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38、诡异的委托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老板,那真的是你初恋吗?”餐厅里,胡小七一脸八卦的问着。

  老板没理她。

  另外两人老老实实吃着饭,福克斯则抱着一块猪排啃。

  气氛有些不太好啊...胡小七缩了缩脖子。

  中午,四人一狗随便找了个餐厅对付。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虽说有些炎热,但总好过之前的阴雨绵绵。

  老板吃完饭,擦了嘴,突然说道:“下周我们去川都看大熊猫,谁赞成,谁反对?”

  三人一狗面面相觑。

  “怎么,你们好像不是很积极?”老板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西原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我觉得吧,如果您实在觉得钱烫手,可以给我们发奖金。”

  “我赞成。”贾呵呵举手表示附议。

  “汪。”福克斯也叫了声。

  三人看过去,原来这家伙正在跟骨头缝里的肉较真,一直咬不到,所以气得叫了出来。

  胡小七弱弱举了个手:“其实大熊猫挺可爱的...”

  “不是这个问题。”西原端正了一下态度,严肃说道。

  “现在全国各地灵异现象都呈爆发状态,江昌市是我们的主场,留在这里就算遇到了灵异事件,也更加有优势。”

  “而且周正南昨天也说了,上面对民间饲鬼者和灵异物品持有人采取打压措施,这也就意味着负责人对我们有权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采取行动。”

  “川都市的负责人是谁,脾气怎样我们都不清楚,万一以此做文章,在别人的地盘上,我们也会很被动。”

  老板看着侃侃而谈的西原,叹了口气:“好吧,的确是我欠考虑了。”

  西原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老板假装洒脱的笑着。

  “可是...你连报纸都没带身上。”西原说道。

  老板沉默了一下,解释道:“哦,在车上忘拿了,没事,那东西只要不用,就不存在复苏的风险。”

  西原拿起杯子,和贾呵呵对视了一眼。

  贾呵呵立刻会了意,站起拔剑,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朝老板大声喝道:“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噗。”西原刚入口的白开水瞬间全部喷了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问道:“贾呵呵你干嘛?”

  贾呵呵愣了:“不是这样吗?”

  “哪样?”

  “我...我还以为你的意思是,这个老板不是真老板...”贾呵呵有些委屈。

  西原捂着脸,有些气急:“我的意思是老板状态不太好,最近不要惹他。”

  显然两人在默契程度上还有着亿点点距离。

  “叮铃铃。”西原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喂,您好,三人一狗灵异事务所。”

  西原拿起手机,说出了那句好久没说导致都有些陌生的话。

  “喂...”对面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您好。”西原眉头皱了皱,她总感觉电话里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声音。

  “咯吱...咯吱”

  几分钟后,西原挂断电话,皱起的眉头久久没能放下。

  “怎么了?”老板漫不经心的问道。

  “没什么,新委托,九龙迎新城五栋1801,委托人的情绪有些崩溃...而且,我总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西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什么声音?”

  “好像是...用指甲刮窗户的声音。”

  老板皱了皱眉:“九龙迎新城五栋1801,我跟你一起去。”

  九龙迎新城是江左区新开的楼盘,也被誉为江左最高端的住宅小区。

  门口的关卡很严格,小区保安甚至要求以身份证作抵押。

  “这个小区里面住着的,大部分都是精英阶层,开盘价是每平米3万,现在已经涨到了4.5万,虽然是学区房,但多少有些贵的离谱了。”

  西原查着资料,有些愤愤不平。

  想起自己三万的高薪,在这里只能买一平米,工作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买个厕所。

  再想想那些月工资三四千的普通人,这贫富差距简直大到可怕。

  难怪有人说楼市才是最大的泡沫。

  小区的绿化做得很不错,随处可见的池塘、石桥,还有上了年份的高大落叶乔木。

  见到委托人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不自然变化了一下。

  “你...你们好...”

  面前这男人瘦骨如柴,只穿着一条红色裤衩,眼窝深陷,头发凌乱的就像鸡窝。

  “进来...进来坐。”男人开门之后,摇晃着身子坐在了沙发上。

  老板手里拿着报纸,率先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很暗,窗帘都被拉上了,只透进来一小片光。

  “啊!”跟在后面西原突然尖叫了一下。

  “怎么了?”老板迅速环顾了一下。

  只见窗帘后面隐约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只不过太暗,看不清模样。

  “是人。”老板确认了一下,西原这才放下心来。

  说实话刚看到的时候,是个人都要被吓到。

  有谁大白天站在窗帘后面的,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谁知道,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是晃晃悠悠站了起来,抄起旁边的木棍,朝窗帘后面的女人丢了过去。

  “啊!”

  木棍正中女人的头部。

  站在门口的两人眼皮齐齐跳了跳。

  那男人还不死心,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棍子,朝着黑暗中的女人狠狠打了下去。

  女人不再叫了,似乎没有声息。

  房间里沉默一片,只剩下木棍击打在肉体上的沉闷声。

  西原拉了拉老板的衣服,小声问道:“要报警吗?”

  老板摇了摇头。

  这一家子,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要报警的话,等了解了情况再不迟。

  而且,这个有家暴倾向的男人,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事务所?

  大概一分钟后,男人似乎累了,把棍子一扔,喘着粗气,重新回到沙发上。

  “我...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大概发生了,一个星期前。”

  “晚上八九点,当时我下班回家,经过榕门公园的时候,看见公园门口,一个男的抓着女人的头,就往石墩上撞。”

  “我很生气,男的怎么可以打女人呢?所以就上前阻止。”

  听到这里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又齐齐变了变,心想大哥你刚刚打的可不轻啊。

  “我就朝那男的吼,你他妈给老子住手...啊...当时怎么吼的我也有点记不清了。”

  “那男的见我吼他,不生气,反而很开心,不停朝我道谢,鞠躬,说感谢我,感谢我的大恩大德,连公文包都不要就跑了。”

  “当时那女的已经被打得不行了,我把她扶起来。”

  “啊...那张脸...我敢发誓,你们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一定也会吐出来,特么这辈子我就没看过这么丑的脸,就像,鬼,对,就像鬼一样!鬼都比她好看,鬼都比她好看!”

  “问题是,她,她还跟我说。”

  男人坐在黑暗中,瞳孔瞪得老大,呼吸粗重,双手呈爪状放在头的两边,近乎崩溃。

  “谢谢你...你救了我...我做你女朋友吧...”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语调不断变化着,像极了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我怎么可能答应,她,她还抓着我的手,我就随手一推,跑了。”

  “没想到另一天出门的时候,这家伙,这家伙居然站在我家门口。”

  “之后几天,我在哪里,她就在哪里,跟别人说她是我女朋友!”

  “还不知道怎么搞到了我的钥匙,我快崩溃了,我被她搞得不敢出门,不敢工作,不敢面对同事。”

  “我找过警察,结果他们以为这是家庭纠纷,还让我去看看精神科?”

  “啊!!!咯咯咯,咯咯咯,他们不懂,他们不懂,她就是要害死我,害死我,她就是想折磨我,帮帮我,快帮帮我,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她是鬼,你们不是抓鬼的吗?快把她抓走。”

  男人崩溃着朝门口跑来。

  老板随后一推,把他推到了地上。

  就像推倒了一片落叶。

  随后,门被关上了。

  西原有些犹豫,问道:“怎么办?”

  老板神色也有些凝重,说道:“那女人不是鬼,只是个比鬼还恐怖的人罢了,既然不是鬼,那这事,我们管不了。”

  “还是通知一下周正南,对了,委托人叫什么名字?”

  西原掏出自己那用于记录的本子,翻了翻,回答道:“姓孙,叫孙祖国。”

  “哦...”老板若有所思。

  房间里的黑暗,默默吞噬着一切。

  倒在地上的女人一只手撑着,缓缓爬了起来,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她脸上。

  落在她腐烂,爬着蛆虫的脸上。

  “祖国,我去给你做饭吧。”

  倒在地上的男人缓缓睁开眼,他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出难听“咯吱咯吱”的声音。

  女人缓缓走到他身边。

  男人看着她,问道:“你知道,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