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悬剑传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双娇对决
作者:大明终始的小说      更新:2020-11-24

  热门推荐: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柳永

  ……

  生死关头,就听耳畔传来叮铃叮铃之声。这声音广袤苍凉,众人眼帘中仿佛浮现出大漠孤烟、驼铃悠扬的景象。这种西域风情的旋律与琵琶完全不协调,破坏了音蛊的节奏,打断了施蛊者对受蛊者心脉的共振。

  众人从恍兮惚兮中惊觉,赶忙摄守心神。虽然身体瘫软如泥,但却躲过了音蛊的夺命一击。

  方曙流长吐一口气,扭头望去,只见妖惑魅行的胡人女殿下赤足翩翩起舞,扭动纤细撩人的腰身,手指如花瓣在头顶翻动,手腕和脚踝上的紫金铃,在舞蹈中发出悦耳的声音。

  方曙流惊讶此人为何不受音蛊影响。但也幸得如此,己方才不至于全军覆没。否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世英名,葬身于此。

  ……

  此时的街头,月色寂寥,乐声悠扬,貌似浪漫,实际情况却比刀光剑影的杀场更加凶险、残忍。杀机隐现在音乐之中,一个不慎,这几个武林高手的性命就得被人摘去。

  琵琶婉约,驼铃悠长。

  一面是落日万山寒,萧萧猎马还;一面是江上春山远,双燕语风樯。

  茗琴灵动,羌笛辽旷。

  一时间,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一会儿,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

  江南烟雨对决戈壁长空。水抱孤城,云开远戍。潮生潮落,风起日斜。

  ……

  魅惑胡女越跳越快,舞步幅度也越来越大,铃铛奏出的音乐也转换成了欢快的龟兹歌舞。

  只听“铮”一声,琵琶弦断。

  黑色迷雾渐渐散去,一白纱丽人盘坐马车顶,反抱琵琶,嘴角含血,眼有不甘。方曙流判断的没错,此人正是傍晚酒肆大堂中窈窕清秀的歌姬。

  白纱丽人温文尔雅,问道:“你怎么懂得破我音蛊的法门?”

  魅惑胡女声音低沉烟魅,不屑一笑,道:“龟兹歌舞天下无双,岂是你们中土乐曲所能比拟!”

  白纱丽人酒窝浅笑,走下车来,盈盈一福,道:“受教受教,妹妹不才,还有一技,还请姐姐指教!”

  魅惑胡女笑道:“姐姐这称呼,我可不敢当。依大姐你眼角的纹理,恐怕我比你还小着几岁!”

  ……

  两人一个清秀如泉,一个美艳如花,客套寒暄,彬彬礼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闺中蜜友或是表字姐妹。

  白纱丽人长袖一展,露出两柄冰寒匕首,笑道:“妹妹有一套‘凤舞霓裳’的微末功夫,谈笑间取人首级,还请姐姐点拨。”

  魅惑胡女毫不示弱,将斗篷一掀,也从黑色猎装中掏出一把金色弯刀。只见这把刀装饰十分华丽,护手是银质镏金,刀柄是黑色犀牛角、刀鞘的鞘头和鞘口都用黄金镂刻制成。刀柄和刀鞘上镶有红珊瑚、绿松石、红蓝宝石等一串珠宝。刀还未出鞘,就知道名贵异常。

  白纱丽人掩口一笑道:“姐姐这刀奢华的好浮夸,真真是富贵逼人。倘若被小妹不小心削去了几颗珠宝,还不得连累姐姐整夜在路上摸黑拾捡找寻?呵呵。”

  魅惑胡女缓缓抽出弯刀,只见刀身布满各种花纹,如行云似流水,美妙异常。其脉络犹如丝绸织纹,光泽夺目。

  魅惑胡女笑道:“几颗宝石美玉,丢了便丢了,算不得什么。大姐长得如此柔媚,不知惹多少男人怜爱。我也害怕一不小心让大姐缺胳膊断腿,吓跑了围在你身边的那些狂蜂浪蝶。”

  说罢,掏出一袭纱巾抛向了空中,纱巾轻柔的漂浮在空中,缓缓落下。魅惑胡女拔出弯刀向纱巾挥去,竟将几乎没有重量的纱巾凌空劈成了两半,轻轻的飘向地面。

  “好锋利的刀!”方曙流等人大惊。“这就是传说中的乌兹钢刀吧!”

  白纱丽人色变,但很快恢复如常。脚一瞪,如同一片白色的云朵飘至魅惑胡女的头顶上方。

  魅惑胡女也不含糊,手一挥,弯刀如同一轮月牙,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劈向白纱丽人。

  白纱丽人在空中连刺数十下,如电光闪烁,曜人双目。魅惑胡女不为所动,凭借弯刀的锋锐,不闪不避,以攻代守,直击白纱丽人的要害。弯刀的弧度极其精妙,默含天地某种数理,弧度最弧旋处,也是攻击力最强处。

  这一交手,白纱丽人颇有些后悔,自己过于托大,现在人在半空,闪躲不便,只能硬碰硬交火。

  “噹”一声,匕首和弯刀相碰,花火四溅。

  白纱丽人借着反震之力,一个倒翻,落回地面。一瞅手中匕首,剑尖被削去了一小截,不由暗暗沮丧。自己这两柄匕首也颇有来历,乃是雪山冰魄精炼而成。一出手就被毁损,也颇让人心疼。

  白纱丽人将心底消极情绪强行按下去,脚步轻盈,一身长纱,轻舞飞扬,身如风行水上,煞是曼妙,瞬间滑动到魅惑胡女面前。左右两支匕首一前一后,直刺胡女咽喉。

  胡女旋身扭开,借着旋转之力,一刀劈向虚空处。

  外人很难理解胡女为何不攻击白纱丽人,但在白纱丽人眼里,这一刀正劈在自己即将进攻的方位,破坏了自己前后两招的连贯。如果不后撤,就相当于主动扑到胡女的刀刃之上。

  白纱丽人生生刹住自己的脚步。

  就在胡女轻蔑一笑之际,白纱丽人手一扬,两柄匕首如飞刀,突然窜向胡女咽喉。

  这一招出其不意,胡女仰天一翻,一个铁板桥,将将避开这两枚匕首。

  匕首一个回旋,倒飞回白纱丽人手中。

  胡女这才发现,在白纱丽人手腕间和匕首之间,有条细细的透明蛛丝。白纱丽人就是靠着这条蛛丝,从容操控,将这两枚匕首如臂使指。

  胡女突然加速,如龙卷风一般袭向白纱丽人,弯刀如霹雳,一刀接一刀旋风斩杀。刀气燥热锋锐,如同夹带砂砾的沙尘暴。

  白纱丽人瞬间陷入在狂沙漫天的沙暴之中,进退两难。

  白纱丽人大恨:“这魅惑女不知身怀何物异宝,不但没有被摄魂幻术迷乱,更不畏惧自己的音蛊。”

  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如此被动,白纱丽人也不敢轻易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领——摄魂幻术,以防施法不得,被摄魂术反噬。

  可是单凭武功,很难占得上风。自己接应的援手不知为何迟迟不来,长此以往,恐生变故。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策略一定,白纱丽人招式随之改变,慢慢后退,渐渐远离风暴眼。

  就在此时,胡女一刀劈来,强劲剽悍,白纱丽人暗自欣喜,拼着被劈断另一柄匕首,借着这个力量,顺势倒飞,如同一只断线的纸鸢。看似狼狈,但实际上,偷天换日,趁势远遁。chapt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