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40、直播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唉,交流会好无聊啊,连个好看的女孩子都没有,澹台,等下吃啥,好不容易把你从电视台拉出来,可得吃点好的!火锅怎么样?”

  齐伟打着哈欠,走出大楼。

  七点半,西方的天空还残留着微光。

  原本以为动漫交流会可以看到很多漂亮小姐姐。

  结果一个个coser能把人膈应死,倒不是说难堪,只是和想象中有不少差距。

  果然老婆只能存在于二次元吗?

  澹台明精神有些恍惚。

  作为编导系的学生,他在毕业之后就进入了江昌市地方电视台实习。

  由于性格关系,平时寡言少语,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窝在寝室里浏览国内外的视频网站。

  他的朋友很少,齐伟是从初中玩到现在的发小,两人友谊深厚。

  本来今天,澹台明打算在寝室看大师分镜解读,结果才刚打开电脑,就被发小拉了出来。

  发小还说这里会有人分享原创动漫分镜头脚本...结果只是两本初中生画的少女漫画...

  白白浪费了一下午时间。

  而且澹台明的确不喜欢人多的场所,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典型的社恐。

  “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啦,我知道有家特好吃的火锅。”齐伟见他一直整理资料没搭理自己,有些埋怨。

  “嗯...不了吧,我的脚本攻略还没写完,而且...晚点还有事。”澹台明说道。

  “啊...我说澹台,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澹台明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好基友,笑着说道:“是啊,早就不爱了。”

  “靠,你个畜生!”齐伟瞬间泄了气。

  回到寝室的时候,八点多了。

  江昌市地方电视台的好处就在于适可而止的工作数量,和环境还算不错的员工宿舍。

  十几平米的小单间,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独立卫浴。

  澹台明打开电脑,烧水给自己冲了一碗泡面。

  也许可以点个外卖,但时间有点赶,就先这样对付着吧。

  熟练的挂上VPN。

  除了看视频写攻略之外,澹台明平时还会拍摄剪辑一些视频。

  由于审核的关系,这些视频不能上国内网站,澹台明只好顺着梯子在油管上发布。

  登录油管账号,查看一天下来的评论。

  这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看着国内外网友在自己视频底下讨论,这种成就感是日常工作所给予不了的。

  点赞最多的是一名叫做克里斯汀的外国网友的评论:“但凡言爱,需要轻声。”

  这是莎翁的经典名句,与“润物细无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视频是昨天弄好的,一个电影的剪辑。

  故事讲的是一个原本美好的家庭,遭遇恶灵的袭击,一家四口纷纷丧命,最后发现,原来是女人怀疑丈夫出轨,为了满足自身的占有欲,进行了邪恶祭祀,唤来了恶灵。

  从这点上来看,“但凡言爱,需要轻声”倒是挺完美的解读。

  毕竟现实生活中因为爱的过度而导致的悲剧不胜烦数。

  但...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一条单身狗感慨爱情,多么违和的一件事。

  底下的评论很多,一开始大家还在讨论莎翁这句话的意义,后来就渐渐变了,变成了人性本善与人性本恶的辩论。

  而且支持人心本恶的人占了绝大一部分。

  澹台明只是冷眼旁观着,继续往下翻,在一条五个小时前的评论处停住了。

  发评的人用的是拼音,应该是国人。

  “大神,三天没看到你发探险视频了,能不能发个啊,秋梨膏。”

  澹台明坐在电脑屏幕前笑了笑。

  这条评论下面很多人都在附和。

  油管的灵异频道错综复杂,但他在里面一直小有名气。

  看了一会之后,有些累了,澹台明合上笔记本,呼出一口闷气。

  右手下意识敲打着木质桌面,发出“咯咯咯”的轻响。

  墙上的时钟在卖力转动着,待到时针走到九的位置,澹台明拿起自己的手机,推开门走了宿舍。

  江昌农业大学某寝室,正在峡谷征战的杜衡突然察觉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直播软件发来的消息,杜衡随意瞟了一下,眼前一亮。

  “我靠,终于开播了,大家伙快来快来,就是这个主播,别打了,快来。”

  旁边舍友探出头:“就你说上次真拍到鬼的那个主播?”

  如果澹台明在这,绝对会认出来,这货就是自己的发小,齐伟。

  “杜衡的嘴,骗人的鬼,我是不信哦,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鬼,咱还能活得这么好?”另一个舍友继续征战者,表示自己丝毫不感兴趣。

  “草,你们信我啊,你看,人气这么高,一下就三十万热度了。”杜衡拿着手机。

  “唉,不是哥们不信你,只不过这探险主播多了去了,大部分都是有剧本的,有剧本才有恐怖效果,才有收视率嘛,好好好,让你伟哥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齐伟搓了搓手,他和杜衡关系还算不错,见对方这么斩钉截铁,他也来了兴致。

  “草,齐伟你个坑货,打完这把再看啊!”另一个舍友怒吼,他们正在开黑。

  齐伟提了一下他凳子,怒骂道:“滚,一把人机而已,叫你别玩亚索,把人机送成爹,你他娘还真是独一份!”

  “靠!”

  “开始了开始了。”杜衡干脆放下手机,用电脑登录直播网站。

  “怎么这么黑啊。”齐伟搬着凳子坐在旁边:“还这么晃!”

  杜衡安抚道:“探险直播都这样啦,不过这个主播是真的自带邪性,不止一次撞到脏东西,上次就是,走个楼梯,死活都在四楼打转。”

  屏幕上弹幕已经飞起。

  大部分都是在说“主播怎么还不开始”“主播这次又去哪里嗨啊”。

  更有甚者,还公然刷屏:“主播这次抓个女鬼小姐姐暖床吧!”

  热度的确很高,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热度从三十万直接跳到了六十多万,看来还真有两把刷子。

  齐伟来了兴致。

  很快,漆黑一片的直播画面中出现了亮光。

  是手电的光芒,照射着一段水泥楼梯。

  画面中也传来男人的声音:“喂,喂,听得到吗各位?”

  齐伟愣了一下,心想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但也没想那么多。

  “咳咳。”屏幕摇晃了一下,伴随着咳嗽声,重新给了下去。

  黑暗中,没有露脸的主播说着话:“这里灰尘有些大,我先戴上口罩。”

  “这是一栋烂尾楼,位于市中心,建了一半,开发商跑路了,咳咳。”

  弹幕瞬间更加活跃了。

  “我凑不就是烂尾楼吗?我当是什么,还是上几期的太平间刺激。”

  “烂尾楼有什么看的,取关了取关了。”

  “烂尾楼?烂尾楼有什么好看的?”杜衡也是嘟囔道。

  要知道像这样的烂尾楼在江昌市简直不要太多,当年经济快速发展,人头从农村向城镇转移,几个主要县区那都是高楼平地起,有的住了人,有的自然就烂尾了。

  只不过大部分后来都推到重建,像这样零几年至今都屹立的烂尾楼还真不多见。

  “不过如此嘛!烂尾楼而已,还能蹦出来一只鬼不成?”齐伟撇了撇嘴。

  “啊!”另一边的舍友突然尖叫了一下,抱着头看着电脑屏幕中的水晶被人机推爆。

  齐伟顿时笑出了声:“肖小我就说你没打游戏的天赋,快来一起看直播。”

  剩下的这位舍友名为肖小,和名字一样,属于比较娇小玲珑的男生。

  但脾气却不小,只见他狠狠锤了一下桌子,说道:“还不是你挂机,草,不看不看,我睡觉了,你们小点声。”

  “好吧...”看着已经爬上床的舍友,杜衡有些失望。

  直播画面终于重新有了光,还是有些摇晃,不过比刚才好多了。

  主播正在往楼上走,边走边解说着,由于带着口罩的缘故,声音有些沉闷。

  “别看这是栋烂尾楼,其实这里挺邪门的。”

  “据说开发商跑路之后,工人结不到工资,几经折腾无果,几位工人就跑到楼上扬言要跳楼。”

  “应该就是吓吓开放商和政府,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两个工人就失足掉了下来。”

  “那还挺惨的,钱没要到还把命交代了。”齐伟唏嘘了一下。

  这种事在前些年并不少见,黑心的开放商拖欠民工工资跑路,别人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没拿到一分钱。

  不过随着近几年政策出台,这种情况好了不少。

  说着话,主播已经走到了二楼。

  和别的居民楼一样,一层两户,已经安装了防盗门,可见当时建造的都差不多了。

  电梯井也已修好,主播拿着手电筒往上照去,空荡荡,光线尽处是无垠黑暗。

  这栋楼总高18层,足足六七十米,电梯井口没做任何防护,平时人迹罕至,这要是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估计连发现的人都没。

  直播的过程有些平淡,甚至可以算得上乏味,热度从最顶峰的八十万一路下滑到了五十万。

  直播间弹幕也开始刷起了各种梗。

  “哈...”齐伟伸了个懒腰,愣是给看困了。

  只不过这一瞬,他突然看见。

  主播身后的黑暗中,似乎站着一个黑色人影,转瞬即逝。

  齐伟揉揉眼。

  什么鬼?看错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