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木奇缘 第1618章 手下留情
作者:小小招财猫a的小说      更新:2024-07-25

  “萧某也很是好奇,天谴域的苦力士,究竟有何奇特之处。”萧林话落,也不客气,身形一晃之下,就来到了罗崈身前,一拳捣出。

  罗崈身上已然气血翻涌,整个身躯都笼罩着一股雄浑伟力,看到萧林攻来,只说了一句“来得好”就同时一拳捣出,两人拳头相撞,伴随着虚空一震,下一刻,就是一波波无形的拳劲,在虚空中化为一道道波纹,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在碰触到周围山体的刹那,就轰然炸裂开来,山石纷飞,由于这天谴域的山石常年遭受极大重力的压力,异常的坚韧,纷飞的山石,也是整块居多,很少会被炸成粉末的。

  即便如此,那坚硬的山岩也是无法承受两人拳劲的轰击,开始坍塌崩碎开来。

  萧林身躯凌空退出了数百丈,然后才稳住,而罗崈脚下的山峰则是轰然塌陷下去,层层断裂,竟是瞬间矮了足有数十丈。

  “尔等不要靠近,这一战乃是罗某和萧道友的生死之战,不管结果如何,都与大力神宗无关。”看着周围由于那山崩地裂一般的动静,引来的数十道遁光,罗崈开口大声说道,声音洞穿虚空,清晰地进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来人俱都是大力神宗的内域长老,修为最低的也是炼虚期境界,他们看到两人一拳之威,无不面露骇然之色,知道这样的战斗,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尤其是在听到罗崈言语之后,也纷纷心中了然,选择了数百里外的山峰,站立观战。

  “痛快,萧道友,我们继续吧。”罗崈说完,身躯拖着长长的残影,朝着萧林射去,几乎是刹那之间,就到了萧林身前,瞬间捣出数十拳,淡青色的拳劲,如山崩海啸一般朝着萧林倾泻而来。

  萧林眼见除了退却,似乎已经没有躲闪之地,眼神一凝,圣鳞焚天功瞬间被萧林提升到了八成以上,袖袍一挥之下,磅礴的气血之力,化为了一片淡金色的气劲,横扫而出,与那数十拳劲撞击在了一起。

  “轰轰轰~~”虚空震荡,狂暴的气劲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所过之处,凡是碰触到有形之物,无不直接炸裂开来。

  萧林和罗崈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闷哼,然后身躯各自退后了数百丈之外,才各自稳住身形。

  萧林脸色凝重,罗崈是他修炼圣鳞焚天功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体修对手,实力绝对已经到了仙武一品以上,怪不得其会被称作力皇,也是天谴域惟一的一位仙力士。

  以萧林如今的战力,完全可以凭借第六层补天经,借助大浊世灭绝神光第二层斩神,直接将罗崈重创甚至是灭杀,只是萧林看到罗崈并不打算借助大力神宗之力,来抗衡斩杀自己,而且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还让大力神宗之人躲避,倒也是一个有担当之人。

  这反倒让萧林对此人高看了两眼,是以也不打算直接施展神识攻击,而是想要借此验证一下自己力极一层的圣鳞焚天功,是否有击败这位仙力士的能力。

  两人在虚空中腾挪躲闪,每一次碰撞,都必然带来漫天的气劲四溢,很快就将下方的山脉峡谷,震的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这一幕看的大力神宗诸多长老也是心惊担颤,后怕不已,哪怕他们身为大力神宗内域长老,但见过宗主施展全力的也是寥寥无几,每一击,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乃是返璞归真后的力量之极,每一击爆发出来的恐怖威力,都足以斩杀他们任何一人。

  “宗主已经将大力搬山功,修炼至了巅峰之境,举手投足间,都有移山裂海之威。”

  “那个人是谁?身上散发金光,似乎也是一门诡谲莫测的炼体功法,而且威力恐怖至极,什么时候天谴域出了这等人物?”

  “原长老,上一次天磁渊秘境开启,此人正是进入其中的十名苦力士之一,听闻此人进入天磁渊秘境,并未通过大比拿到白磁令,而是罗宗主亲自赠送了此人一枚。”

  “什么?宗主竟然赠送此人白磁令?那为何此人如今恩将仇报,竟然与宗主厮杀在了一起,而且看两人出招的力度,根本就不是切磋,分明是搏命之姿。”

  “这其中原因我等就不知了,先前宗主已经严令我等不可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其变了。”

  “不行,要是宗主不敌,难道我等还要看着宗主就此殒命此人手中不成?原长老,你立刻前往宗门,禀报几位内域首席长老此事,由几位首席长老来定夺。”

  “是,我这就去。”

  萧林自从修炼成圣鳞焚天功以来,除了与佛宗的佛陀金身大战之外,当属这一次与罗崈的一战最为酣畅淋漓,两人从清晨十分,一直战到了下午,眼看天色都逐渐的黯淡了下来。

  萧林虽然与罗崈大战,但也一直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在周围百里之外,已然有一座大阵,正在逐渐展开,只是还未曾发动,并无异常灵光闪现出来。

  萧林心念电转,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与大力神宗宗主这一番大战,势必会惊动大力神宗之人,就算罗崈严令,大力神宗之人不得插手,但他们又如何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宗主在山门之前被人斩杀。

  是以萧林也并不感到意外。

  而且他看罗崈表情,显然正在全神贯注与自己大战,并未留意到这一点。

  不过萧林可不想自己被大阵笼罩,就算他身俱空间规则,无惧于此类大阵,但一向谨慎的他,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实验。

  略一思索之后,萧林袖袍一挥之下,八团黑白火焰浮现虚空,微微一晃之下,就朝着远处的八座山峰而去。

  “罗宗主,我们已经斗了许久了,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萧林此言一出,身上金光爆射,下一刻,其身躯骤然膨胀到了十丈大小,同时从肋下,后辈各自又伸出了四条手臂,颈部两侧也随着金光一闪,各自显露出一个头颅出来。

  其中一个面露凶狠之色,一个面露慈悲表情,三首六臂,正是圣鳞焚天功中圣鳞不坏体的终极形态。

  随着萧林的法身显现,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势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出。

  此刻的萧林,就如同神祇一样,降临世间,微微一晃之下,就到了罗崈身前。

  罗崈面露骇然表情,他第一次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让他也为之心惊肉跳的恐怖信息,眼见萧林六条手臂,从不同的方向各自挥出一拳,罗崈不敢怠慢,体内气血疯狂涌入拳头,同样捣出一拳。

  这一次,拳劲相撞,罗崈顿时感到自己这一拳仿佛打在了精铁铸就的大山之上,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直接让其整条手臂近乎失去了知觉,而他的身躯,也在这股巨大的反震之力下,横飞出去数百丈,然后撞击在了一座山峰的岩壁之上。

  “轰~~”巨大的力量透过其身躯,在其身后的山峰上炸裂开来,一座百丈粗细的山峰直接崩碎,化为了无数的碎石,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噗~~”

  罗崈只感到脏腑内一阵温热,下一刻,就忍不住仰头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一片惊骇,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在显化法身之后,力量竟是瞬间提升了数倍,自己连一击都无法抗衡,就被击飞。

  萧林并未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拳翻飞,一个个硕大的金色拳头,从不同方向朝着罗崈射去。

  罗崈还未曾刚刚的一击回过神来,就看到一个个拳头朝着自己袭来,无奈之下,气血震荡之间,在体表化为了一层护体罡气,与此同时,其口一张,从中射出连串华光,化为了一面面盾牌,涨大为数丈大小,挡在了自己身前。

  “轰轰轰~~”

  狂暴的力量四下飞射,罗崈所祭出的几件三阶仙宝,在萧林的圣鳞焚天功之下,根本就无法防御,在第二拳下就开始分崩离析,化为了漫天的碎片。

  紧接着的拳头,就纷纷击在了其护体罡气之上。

  “轰~~”

  其身后的山峰整个炸裂开来,那狂暴的气劲,直接穿透了罗崈的身躯,让其直接射入了四碎崩裂的山峰之下,撞入了地底深处,失去了踪迹。

  “大胆,竟敢对宗主痛下杀手,啊啊啊~~~这是什么?”远处刚刚响起一个愤怒的吼声,紧接着就是一团大乱,大乱中还伴随着数声惨叫。

  随着数声惨叫声响起,远处蠢蠢欲动的声音也开始消弭下去。

  很快数道黑白火焰,从远处射来,飞到了萧林身前,随着其袖袍一挥之下,纷纷消失不见了。

  萧林也很快恢复了真身,一脸冷然的看了下方那深不见底的大坑一眼,开口说道:“罗宗主,萧某也不愿将事做绝,这一次,就绕过你性命,也算是对你不愿以多胜少的回报,悠悠岁月,仙途淼淼,好自为之。”

  萧林说完,袖袍一挥,大片的青色磁光爆闪而出,待磁光消散,萧林的身影也已然消失无踪了。

  随着萧林的离去,片刻之后,才有数十道遁光从远处飞来,下方的深坑之内,也随着一阵阵咳嗽声,缓缓地飞出一人来,正是罗崈,只是此刻的这位大力神宗宗主,嘴角流血,气息萎靡,表情颓然。

  他微微颤抖的身躯,看向萧林离去的方向,终究是一言不发,轻轻叹息了一声。

  “宗主,您无恙吧?”

  “宗主,我们立刻组织人手,前往追杀此人?”

  “宗主,是否要下发天谴追杀令,全力追杀此人?”

  看着一众大力神宗长老,罗崈微微摆手,继而开口说道:“从即日起,大力神宗,闭宗十甲子。”

  说完,袖袍一挥之下,就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一众内域长老面面相觑.

  萧林此刻已然在数万里之外,朝着远处飞遁而去,最后的一击,萧林不但全力施展了圣鳞焚天功,而且还在拳劲之中融合了大浊世灭绝神光第二层斩神之力。

  原本罗崈在这双重攻击之下,是必死无疑的,但最后萧林还是撤去了大半的斩神之力,这才让其保住了一条性命。

  不过罗崈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本源大损,就连其全身经脉脏腑,也是伤势严重,没有个几百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复原。

  自己探查天谴域元磁之力的秘密,必然会引起大力神宗的反弹,如今在萧林看来,罗崈必然也是知晓天磁仙晶的存在的,他之所以要灭杀自己,正是为了保住这件宝物,原本也无可厚非,自己思虑不周,反倒是有些孟浪了,更何况自己是送上门去讨要白磁令,对方心中憋气也是自然。

  当然,这些原因并不足以让萧林对其手下留情,最主要的原因是其为了避免大力神宗之人遭受劫难,不惜一人对抗自己,而让其余人等不要插手,从这一点,就让萧林对于罗崈的人品高看了一眼,而且他在前往大力神宗求取白磁令之前,就已经多方了解了罗崈此人,口碑不错,这也是萧林最终手下留情的根源。

  更何况,自己很快就要离开天谴域,也没有必要徒增杀孽,自己要是真的斩杀了罗崈,大力神宗必然会倾巢而出,围杀自己,且不说诸多麻烦,而且还要给自己徒增无数杀戮,这也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萧林之所以向北飞遁,是因为他时隔三千多年,终于得到了夏馥的消息,而消息的方向,正是在北方。

  一直飞遁了数日之后,萧林竟是离开了大陆,出现在了海面之上,按照夏馥传递来的讯息,其似乎正在北方十分遥远的地方,好在两人交换的传讯罗盘,也是十分稀少的传讯宝物,无论多远,都能够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只要在不超过十万里的范围之内,才能够清晰地指引具体的位置。

  以萧林如今的战力,在这灵界之中,能够威胁到其性命的存在不多了,是以他也不再隐藏,遁术全开,吞服了天磁神珠之后,其遁术之内,融合了天磁之力,一个蓄力闪烁之间,就是数万里距离,萧林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