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警戒 523节 投桃报李
作者:墨武的小说      更新:2020-11-25

  高洁守在2306房中一直心中忐忑,头一次不知道去做什么。

  信号被封锁,但她并非无计可施,她本可以打破窗户,从楼上丢点东西下去引发居民、自己同事或者警方的注意!

  可这对日常犯罪有用,对于沈约和黑夜的对决只怕会起到反作用。

  昨日高洁亦在慈善晚宴,她只是站在暗处。

  狩猎一战中,见到沈约近乎逆天的一战,高洁终于明白暹罗的布图索夫大劫案中终究发生了什么。

  沈约恐怕是靠一己之力为金鑫逆转了极端不利的局面。

  即便没有蔡淑珍,即便没有金盾的支援,沈约说不定也会爆发出别的什么能力来为金鑫洗冤。

  黑夜是谁,高洁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消息是——版图杀手盟的前十人物,比这世界任何被通缉的罪犯都要危险百倍!

  这是金盾的内部共识。

  如今沈约就是和版图杀手盟排名第六的人一决生死,她高洁能做些什么?

  叫人上来是叫人送死,等在这个房间是等死……

  如果沈约无法击败黑夜,黑夜是否真的能够信守承诺放她们离开?那一刻高洁倒没有多想,只是竭尽所能的想着如何帮忙的办法……

  突然抬头看向头顶的天花板,高洁暗自咬牙,决定冒险一试——换气系统素来是少有人注意的地方,她如果能够从通风系统爬过去,就能到了过道,她还有手枪,说不定能帮沈约一下。

  可敌方会不会在通风系统有埋伏,她是否真能帮助沈约?高洁一时犹豫。

  这时房外突然大亮。

  呼喝声的凌厉早就传到屋中。

  高洁立即扑到门后,向外看去,只见到人影憧憧,让人看了头晕目眩时,房外又是陷入了极度的黑暗。

  不但暗,还有些静。

  高洁正不解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沈约突然冲了进来,听到黑夜离去,高洁又惊又喜又是难以置信,忍不住问了句废话。

  沈约在这种时候绝不会开玩笑的。

  “黑夜走了,可有一个人恐怕还没有走,我们去找他!”沈约突然道,随即要向房外走去。

  在高洁还在考虑谁没走的时候,沈约回头望向“叶宣儿”,“你不想……再见甄金一面吗?”

  “叶宣儿”眼中神采一现,如同烧纸后残灰最后的光芒。

  沈约表情略有些焦急,“高洁,她要见甄金,你就带她去2006房间!”

  他说完后,身形一晃,已经向紧急通道冲去。

  高洁本想跟着跑过去,可见“叶宣儿”缓缓站起来,还是提醒自己耐心一些——沈约这般努力,真相已近唾手可得,她不想功亏一篑。

  “我想……”

  高洁缓缓道:“无论如何,这种时候的男人,或许只想逃走躲避,但作为一个女人,都想有个交代。”

  “叶宣儿”苦涩的笑笑,“你说的不错。我总得有个交代!”

  她的意思和高洁所言略有不同,可她还是向房外走去。

  屋内阳光透到走廊处,只余一地碎裂的猩红地毯。

  高洁见到了有些奇怪,她并不知道这就是沈约动用的彩虹!

  沈约在躲避了黑夜两刀后,立即一刀刺破过道铺就的地毯,然后单凭只手之力硬生生的撕裂了地毯,将地毯挥向了黑夜,在那般耀眼的光芒下,地毯这才变成了夺目的彩虹!

  虽然不知道地毯为何会变成这样,但高洁亦想到了沈约、黑夜一战的惨烈。

  扶着身躯摇晃的“叶宣儿”走过那碎裂的红地毯时,高洁暗想——女人这一辈子,如明星一样走红地毯的日子固然辉煌灿烂,但还能坚强走过破碎地毯、黯淡时光的人,才能真正的独立起来。

  沈约已经到了2006房间前。

  他的速度如同鹰飞划水,到了2006房间前突然完全静止下来,就如飞鹰出爪抓鱼前的那一刻的宁静。

  房锁轻响,房门就要开启。

  沈约一脚重重踹了过去!

  咣当大响!

  开门那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这样,被门板重重的撞在额头上,身子一个后仰,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时,就被沈约一掌切在脖颈上。

  那人鼻子窜血,不等去摸脖子,就感觉一阵强烈的眩晕冲击过来,软软的倒了下来。

  “谁?”

  “干什么?”

  “这是甄公子的客房,你不知道吗?”

  还有三人纷纷喝问道,有的拿刀,有的拿出电棍……可拿刀的刀飞,拿棍的棍掉,各自捧着自己的手腕叫痛不已。

  沈约干净利索的解除了那三个保镖的武装,看着持枪在手、枪口指向他的甄金道:“你手枪的保险没有开。”

  “啊?”甄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却发现手上已经没了枪!

  沈约取枪在手,一抖手,那只手枪已经化作了零件散落一地。

  看着面如死灰的甄金,不理那几个哼哼唧唧的保镖,沈约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淡淡道:“我今天动脑又动手,真的有点累,在你订的房间里坐一会儿你不会介意吧?”

  甄金没有吭声,眼角不停的跳动。

  他介意有用吗?

  沈约看了眼床上的一个公文包,继续道:“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方才我和黑夜对决的时候,甄公子想必在旁观,而且录像了。你这种人,花了大价钱请人杀人,以后若不反复回放几遍看看,肯定会觉得不值票价的。”

  甄金有种想往公文包扑去的冲动,可见沈约目光如针,终于忍住了自讨没趣的举动。

  “看来电脑里面应该还有甄公子别的犯罪证据?”沈约笑了起来。

  甄金的眼皮子跳了下,“你?”

  “我怎么知道的,是不是?”

  沈约微笑道:“我其实并不肯定电脑里有没有别的资料的,但看你这么震惊的样子,反倒肯定了十分。我教你一个珍贵的经验,做贼的,总是心虚的,因此审问凶案的时候,警方会将死者的照片放在疑犯面前,观察疑犯的惊恐反应,进而推断疑犯是否和案子有关。”

  顿了片刻,沈约道:“推而广之,这种审问手法可以用在任何场所,只要对方的心理素质不过硬,你就可以根据他的反应将他的祖坟埋在哪里的资料都刨出来。甄公子不是个心理素质过硬的人。”

  甄金脸色数变。

  沈约摊手笑道:“我已经把人生最宝贵的经验、毫不吝啬的告诉给你,投桃报李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点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