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降维打击 第298章 莫名其妙的条件
作者:明镜不止水的小说      更新:2021-10-02

  萧开天和曹直见到起了变化,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闭嘴。L仔细地检查着洛神的身体,隔了半响,它才将所有的丝线收了回来。

  “她的身体机能很好,查不出任何问题,”这一点萧开天也知道,他等着L后续的解释:“我发现她的身体代码,有很多和我的类似。”

  这是必然的,L是上古洪荒时候留下来的灵智,而洛神也是上古魔修,说白了,就是两个老古董。

  “麻烦在于她的元神消失得太久了,而且她的灵力、神念、魂识和正常的修士都不一样,我在她丹府里面发现了一段魂识代码,不过也是残缺的。”

  听着不明所以的长篇大论,曹直顿时就焦躁起来:“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恢复过来。”

  “我的能力不足,没办法完全修复魂识代码,”L不理曹直,自顾自地说着:“我只能根据残留的代码,继续编写,也就是你们说的修复。”

  “但具体到什么程度,我就不清楚了,遗失的太久了,此外我还需要能够接驳修真界的网络系统,这里的设备不行。”

  “然后就是时间,这个我也无法估计。”说着,L看了眼萧开天:“但就算如此,我也只能说模拟推测出大概的魂识代码,不过重新和肉体绑定,我无法做到。”

  萧开天听了就笑,没想到L还有重新架构魂识的功能,可能是因为二者都是上古的存在:“绑定的事情我来,但我没有编写魂识代码的能力,正好这一块你来弥补。”

  “不过,”他沉吟着看着曹直:“明人不说暗话,情况你也清楚了,我们只能说尽力,但我的话,准备和我的朋友们,离开邺都界墟了。”

  “什么,”曹直脸色都变了,刚刚两人的对话他不是很懂,但至少听出来,洛神的复活有一点希望:“为什么。”

  “古修的世界不适合我,我更喜欢自由自在、完全靠实力的地方。”萧开天也不隐瞒:“所以我打算去现修世界或者自由国度那边。”

  曹直立即就明白了,他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说的对,作为现修你对于专治国家的抵触,是正常的,除非你能成为这个国家的绝对统治者,否则你的理念,根本无法得到推行。”

  “那是这样的话,我和你们一起走。”曹直很快做出了决定:“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直到你们治疗好洛神为止。”

  萧开天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曹直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当然也不会什么资源都没有,”曹直见萧开天咬着腮帮,心里就又焦急了:“首先我也不瞒你,我的兄弟开始往邺都界墟而来,想必是这里的事情,我的父皇已经知道了,他要处理我。”

  合作最重要的前提是彼此的坦诚,曹直决意一下,很多东西顺水推舟和盘托出:“自古无情帝王家,说的就是这样,我落入他们的手里,无非死路一条。”

  “那我还不如选择出逃,还有机会搏一搏,当然,我加入你们,一旦被魏国得知,你们也会成为魏国通缉的对象,这一点我要事前说明。”

  “但我也有置换的资源,我手里剩余的T值还有一千万,这些可以给你使用,还有很多的天材地宝,炼制丹药没有问题,一些震钢,用于机甲的制造,这些都没有问题。”

  “简单地说,我这些年收集的资源,你都可以任意使用,我只有一个要求,复活洛神。”

  他每说一句,萧开天都是轻轻地摇一下头,到了最后,曹直自己也愣住了:“我的这些条件,不够诱人吗。”

  “不够诱人,”萧开天掏出红色的万宝路,“啪”地拿出打火机点了,他手指夹着烟蒂晃动着:“一千万的T值,还有天材地宝以及资源,对于个人而言,确实是笔不少的收入。”

  “但因为这点东西,和一个国家对抗,我觉得脑袋有坑的人才会选择做这样的事情,这点东西,连一支像样的军队都无法组建。”

  谈判的关键在于彼此力度的张弛,曹直自以为可以打动说服萧开天的优势,瞬间淡然无存,他知道,萧开天说的是正确的。

  “你一旦和我们出走,就是叛国,以你皇子的身份,魏国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将来我和魏国肯定会起冲突。”

  “只是你要是落入魏国手中,你是皇子,他们未必要你的命,但我们就不一样了,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说说,你提出的这些东西,在我看起来就是毒药。”

  “更可况,我也直说,我们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复活洛神,与其为了不确定和极其危险的将来,倒不如不介入这样的麻烦中。”

  曹直的肩膀微微驼了下来,看得出他的沮丧和失望,他低下了头,他的实力在萧开天之上,但他清楚,萧开天敢来和自己面谈,肯定留了后手,用死亡作为威胁,是下策。

  “那你要如何,才肯帮我。”他整个人的语气,已经接近乞求。

  萧开天将L收进神源,他不是刻意为难曹直,刚才说的,确实是他真实的想法,他不是行善积德的好人,没有责任和义务去做额外的事情。

  曹直开出的所有条件,打动不了他,彼此之间的交易,并不均等,除非……

  “你有邺都所有修士的档案吗,我觉得你唯一具备价值的,就只有这个了,至于你的T值和所谓的资源,我兴趣不大。”萧开天缓缓开口,他给出答案。

  “邺都界墟所有修士的档案?”曹直愣住了,这破数据有什么用啊:“你确定要这个东西。”

  “嗯,”萧开天肯定地点了点头:“我想要的就是这些,我想你应该有,这个属于国家内部的档案资料,我和L通过网络拿不到。”

  L并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的数据库中心都能进去。

  “虽然我不明白你要邺都修士的数据做什么,”曹直扭过头来:“要知道,这是牵涉到一个国家、可大可小的事情,而且城主府登记的也只是常规数据,邺都并没有太优秀的修士,没什么用。”

  萧开天开出的条件,太过于莫名其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