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萤火虫 一百二十一、对决
作者:文清01的小说      更新:2019-11-08

  大约二十分钟后,徐子轩驾着车回家了,他匆匆忙忙地走下车,手忙脚乱地拿起一个巨大的泰迪熊和一大捧向日葵,朝大门口走过来。

  走着走着,向日葵掉了一支在地上,他慌忙弯下腰去捡。捡完又掉了一支在地上,他又弯下腰去捡。就这样忙碌了半天,他干脆将泰迪熊放在一张椅子上,准备重新将向日葵包裹一番。可是看了看手表,已经六点半了,于是慌慌张张地扔下向日葵,抱起泰迪熊朝大门跑去。

  徐伯赶紧从后院走过来,帮忙把向日葵捆起来,包好后拿到客厅。

  王小童继续站在窗边,看着父亲手忙脚乱、狼狈不堪的样子,她的嘴唇微微地颤抖着,两滴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你怎么了小童?”是陈天智的声音,他见她还没有回去,过来看她。

  王小童转过身,看到陈天智站在她身后,正默默地看着她。她向他飞扑过去,一头扎进他的怀中。

  “是因为小优没有来参加你的生日吗?”陈天智问。

  “不是!”想起小优,王小童的眼泪再次“簌簌”地滚落下来。小优今天没有来学校上课,也没有来参加她的生日,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哦,那你为什么难过?”

  “天智!”王小童伤心地啜泣起来,“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怎么会!”陈天智说,“你看,你的生日宴举办的多豪华,就像真正的公主一样。如果不是遇见你,接触到你的一切,我还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我一样悲惨。”

  “这只是表面……事实是他们都不会再爱我了,可能过不了多久,这个家就要散了……”

  “不会的,你想多了。你最近看起来真的心情很不好,告诉我,是因为小优突然不理你,还是在为考试担忧?如果是后者,你现在根本不用愁了。至于小优那边,可能是有什么事,等事情过去了,她就会再来找你的。”

  “不是,虽然小优让我感到很难过,可是还不至于……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都在外面有人了,他们的心都已经不在这个家里了!”

  “不会,你看看你的家,多漂亮多气派啊,还有哪个女孩能和你比?不要想多了,快把眼泪擦干,不要让其他人看见了。”

  “嗯!”王小童点了点头,“你和她怎么样了?发现她虐猫的照片后,你打算原谅她还是跟她分手?”

  “不知道,我很矛盾。自从上次去她家,见到她家的状况后,我对她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我很同情她,也愿意接纳她,可是我无法忘记那张照片。慢慢再看吧,希望她能有所醒悟,改掉一些坏毛病。”

  “看来你还是会和她在一起!”王小童用纸巾擦干眼泪说。

  “我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大家保持这样的关系挺好,走一步算一步。”

  “好吧,随便你。她上次居然没有嫉妒你把奖牌送给我,今天也没有嫉妒你送生日礼物给我。最近一直很沉默,和以往大相径庭,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真是个奇怪的生物。”

  陈天智说:“她也许知道自己闯祸了,觉得应该保持沉默才不会让大家都很讨厌吧!”

  “算了不说她了,她今天好歹也送了一份礼物给我,还来给我过生日,也算不错了。就这样吧,以后我也不想再说她什么。”

  “嗯,这样最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陈天智点了点头。

  王小童转身朝卫生间走去,陈天智看着她的背影叹息一声,回到房间。

  “小童她怎么了?”江惠欣问。

  “她好像在给谁打电话,一会就过来了。”

  陈天智话音刚落,王小童走进来,对大伙笑了笑,将一瓶果汁的盖拧开,给每个人倒了一杯。

  这时门轻轻响起,大伙抬起头,一个看起来仓促又狼狈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一个巨大的泰迪熊和一大捧向日葵,静静地看着屋里的每一个人。

  “爸爸!”王小童轻轻地呼唤了一声。

  “你们好,想必各位都是小童的同学,你们肯赏光参加她的生日庆典,我真是太开心了!”徐子轩对屋里的人鞠了一个躬。

  “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江惠欣站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大家都坐下吧,尽管吃尽管喝,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跟小童讲,让楼下的工人送上来。”徐子轩说完,走到王小童面前,“宝贝,过了今天,你就满十六岁了,爸爸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爸爸,谢谢你能回来参加我的生日宴!”王小童低垂着头说着,两行眼泪又顺着脸颊垂落下来。

  “你怎么难过了呢?爸爸说过,不管有多忙,我都会回来参加你的生日宴。唉!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快跟爸爸一般高了!”徐子轩说完将王小童拉在怀里,王小童略微挣扎了一下,躲开了。

  “怎么?是在心里怪我没有早点回来给你主持生日吗?对不起宝贝,我太忙了……”

  “没有怪罪您的意思,您想多了。我妈在下面,和她那些朋友在一起,您见过她了吗?”王小童问。

  “没有,我不想见那些人,下了车就直接上来了。对了,我要走了,今晚还有很多活要干,我要回去把很多文件赶出来,对不起!”

  徐子轩说完,捧住王小童的脸,愧疚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王小童低垂着头,伤心地哽咽起来。

  其他人愣愣地看着,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气氛变得很忧郁。

  陈天智走出来:“王叔叔您好,我是陈天智,是王小童的同学。她今天过生日,您不参加完她的生日宴再走吗?”

  徐子轩愣了一下,转过身,上下打量了陈天智一眼:“你就是那个说要用三倍奖学金给小童过生日的男生?”

  陈天智点了点头:“是的,我的确说过。”

  “我姓徐,请你叫我徐叔叔。”

  “哦,对不起,徐叔叔!”

  “没关系,你很了不起。小童她很喜欢你,虽然我不赞成早恋,但我觉得你们会处理好你们之间的关系。好好待她,即使辜负全世界,也不可以辜负她。”

  陈天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不会负小童,但是以后的路很长,我们都还小……”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很理智,有前途。”徐子轩说完,看着王小童,“明白他的意思了吗?爸爸不希望你受伤。”

  “我明白,我早就懂了。没有人能伤害我,除了你和妈……爸爸,我希望你能留下,原谅我妈妈好吗?”

  “对不起,小童,我不该当着你这些同学的面跟你说这些。我去意已决,即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你好好照顾自己,等爸爸那边一切都安排好了,自会来接你去。我会加倍宠爱你,还有其他人也都会爱你。只要有爸爸在这世上一天,就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徐子轩说完,转过身匆匆忙忙地往楼下走去。

  走到一楼,他扫了一眼客厅里坐着的那些人,最后将目光慢慢移到赵文柏身上。赵文柏正在读一份报纸,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慢慢地抬起头。接触到徐子轩犀利的眼神后,他迅速低下头,用整张报纸挡住了脸。

  徐子轩径直走过去,走到他面前:“您是赵先生?”

  赵文柏抬起头,眼神中闪现出一丝慌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他做出一副坦然的表情看着徐子轩,微笑着说:“鄙姓赵,您应该是王姐的丈夫徐先生?”

  “你连这都知道?你的王姐她在外面从来不提我,看来你们关系很亲密。听我家里的工人说,你经常来我家?”

  “最近王姐让我帮她设计了几个项目,所以有时候需要来贵舍取一些资料……”

  “说起来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你上次来我家,我正赶回来想见你,却不料你已经溜了。”

  “徐先生,您说的太言过其实了……”

  “真的只是这样吗?如果被我查出你还有其他企图,小心你的性命。”

  赵文柏可能是害怕其他客人听到他和徐子轩之间信息量十足又充满火药味的对话,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继续微笑着说:“你在威胁我吗?这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再说,这栋房子的主人好像是王姐,而你只是王家的上门女婿……”

  “闭嘴!”徐子轩逼近一步,咬牙切齿地说,“不要试图激怒我,那样会让你后悔一辈子。不要低估一个上门女婿的决心,我希望这警告你能听懂。”

  “对不起,我开玩笑的,想不到你这么在意!”赵文柏再次嬉皮笑脸地往后退了一步,试图避开徐子轩。

  其他人正在聊的火热,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子轩!”王宝宝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身后跟着身披袈裟的和尚和一众弟子。

  徐子轩抬起头,和她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一众人,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转身对赵文柏说:“不要再到我家里出现,否则,小心你的狗命。”说完便目不斜视地快步往大门口走去。

  “子轩!”王宝宝追上几步娇呼一声,见徐子轩头也不回地走了,她转过身,脸上流露出一丝深深的失落。

  王小童站在三楼的栏杆边,她的身边站着陈天智。

  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和母亲失落的神情,她闭上眼睛,再次迸出两滴热泪!

  音乐响起,《HappyBirthdaytoYou》的音乐声充满喜庆的意味,再次充斥着王家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