们两人,对着他们两人说:“好,你们兄弟向来是齐上阵,不管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是不是。”

  天地双残点点头,这一点武林都知道。

  “好,我一个弱女子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我姐姐和我姐夫,替我出手,你们不会有意见吧。”

  “无妨,若是他们输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乐瑶笑着说:“当然,那件东西我自然会交给你,只不过你们未必有机会在拿回去了。”乐瑶说着,指着四周说:“姐姐,你上来吧。”

  坤道面无表情走了上来,这时候乐瑶看向刘思永说:“姐夫,你这是准备躲到什么时候呢?”

  刘思永看着聂云凤要杀了自己的目光,准备辩解的时候,天残冷哼地说:“原来是你这小子,那日我们真是看走了眼。”

  刘思永心想如今只能等这件事完毕之后,再想聂云凤等人解释了。

  刘思永上去之后,云瑶对着天地双残说:“我姐夫没有内力,这个你们能看的出来的,想必你们两个不会占他这便宜吧。”

  天地双残没有回答,只是拿出了武器,天残是一把剑,地残是一根鞭子。

  刘思永和坤道拔出剑,坤道先试用了一招,刘思永心领神会,配合使用。

  这双剑刺出,一快一慢,天地双残最开始没有在乎,解开这一招之后,就察觉到不对了。

  刘思永配合坤道,剑招变换无穷,天地双残被双剑抢了先机,处处受制,这两人还没有完全看懂这剑招,就被长剑架在脖子上了。

  天残有些恐惧地说:“这,这是什么剑法?”

  这时候虚白下场,让刘思永两人收剑,然后说:“没有想到这明心剑法又出现了,两位,能输在清丈这镇派剑法之上,也不算吃亏。”

  天地双残见虚白这么说,看着刘思永,然后看着乐瑶,然后只能恨恨而去。

  他们才下去,陇西双煞走上前来,对着刘思永说:“两位,还请赐教了。”

  这时候乐瑶再次上来,对着陇西双煞说:“不用我姐夫了,我们两姐妹来会会你。”

  刘思永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上来,又莫名其妙地下去了。

  不过很快他就得意了,自己倒是不吃亏,这学到了明心剑法。

  刘思永这开心还不到十息功夫,看着聂云凤板着的脸,他就心中叫不好,然后对着聂云凤说;“仙子,你听我说?”

  “说什么?你这骗子,倒是本事高强,这不知不觉,就找了一个如意的美娘子。”

  “仙子,什么娘子,这都是误会,昨天,这个云中燕非要传授我剑法,你想这等好事,我会拒绝吗我自然是答应了,谁知道,今天会有这回事。”

  刘思永话说完,然后对着聂云凤说:“仙子,在我心中,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其他道人了。”

  聂云凤看着刘思永诚恳的眼神,对着刘思永说:“你和贫道说这些干什么?是不是你的娘子,和贫道无关。”

  聂云凤这话虽然还是平淡,但是明显没有那么大的怒气了。

  “不要说了,好生看着吧。”聂云凤看着比试的四人,提醒刘思永。

  刘思永望了过去,只见场地上只有剑光,这乐家姐妹配合起来,招式更为精妙了,陇右双煞也只有抵挡的份,看样子,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果然,五六招之后,乐家姐妹的剑就架在陇右双煞的脖子上。

  陇右双煞说了一声技不如人,然后抱拳离开。

  连陇右双煞都认输了,其他人一时间不敢上,有些自持不凡的,上去也是落败。

  这样连败几人之后,乐瑶笑着说:“看来这武林主事非我们姐妹莫属了,若是有哪位前辈不服,欢迎上来指教。”

  这时候赵贵妃看了看虚白,虚白行了一个礼,对着乐瑶姐妹说:“两位道友,请稍事休息一下。”

  “看样子,掌门是有人选了。”

  虚白说着不敢,然后在志和身边说了什么,志和点点头,然后离开这里。

  乐瑶等人等了一刻钟,才见志和回来了,和志和一起回来的,还有那个老道人。

  老道人走出来,对着乐瑶姐妹说:“听说两位使用的是明心剑法,贫道不才,还请两位赐教一番。”

  “道兄你客气了。”一直沉默的坤道率先出口,然后看了乐瑶一样。

  两人拔剑之后,乐瑶也正经地说:“还请老先生拔剑。”

  “拔剑吗?老道很久没有出剑了,不过对着明心剑法,老夫倒是有必要出剑。”老道说完,伸出了手。

  虚白看到这个动作,到了大殿之中,将大殿中的供奉着宝剑给取了下来,然后弯腰递给老道。

  见虚白这个举动,众人大为吃惊,心想这个老道到底是何来历,竟然虚白作为掌门还要如此恭敬对待。

  老道抽出剑,挽了一个剑花说:“老夫三十岁前,凭借这把羽冲剑,战胜了不少剑客英雄,六十岁前,这羽冲剑就再也没有出过鞘,今日之前,老夫也没有对人用剑,如今,两位道友,可接老夫此剑。”

  老道人说完,一剑刺了过去,这剑出的快,快到在场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老道人停下之后,羽冲剑上已经有两颗珍珠了,这两颗珍珠众人都明白是从乐氏姐妹的。

  老道人漏这一手功夫,无非告诉乐氏姐妹,她们还不配自己拔剑,自己拔剑,只是如他说的那样,是对明心剑法的尊敬。

  乐瑶的脸色有些苍白,没有想到昆仑还有如此高人,这时候坤道握了一下乐瑶的手,对着乐瑶点点头,乐瑶勉强打起精神,和姐姐一起联手,使出了这明心剑法。

  她们的剑法还是那么严密,不过老道人一把剑挥舞的更快,原本她们形成的剑网没有笼罩住老道,而是老道一把剑将他们罩住。

  五十招之后,老道人轻轻一弹剑,老道一剑直接冲入剑网之中,只见老道身形变化,如同化身万千一般。

  等老道停下来的时候,乐瑶姐妹的长剑已经回到剑鞘之中了。

  “明心剑法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你们火候还差了一点。”

  老道将羽冲剑插入到剑鞘之中,虚白由恭敬地将剑送回到大殿之中。

  乐氏姐妹只能对着老道行礼,承认自己输了,乐瑶开口询问说:“不知道老神仙上下?”

  “贫道早就忘了自己的道号了。”老道人这个回答是明显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这时候聂云凤向前走了一步,刘思永连忙拉住聂云凤,对着聂云凤说:“仙子,你这是干嘛?”

  “松手,这是我们的事情,你不要管。”

  刘思永只好松开手,和聂云凤一起走上前,他先开口说:“老神仙,我们又见面了。”

  “不错,不知道你的剑法如何?”

  “这件事,等晚辈有空,再去找老神仙你指教。”刘思永说着,然后指着聂云凤说:“老神仙,这位仙子想要当武林主事,老神仙你逍遥世外多年,这个主事,想必你老是看不上眼对不对。”

  老道摸着自己的胡子,对着刘思永说:“这个主事的确老朽没有心思,这一次也是看看明心剑法,若是这位道友,武功不错,自然可以担任。”

  刘思永送了一口气,看着聂云凤说:“仙子,还不快谢谢前辈指教之恩。”

  “无须,老道,你看好了,我这一剑如何?”聂云凤说着,使出一招剑法,这一招剑法好像是反四象剑法的一招,又好像不同。

  老道看完,原本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说:“传你这剑的人,现在可还在?”

  “已经等了升仙台,晚辈有僭了。”

  聂云凤让刘思永退下,然后挥剑而上,老道没有出剑,捏了一个剑指,和聂云凤比试起来。

  聂云凤的剑招比起明心剑法来,自然不如,但是老道却如临大敌,严守门户,没有刚才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