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第207章 言听计从,任由摆布
作者:八云绿的小说      更新:2023-05-08

  恋上你看书网,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王妃也不想自己和先帝的事被宁王殿下知道吧?”

  赵错说出酝酿已久的台词后一下子舒服了。

  “你不能够……”

  宁王妃泪盈眼眶的看着面前笑容可怖的壮汉。

  她秀色可餐的柔媚脸蛋儿此时苍白到显得楚楚可怜。

  堂堂王妃之尊,此时却露出了凄凉无助的眼神,清泪不断划落。

  “嗯?”

  赵错看着她这副反应顿时也是一愣,随后了然的暗自点头,清楚了宁王妃的情况。

  ‘这个女人果然是向着宁王的。’

  他略微松了口气。

  宁王妃虽说与先帝有过联系,但是被情郎拱手让人这种事足以让她断了感情,现在心向宁王也没什么奇怪的。

  如此美人不是自己的东西好像有点可惜,但是赵小公爷又不是什么龙傲天,不会因为名花有主而嫉愤。

  “王妃何必泪潸潸?”

  赵错继续以征服者的强硬语气慢条斯理地说道。

  “只要王妃配合本官办差,你和先帝的事情某家会守口如瓶,反之……”

  他意味深长地顿住话语。

  “妾身……定对使者大人言听计从……”

  宁王妃强忍着不让泪水再滑落的哽咽着强笑道,她强颜欢笑着但美眸中却灰暗一片,出奇地她没有对这个男人的威胁感到愤恨。

  她知道如今受制于人是自作自受,因为所犯下的罪过会在合适的时机反噬,这就是她使宁王不能人道的惩罚。

  若是她当初没有狠心做出那种事又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呢?

  ‘大王若是知道我与先帝的关系,定会想到所患之疾是我所为,届时我该如何自处?’

  宁王嘴角扬起了苍凉的自嘲浅笑,心中对先帝的恨意更重,若非她看错人又何至落得如今半生凄迷?

  “王妃真的会对某家百依百顺吗?”

  赵小公爷的铁石心肠依然没有丝毫动摇。

  即使宁王妃捂着小嘴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小别枝方才说的话是至理名言,你死我活的事情没有善恶,怜悯敌人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使者大人……想要妾身怎么做?”

  宁王妃低着小脑袋抽噎。

  “先擦下脸吧。”

  赵错拿出一张手帕轻佻地直接放在了她的香肩上。

  “王妃此次回京是要当皇后的,开心一些嘛,某家又不会吃了你。”

  宁王妃默然不语地抬起手拿过他的手帕,但却不着痕迹地将之塞进衣袖,拿出了自己的帕子擦起了脸蛋。

  “原来如此,王妃娘娘刚才说的话是在哄本官呀,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言从计纳了吗?”

  赵小公爷眯起眼睛的质问道。

  她通过眼前这一事就能看出王妃心存抗拒。

  他现在要宁王妃任自己摆布,不只是要握住她的性命,连她的精神也要压倒。

  “是妾身失礼了……”

  宁王妃看着眼前这粗莽大汉,强忍反感地将他递来的手帕重新拿了出来,屏住呼吸地轻擦了下眼角与润泽的面颊。

  这帕子的面料细腻非凡,可她此时却莫名感觉是这个可怕壮汉在用粗糙的大手,无礼至极地强行抚弄着她的脸庞。

  她心中即羞愤又是悲凉,宁王担心自身之疾惹得她不快所以从未有过冒犯之举,而今她背着丈夫受别的男人侮辱……

  ‘若是换个人在这里的话宁王头上就要长草了……’

  赵错承认面前这个楚楚可怜的贵妇人格外诱人,他要说心里没点想法那绝对是假话,不过可惜的是他还不够卑劣。

  他要折了王妃的矜贵心气,也是通过一张手帕为媒介,其实他大可以直接动手。

  不过想来国师大人会对他失望所以还是要当个人才行。

  “王妃娘娘冷静下来了?”

  小公爷以瘆人笑容对着眼眶泛红的宁王妃。

  “使者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就是了。”

  宁王妃垂下视线说着。

  “看着本官。”

  还指望用现在的外表来恫吓她的赵错不容置疑的道。

  “大人有话还是尽快说吧,妾身若是太久你回到宴会上,那些姐妹就该过来催我了呢。”

  她轻抿薄唇的抬头说着。

  “多谢王妃提醒。”

  赵错颔首。

  “本官素闻宁王对王妃视若珍宝,你若是以性命相逼,可否让大王心甘情愿地入京呢?”

  宁王妃听完他的话心里立即得出了肯定的答桉,宁王就是担心她进京受辱才来到燕国,肯定也愿意为她入项京。

  她自认为己身绝非忘恩负义的无情女子,宁王这些年以来的照顾她后知后觉也是领了情的,如今似乎已经到了她该偿还恩情与赎罪的时候了。

  心中悲戚的她有了决断。

  “大王会为了我登基……”

  宁王妃低声道。

  “宁王与王妃的感情真令人羡慕呢。”

  赵小公爷轻笑着说出了让人感觉是威胁的话。

  “使者大人应当准备了给妾身用的药物吧?快给我服下便是,我会说服大王入京的。”

  宁王妃像是认命了似的轻声抽泣着,带着水气的脸蛋楚楚动人,名不虚传。

  “本官是想要王妃娘娘真心认为劝说大王继承大统是明智选择。”

  赵错才不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宁王殿下何苦为燕逆卖命,事败可就得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万一事成难道皇位还能轮到大王坐吗?”

  赵小公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够的,还得要连哄带骗。

  “大王暂时无法掌权,但是太后百年之后,皇位不还是你们家的?”

  宁王妃的美眸中泛起涟漪。

  她何尝又没有过这种侥幸念想呢?

  王权富贵不提也要保住最重要的性命呀。

  “王妃也认为本官说得有理对吧?”

  赵错注意到她神情的变化后继续说道。

  “只要王妃能够劝服大王,我一定在太后娘娘面前为你请功,让你稳坐皇后大位。”

  “使者大人做好接我们离开平京的准备就可以了……”

  宁王妃低着脑袋轻声说道。

  “多谢王妃……”

  他正准备拿出蛊虫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僵。

  “有个女人带着一位第七境强者已经到了门外!”

  一旁的庞二神色凝重地传音道。

  “陈妹妹你还没有画好妆吗?午膳已经上桌了哦,姐妹们都在等着你呢。”

  赵错听到声音的瞬间,本能地在宁王妃惊恐地注视下扑了上去,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王妃应该不会做傻事吧?”

  他面色冷酷地对着怀中的宁王妃传音。

  “本官这次是请了举火者前来的,你若是不配合,我只能除掉大王让楚治登基了!”

  宁王妃再次泫然欲泣,僵硬的丰盈身躯无助地软倒,委曲求全地不断点着小脑袋。

  “拜托王妃了。”

  赵错这才轻手轻脚地将她松开。

  小公爷这一举倒是让宁王妃有些迷惑不解了。

  她对于自己的容貌还是清楚的,这个粗鄙大汉难道不近女色?说起来直到刚才之前这人也没碰她一根手指头。

  “王姐姐你们先用膳吧。”

  宁王妃反应迅速的不好意思道。

  “妹妹的妆有些花了,还得重新打理一下才能见人,就别催我啦。”

  “陈妹妹乃是我七国第一美人,纵是素面不也艳压群芳?不如出来让姐妹们开开眼?”

  门外的女子打趣道。

  “王姐姐~”

  宁王妃面无表情但嗓音却娇嗲到让赵错起了鸡皮疙瘩。

  “好啦,姐姐就先回大堂等你过来好了,陈妹妹你可要快一些哦。”

  这句话落下后门外就响起了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使者大人也快些把要用来控制妾身的东西拿出来吧。”

  宁王妃深吸了一口气的说道,小拳头不自觉地已经握了起来,对他刚才的冒犯无法释怀。

  她这些年来可还没有被哪个男子放肆地搂在怀中过,宁王担心挑起她的欲念又无法满足,所以从不与她有肢体接触。

  先帝自更不必说了,那个男人或许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相处间一向是秋毫无犯。

  “这乃是奇蛊伤心蛊。”

  赵错张开手露出了一条赤色小蛇。

  “本官一念间便可让夫人承受碎心之痛。”

  “给我种下吧。”

  宁王妃平静地说道。

  “王妃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妾身已经决意劝说我家大王入京,使者大人是仁义之人,不会伤害我的对吧?”

  宁王妃语气轻缓地说着,她其实不恨这个如今可以将自己搓圆捏扁的男人,各为其主罢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对赵错还有些感激,因为他即使可以也没有侵犯她。

  她完全相信要是换了别的男人自己的清白就保不住了。

  “事成之后本官一定让王妃在京城依然体面风光。”

  赵小公爷真心实意地说道。

  “多谢使者大人。”

  宁王妃如玉的脸蛋儿上没有太多情绪波动。

  “我要给王妃下蛊了,不会弄疼你的,放松交给我就好。”

  赵错见她这么识趣也没兴趣扮演恶人了。

  他心念一动手中的赤蛇便飞了出去。

  一道红光撞入宁王妃胸口不见。

  “大人何时带我与我家大王离开平京?”

  宁王妃轻抿薄唇的对着身前的凶恶大汉说道。

  “燕逆召开所谓的天下英雄大会之后。”

  小公爷不紧不慢地说道。

  “妾身现在可以走了?”

  宁王妃轻点了头后低声询问道。

  “大王与王妃的住处有举火者坐镇吗?”

  赵错忽然问道。

  “没有。”

  宁王妃不假思索地说道。

  “燕国如今只有一尊举火者镇守王宫,另一位佛门世尊去了淮南国,说是要联络永照帝。”

  赵小公爷顿时满意地点了下头,虽然王妃给出的消息朝廷猜得到,但她的诚意到了。

  “我之后会去宁王府寻你,明天或者更晚,你要快点劝说大王。”

  “宁王府就在王宫对街……”

  宁王妃拧起细眉想要让他明白王府非常危险。

  她不想在府上背着丈夫见别的男人。

  这岂不成了红杏出墙了吗?

  “无碍。”

  赵错想向她传达的是自己无所顾忌的绝对自信。

  “既然使者大人这么说……妾身随时在房中恭候大驾。”

  宁王妃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反抗的资格了。

  “本官想在大虞皇宫唤王妃为皇后。”

  赵小公爷最后画了个大饼,而后对着一旁的庞二使了个眼色,二人同时消失在了屋内。

  宁王妃立在原地默然许久,眸光时而茫然时而决然,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她红唇动了几下后抬起玉手放在心口处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

  “你对宁王妃一点也不动心?”

  赵错与楚国师坐在平平无奇的马车中踏上返程。

  “我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人自然抵挡不住美色。”

  他用实诚的眼神与对面的小别枝对视。

  “你刚才可以直接占有她的。”

  国师大人好似随意地与他闲聊着。

  “我要是那样做了的话你就不会这样和我说话了吧?”

  赵小公爷确信地说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别过了头。

  “本座还以为,你会因为宁王妃那样的美人不属于自己,而心生嫉恨呢。”

  楚国师生硬地转移话题让他不由得失笑。

  “国师大人你在说什么呢?”

  赵错从容地道。

  “我上街遇到个美娇娘与别的男子谈笑,难道也要心生怨怼吗?宁王妃与我有甚关系?”

  他现在除了觉得宁王妃是个可怜女人外别无他想,他若真想要了,抬手就能夺取。

  “去给本座买你之前说过的那个什么杏仁酥。”

  ……

  “爱妃今日玩得可还舒心?”

  宁王府上,宁王笑容温柔地看着坐在餐桌另一端贵妇人,语气和缓地问道。

  “谢大王关心,不过你我如今的处境又怎么谈得上开不开心呢?臣妾只觉得前路茫茫。”

  宁王妃轻声说着。

  “再给本王一些时间好吗?”

  宁王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但是眼中有光。

  “大王真的丝毫不考虑入项京登基?”

  宁王妃适时说道。

  “此事本王早已决断。”

  宁王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摇头。

  “臣妾想过安稳日子。”

  她试探性的小声说着,但是她发现自己说出近乎央求的话后,他却眼睛都不眨一下。

  “爱妃应该理解本王的。”

  宁王放轻声音的劝说道。

  “与燕王兄起事,本王还有一线机会,爱妃你要相信孤。”

  宁王妃愣神地看着他的眼睛,忽然捕捉到了以前未曾发觉到的野望,这让本就满心焦灼的她心里发凉。

  她忽然不那么自信宁王会为了自己入京当那傀儡皇帝,她真的了解丈夫吗?或许……

  大王是为了获得陈家的支持才对她百般照顾?

  ‘不可能……’

  她安静了下来,不再提及入京登基称帝之事,世界变成灰色的同时她也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