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的平凡人生 第三十九章 黯淡
作者:孙来也的小说      更新:2021-05-04

  姚远下班时刚要离开,发现张蔷正捧着笔记本在门口等人。

  而且,看她的表情,自己正是被等待的那个人。

  张蔷毫不拖泥带水,开门见山道:“一起走?”

  “走……呗……”姚远天生就不太会拒绝别人,尤其是女人。

  张蔷笑了笑,把笔记本递给姚远后转身按了下电梯。

  同事们都忙着下班回家,倒是没人发现这新来的人事专员似乎和姚远挺熟。

  只有躲在远处的徐恩惠眼神阴郁的瞥着他们,直至两人进入电梯。

  下了楼,姚远见张蔷并没有朝着地铁站方向前进,而是走了相反的方向。

  他提醒道:“去华侨城走这边,有地铁。”

  “谁说要去华侨城?就不能让你请我吃顿宵夜?”张蔷转过身看着姚远,笑吟吟的说道。

  “能……”

  姚远心想着那天的超市解围,再次妥协了。

  张蔷还算地道,没把姚远当成凯子,只找了家中式快餐铺子。

  一碗馄饨和一碟小菜,加一起也不过20多块钱。

  “今天早上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等餐的功夫,张蔷问道。

  “恩,没想到会这么巧……”姚远揉了揉脖子,忙活了一天,不免有些疲劳。

  “其实我挺好奇,你似乎完全不打算争取这个岗位?”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我就是凡人一个,当不了领导。”

  张蔷对于这种混子思维很不认同,反驳道:“什么事儿都是自己争取来的,不试试怎么知道当不了?”

  “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

  “还是要掌握主动,学习,进步,积极生活,这才是健康的生活态度啊!”张蔷比姚远年纪大几岁,听到姚远有些丧气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自强的经历,让她时刻都充满着斗志,也坚信努力才是王道。

  所以对颇有好感的姚远,不免多说了几句。

  可她这种想法,显然太过主观了。

  姚远见服务员已经端来了馄饨,转移话题道:“先吃吧。”

  张蔷没再说话,拿着勺子开始享用这顿讹来的宵夜。

  姚远则愣愣出神,想着自己的事。

  计划给父母赚的钱已经赚到了,算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可惜,他并没有目标达成后的喜悦,反而有些空落落的。

  现在该干点啥?

  继续上班,还是彻底辞职去老实的假扮情侣?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怀里的电话却突然响了。

  打来电话的是姜欣!

  她现在应该在家里才对啊?

  “过来接我!”

  电话里的姜欣一听就是没少喝,舌头打结,吐字模糊。

  姚远的第一反应是给裴蓓打电话。

  姜欣继续朝电话里的姚远吼着:“不许给姓裴的打电话,你自己来,你收了钱就要干活!”

  因为吼叫的声音太大,连正吃着馄饨的张蔷都听到了。

  姚远也顾不得太多,毕竟刚拿了人家那么多钱,的确有责任当个挥之即来的跟班……

  “你说地方,我这就过去。”

  “十三……”

  撂下电话,姚远尴尬的朝张蔷笑了笑:“临时有点事儿,不能陪你了。”

  “女朋友?”张蔷放下勺子,瞳孔微张。

  姚远摇了摇头:“女性朋友,不是女朋友。”

  张蔷晃了晃头:“那我陪你一块儿去,刚好也很久没去十三玩了。”

  姚远沉思了几秒,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他对十三并不熟悉,的确需要个帮忙的人。

  十三酒吧,京城酒吧里颇有些名气,不论是硬件还是帅哥靓妹这种软件,都能排得上号。

  偶尔还能看到一些二线明星或是富二代出没于此。

  见到姜欣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把头发扎成高马尾的恶臭女孩眼神迷离的靠在沙发上,手里仍握着一瓶威士忌。

  把四十岁多度的威士忌当啤酒那么对瓶吹,饶是颇有酒量的姚远也不禁嘴角抽了抽。

  疯子。

  醉酒的姜欣神经已经无比迟钝,足足看了姚远七八秒才朝着他挥了挥手。

  “坐!坐这儿!”

  然后她又瞥见了张蔷,出言非常刻薄道:“阿姨你也坐。”

  阿姨……

  姚远后悔死了,就不该带张蔷来。

  更不该心存侥幸的觉着姜欣能够改邪归正,“恶臭女孩永远恶臭”从这一刻成了姚远28年人生中,足以和“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同等坚固的铁律。

  张蔷耸了耸肩,伏在姚远耳边道:“你们聊吧,我去玩一会。”

  看着张蔷的身影没入舞池,姚远松了口气。

  “她是谁?”姜欣冷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姚远。

  姚远反问道:“先别管她是谁,你是怎么回事?装病?”

  按照上次见面的情况和裴蓓提供的信息,姜欣明明不具备一个人来到此处的能力。

  “也就那个臭婊子和你这个烂好人才会信。”姜欣得意的笑了,笑靥如花。

  “没病装病……看来你真有病。”

  “别拿了钱还说这种话,如果我不装病的话,你会有钱拿?二十几万,靠你这种屌丝,一年都赚不到吧?”

  姚远靠在沙发上,把有些发酸的脚搭在了茶几上:“是啊,每个人的命不同,如果不是为了钱,我怎么会受你这份气?”

  话不好听,但姚远却说得很平淡。

  “你是不是在正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那个臭婊子?”

  姜欣说着灌了口酒,此时的她已经感觉到酒的辛辣。

  “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其实最傻的就是自己。”

  姚远抢过她手里的酒瓶,也跟着喝了大大的一口。

  不知怎地,见到恶臭女孩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要是真疯了也挺好。

  可惜,恶臭女孩是装的。

  姜欣凶巴巴的问道:“什么意思?”

  “之前我不懂,她那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同意“假装情侣”这么荒唐的治疗方案,现在我明白了,她是在陪你玩,甚至愿意花几十万找我来继续陪你玩……”

  姚远没再说下去。

  姜欣为什么称呼裴蓓为臭婊子,他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能让小花那种男人当司机的女人,不可能是傻子。

  既然她不是傻子,那么傻子自然就是姜欣自己。

  “呵呵……我才不信……”姜欣的眼睛瞬间黯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