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第92章 本宫心爱的人怎么会平庸
作者:八云绿的小说      更新:2023-05-08

  “来人。”

  温先生对他恭谨的态度表示满意。

  “给无咎笔墨伺候。”

  他善意地直接称呼赵错的字。

  “谢先生。”

  赵错在万众瞩目中迈步向着悬崖边的巨大石碑走去。

  ‘是时候祭出穿越者必备的横渠四句了!’

  想着快点回家的赵小公爷决定来个大的。

  “唯有真心之言才能写在碑上,这位赵公子是有些诗才,但一个修道者又如何能有我辈读书人的诚心?”

  看着自人群中走出的翩翩少年,不少书院学子议论纷纷,眼中大多带着怀疑之色。

  “赵师妹当年在碑上写下之言一个时辰才隐没,寻常之人留字几个弹指的功夫就不见,不知赵小公爷能做到什么程度。”

  “若是这厮一个字也写不下可就好笑了。”

  赵错毫不在意那些难听的话,自顾自地走到了立言碑之前,一名童生已经端来了笔墨纸砚。

  “多谢。”

  他道谢之后便拿起狼毫点墨,笔尖试探性的朝着碑面落去。说实话听着那些书院学生的话他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随着手中笔逐渐接近立言碑他整个人突然僵在了原地。

  好似能够穿云裂石的魔音自四面八方涌入了他的耳腔之中。

  ‘为天地立心?你有何资格在此大放厥词!眼中填满仇恨的你无所作为!’

  ‘还要为生民立命?五万余人你信手可救!为何在此迟疑不前!’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满口狂悖之言不见你知行合一!’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在他耳边炸响!刺耳的斥责声猛然灌入脑海中!让赵错一时间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这这这!”

  刚才还在质疑赵小公爷的书院学生们一时间也是瞠目结舌。

  “这赵错竟然真的没法在立言碑上留字?”

  “肉食者鄙!”

  “我大虞国公之子就是这种货色?”

  赵赏心此时也是脸色苍白,握紧粉拳不知该如何是好,后悔自己不该带弟弟过来书院。

  “呵。”

  刑部尚书司马玉轻蔑一笑。

  “诗写得再好但若心术不正也是无用之人。”

  温先生有些可惜地摇了下头。

  “没用的东西!”

  熏山最高处的阁楼中,正与一位儒衫老者对弈的红发少女冷哼了一声,淡金色的眸子透过重云看到了石碑前的少年。

  “娘娘何必动怒。”

  与她对奕的慈眉善目的长者轻笑了一声。

  “本宫那么喜欢他!下面的人报告说他来了书院,我也勉为其难地来陪老师你下盘棋,结果这废物还敢给我丢脸!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照太后面无表情地直接一把将身前的棋盘掀了。

  “莫要急于下结论。”

  和善长者抬起手挥了一下,翻倒的棋盘以及散落一地的棋子立即沿着落地的轨迹返回,黑白子各就各位。

  “这才刚开始怎么能断定这孩子就不行呢?就像娘娘你不把这盘棋下完,为什么就要确定自己已经输了呢?”

  ……

  ‘我到底是来熏山书院做什么的……’

  听着耳边还在不断响起的怒斥质问,两世为人的他眼中出现了迷茫,似是从梦中被叫醒但一时间又分不清虚实。

  “从何时开始我连数万人的生死都可以视而不见了?这不就和那个女魔头一样了吗?明明只要伸出手就能够保全他们的性命。”

  将赵错刺痛的是传入耳中的那句“万人性命抬手可救为何犹豫”。

  扪心自问的同时他心中又浮起了怀疑。

  拿着笔的手也开始剧烈颤抖。

  ‘我能做到的只是不让他人因我而死,但为不相关的人舍生是我该做的事情吗?取义成仁的英雄并不会是我吧?’

  ‘人活一生但求无愧于心!’

  振聋发聩的怒吼再次从他的脑海中炸开!

  ‘妄自菲薄非是君子所为!做你认为正义的事!问自己的心是否还赤诚不改!’

  “我要做我该做的事……”

  赵错浑浑噩噩的眼神立时变得清醒!他握着狼毫笔的右手再次落下,这次顺畅地在石碑上写出了一撇。

  “赵小公爷克破了心中魔障!”

  惊呼声在人群中响起。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温先生笑着颔首。

  “赵小公爷可是娘娘看重的人又怎会一无是处?”

  刑部尚书司马玉脸色不变的说了句。这不过是他随手挖的坑而已,失败了也无所谓。

  ‘本官就不信你还能写出什么惊世之言。’

  “就知道这种关隘拦不住错儿。”

  赵赏心长舒了一口气,端庄白皙的鹅蛋脸上露出了浅笑,看呆了周围的几个男学生。

  “为师说的没错吧?”

  高阁中的鹤发长者落下一子将照太后所持的黑子彻底击溃。

  “希望隋圣人在冻河狩猎上也能大杀四方。”

  太后娘娘撇过小脑袋再次将视线投向了立言碑前的少年。

  “生,我所欲也……”

  她轻声念出了赵错率先写出的那小半句话。

  ……

  “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赵错认认真真地将此时心中的想法写下,不过他也明白自己并没有这么伟大。拯救那五万余被牵连的无辜会让他有生命危险,但是从各方面来看仅是这么一次并不会置他于死地,所以他可以冒险作出如今的选择。

  ‘哪怕只是为了让自己心情舒畅也值得这么做。’

  若是救那些受牵连的无辜者的结果是必死无疑……赵错此时的决定说不定会完全相反。

  “好!”

  温先生激动地大声夸赞!

  “舍生而取义?这是大仁大义!无咎是有古之圣人风采!”

  “赵小公爷刚才所克服的竟然是为天下舍己身?”

  在座的众多学生一时间也是面露倾佩。大丈夫何惜一死是读书人说的,但也有千古艰难惟一死这一说!能在立言碑上堂堂正正写下此句,可证明赵错真有舍生取义的决心。

  “真乃国士!”

  “某甘拜下风矣。”

  “不愧是世代镇守锁妖城的赵家的继承人!”

  刑部尚书此时的脸已经黑了下来,不过接着又是轻叹了一口气,抬起手隔空对着赵错作揖。

  “生子当如赵无咎!”

  “什么舍生取义……”

  在场唯一皱着眉头的就是赵赏心了。

  “娘娘好眼光啊。”

  高阁中熏山书院的隋圣颔首赞叹。

  “本宫心爱的人怎么会平庸?”

  照太后高傲地扬起了小脸蛋,如果她有尾巴的话,此时定然已经翘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