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是史莱姆 第四百一十三章 璃月港夜未眠
作者:欲说还的小说      更新:2024-06-18

  “不错,想必璃月的【无冕龙王】北斗,对付几个贪婪的海商应该是绰绰有余吧?”凝光的嗓音轻缓低沉,随后以手掩面轻轻打了个哈欠,红眸中满是困倦与疲乏。自帝君逝去后,她便总揽了璃月大小所有事务,虽然甘雨与刻晴分担了部分工作,但繁杂且耗费心神的会议规划还是压得凝光喘不过气。时至今日她才明白,帝君每日所需处理的事务是何等庞大和琐碎,付出的心血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哼,只要你不怕我把生意谈砸……”北斗稍稍活动筋骨,将右拳砸入手心,发出沉闷的声响,而后好奇的朝凝光追问:“不过我应付了会议,你又去做什么?”“自然是去休息。”凝光从座位上缓缓起身,走向倚岩殿会客厅的偏窗旁,如红杏般漂亮的眼童中泛起雾气,显然已经是相当疲惫了。北斗动作熟练的坐在原本属于凝光的位置上,背靠着柔软的坐垫,翻阅会议商讨的主要内容和具体情报,但还没看多少,注意力就被桌边厚厚的坊间传闻所吸引:“重磅消息……七星叛贼,里通敌国,谋害帝君。天权凝光与至冬女皇达成交易,要将璃月过半国土出卖给至冬!今我璃月仁人志士,如不举旗反抗,则为亡国奴矣!”“卑劣天权!暗通纳塔火神谋害岩王爷!幸得帝君以身饲魔,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更以大法力施以起死回生之术……”“我们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璃月七星掌握了稻妻弑神秘术,凝光假借人偶,以为倒行逆施之事……”如是等等,看似有理有据,实则胡话连篇,北斗读了几行,不得不憋着笑把纸张放下。“噗……这些是?”“从璃月坊间各种渠道收缴而来的消息,包括匿名信、传单、投书、流言、证词。”“目的嘛……叛乱、牟利、要挟者皆有,还有些人是单纯的脑子不好使,有些是他国势力的阴谋,亦或是只想从我这里敲竹杠。”凝光同样面上带笑,似乎把这些恶劣的传闻,当作工作之余的解乏故事看待。“凡人不比仙神,欲望深重,皆有所图,传闻也只是利益驱动之下的表象罢了。”“千岩军抓了不少造谣生事之人,但不排除还有些在民间作乱,不过已无伤大雅。”港内海雾渐起,凝光站在窗边远眺璃月的千家万户,市集已经恢复了相应的秩序,重建政策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这一切如同一幅画卷,衬着映入其中的天权星的身影,勾勒出一番河山尽在我手的浩瀚图景。“人之一生倏忽数十年,匆匆而过,浮光掠影而已,人类若想在这不变的天地万象中镌刻自己的存在,必须要绽放出与仙神相比十倍、乃至百倍的光辉才行。”凝光面上游刃有余的微笑逐渐隐去,从她散发出的气势来看,直到此时她才认真起来。“如今璃月风云变换,惊涛骇浪已然来临,若我等不谋发展,不谋自强,则顷刻间成他国饵食矣。“承蒙帝君教诲,我等璃月儿女自立于世间,自知时不我待,岁不我与的道理,亦须谋图自立之路,绝不能将时代的成果,托付给下任未曾谋面的岩神。”“倘若日后真的需要有人为这个决策付出代价,那我无疑是最佳人选。”“而我今日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都交由后世的史书去评价吧。”凝光这番推心置腹却略显不敬的言论,让北斗错愕不已,其话语中透露出的决意壮烈更不似作伪,引得北斗轻咳几声,开玩笑般回应。“喂,凝光,你这样让我有点怀疑,这些坊间传闻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透过窗灵的灯火将凝光的身影显得更加修长高挑,绣工精巧、尽显雍容气度的飘逸旗袍包裹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那就要看北斗船长如何考量了。”天权星精致绝美的脸庞透露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但嘴角却含着一抹神秘的微笑。“不过正如传闻所说,帝君仙逝这件事,多少有些处理得不那么圆滑的部分。毕竟我当时为了稳定局势,的确在宣发公告上使用了些过分确凿的措辞。”“果然被这些坊间专家从第三方视角解读,仍能看出部分瑕疵……这些行文切口上处理得不是那么完美的部分,或许可以通过之后的仙家典籍或者帝君口谕来加以解释……”还没缓过神来的北斗,再次震惊于凝光这女人的厚脸皮。就像罪犯被名侦探当场破解了犯罪手法中漏洞,不仅不伏法认罪,甚至还反思说,这次的不在场证明确实做得还不够完美,我这就根据你的建议再做几个伪证补全一下。“好了,聊天就到这里,留给我休息的时间可不多了。”凝光拍拍手,在殿外等候的三位秘书脚步轻柔的进入殿内,向凝光与北斗行礼。“百闻、百晓,接下来的政务和子时二刻的海商会议,都由北斗船长主持,你们两个妮子帮衬着点。”凝光抬手指了指坐在主座上的北斗,然后转向负责天权星日常行程安排的百识。“百识,让人收拾好倚岩殿的床铺,我要休息一会儿。”“没问题,凝光大人!”百识推了推鼻梁上的半框眼镜,急急忙忙跑去安排天权大人小憩的房间。“哦,差点忘了……”凝光返回桌前,收走了北斗送来的石珀项链,还浅笑着留下提醒:“如果在会议上遇到没法解决的麻烦,就让百闻记下来,送到甘雨那里。”皎白的月亮高悬在夜空中,四周闪耀的星辰点缀着夜幕中的白月,让其更显神秘飘渺。而此时灯火通明的总务司中,好几天没合眼的椰羊小姐正伏在桉前翻阅报表,准备明日所需的会议记要,清亮的紫眸时睁时闭,脑袋也倏忽点顿,好像随时可以昏睡过去。甘雨显然还不知道,凝光准备给她本就繁重的工作任务上,再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么……晚安,北斗。”凝光转身离开正厅。玉衡星刻晴正在北码头监督工程进度,天枢星不知所踪,其余四星尚未归港,诸多秘书忙忙碌碌。往生堂里,点燃安神香的钟离忍不住叹气。今夜何人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