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第213章 王妃攻略
作者:八云绿的小说      更新:2023-03-25

  恋上你看书网,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国师大人平时也对我这般温柔体贴就好了呢……”

  赵错听着她明显带着关切之意的话语不由得莞尔一笑。

  小别枝本就温和心善,会护着他并不奇怪,不过她能说出这种话显然还是记着广平府的夜晚。

  他的玩笑之言让楚国师面露愠色。

  “什麼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国师大人不用担心我。”

  小公爷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团逐渐将宽广平台笼罩的深红色火焰,宁王妃与安乐郡主彻底地被淹没其中。

  “快趁他们还不敢轻易出手,楚国师你将我送到火里吧,我或许可以对付七情蛊。”

  “我想不出你一个小修士能有什么法子。”

  楚别枝怎么会让他面对凶蛊,不再言语地持剑直面正前方的三位举火者,没人能看清她藏在白雾下的是怎样神情。

  “国师大人不出手的话,老衲可要先失礼了,万望见谅。”

  身着朴素僧袍的老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诸位真要与本座生死相向?”

  楚别枝冷声说道。

  “我拼着这条命不要,至少也能带着你们之中一人上路,何至于此?”

  “我等知晓楚国师天下第一女剑仙之威名,不过三个圣境还拦不住你一人?再不济只要等我徒儿举火也能将你留下。”

  蛊先生藏在青袍中的脸庞看不真切。

  “旁门小修安敢在此狂言?”

  楚国师以轻蔑的语气突然挑衅道。

  人族正统的四条修行之路是没有蛊道的。

  她作为道宗人仙,不可一世的说出这种话,可以轻松让蛊修破防。

  “我倒要看伱道宗能高高在上到几时。”

  古先生的语气沉了下去。

  “还请两位尊者与我一同出手将楚国师拿下。”

  ‘你且站在这里不要走动,我与他们过个几招,之后捉住机会就带你逃出去。’

  楚别枝沉重的声音在赵错脑海中响起。

  “国师大人……”

  赵错看着身侧的小别枝,又低头望向了不远处逐渐铺开的赤焰,不自觉地握紧拳头。

  他此时依然想着如何带着宁王一起离开燕国。

  所以他想在宁王妃身上赌一把。

  ‘不过不能楚国师不愿意独自离开,我也不能让他为我硬抗三位举火者,只能放弃计划了……’

  他满心不甘地轻叹了一口气,从宁国追到这里,最终却也只能以失败告终。

  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没有胜算可言。

  “宁王身上有着永盛尊者留下的印记,想要带他离开只能是天下英雄大会之后,但是这场大会又是死局……”

  赵错现在明白光靠他和国师大人是不可能带走宁王的。

  他最开始胜券在握是因为没有考虑过七情蛊的存在。

  以至于出现了眼前这即将爆发的没有胜算的圣战。

  “请吧楚国师。”

  两位佛门尊者率先化作金光向火红色的苍空射去。

  古先生则是拿出了一支骨白色的蛊笛。

  赵错身旁的楚别枝也消失了。

  “呜~”

  急促的笛声响起,五光十色的各色蛊虫在古先生周身盘旋,化作一道椭圆护盾将自身完全笼罩。

  一道凌厉的苍白剑光向他斩去,但这一击似乎只是佯攻,并未能破除他的防御。

  下一刻那道裹挟着楚国师的白雾已经到了上空胖和尚的身后。

  “永晖师弟小心!”

  永盛尊者拿出方才被刺穿的金钵打了出去。

  “不愧是大虞国师,但是想要以一敌三未免太狂妄了,师兄我们一齐出手。”

  胖和尚永晖险之又险的避开楚国师的斩击。

  他抬起的右手带着大日般耀目的炽热光芒拍向了面前的白雾。

  楚国师立即抽身撤离,剑啸声咆哮间再次袭向了古先生,立即就有一片蛊虫无力地落了下去。

  “好强……”

  古先生脸色难看的自一片黑压压的蛊虫中显出身形。

  刚才的短暂交锋中他就已经吃了点小亏。

  这种强大让他想到了照太后。

  “二位尊者,我等一同出手,不然一时半会是拿不下她了。”

  他觉得要是继续让楚国师分别与他们三人过招,不说被逐個击破,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赵错深吸了一口气地看着上方。

  楚国师逐渐落入三位举火者的合击之中。

  不一会她就只能依靠卓绝的速度以闪躲勉强对敌。

  “快给本王来人呀。”

  所有人都在举火之威的压迫下不敢轻举妄动之时。

  宁王忽然用憎恨的眼神看向了独自立于原地的那名粗鄙壮汉。

  “将这细作拿下!”

  他呼吸凌亂地抬起手指着赵错说道。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宁王现在满脑子里都还是前天晚上的事,他从没碰过的娇妻就被这莽夫夺走了纯洁!

  一想到这里他就恨得双目通红!

  “大王出卖嫡妻的本事真是令某家佩服。”

  赵错用嘲弄的眼光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宁王。

  “还不将这魔后鹰犬拿下?”

  燕王沉声喝道。

  “遵命。”

  隐约间有一声音嘶哑的男子回话。

  赵错不为所动地立于原地。

  忽然一道镜光闪烁!

  “嗯?”

  一道身着劲装的年轻人被定格在了赵错身前,庞二手捧明镜缓步走了出来,将袭来之人纳入了镜中。

  “道宗人仙炼制的法宝吗?”

  燕王脸色不变。

  “纵是第七境的强者手持法宝,又岂能挡住千军万马之军势?寡人的亲军一直在山庄之外。”

  位居七大藩王之首的他以轻描淡写的语气对着赵错说着。

  “你二人若还要体面便自缚双手吧。”

  赵错知道他说的是实话,除了超凡入圣的举火者可以孤身灭国,此外纵是第七境到了万军之中也只剩下以一当百的匹夫之勇。

  这也是为什么在淮南国时永照帝被他带着骑兵追得狼狈逃窜。

  兵者乃国之大事。

  “王兄还请将此贼交由我处置。”

  宁王的语气中满是对赵错的入骨恨意。

  “寡人贤弟的话你们没听到吗?带兵将此二人拿下,送到宁王府。”

  若是放在平时燕王会招揽一下赵错以彰显王者的包容气度。

  不过现在他当然不可能让宁王不痛快。

  孰轻孰重是要分清的。

  ‘该作出选择了……’

  赵错抬头看着穹顶之上的圣者战场,早晨的浓云此时早已被卷碎,令人心中压抑的压迫感笼罩在上空。

  “其实也根本没得选。”

  他低语着。

  用命向龙脉蛊虫借来力量这种事他绝不要。

  太后娘娘还在等他回去,赏心姐要是知道他死了该有多伤心?国师大人也想要他活着。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

  赵错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台上愈演愈烈的深红色火焰。

  其中酝酿的恐怖威势已经不弱于举火者。

  七情蛊即将重现世间。

  “阻止她。”

  他忽然在所有人愕然地注视下化作了一道粉色焰光,径自掠向了已经变成火海的高台,去意决然。

  “难道是想自我了断……快拦住他!”

  燕王愣了一下后立即说道。

  他从古先生那里了解过就是举火者试图阻止凶蛊复苏也会碰一鼻子灰。

  这个细作明显修为低微,扑向七情蛊可不就是找死吗?不过出于谨慎他不准许有人靠近安乐郡主。

  “庞先生!”

  赵错大声唤道,庞二立即举起手中的明镜,定住了空中的一道身影。

  ‘国师大人应当能坚持个半个时辰,只要我能阻止七情蛊出世,一切都还有转机。’

  他命宫中的金色小虫子此时已经是战意澎拜。

  小公爷不是想用命去借凶蛊的力量。

  而是想要放它去和七情蛊斗。

  “还未完全成型的七情蛊应当不是龙脉蠕虫的对手。”

  他如此行事其实也只是一种冒险,相信龙脉蠕虫能够与以往一般保护自己不受蛊虫伤害,再如何他也不至于丧命。

  “放箭!”

  这时聚义庄之外的大军也已经涌入了会场中。

  在燕王的一声令下箭雨落下。

  赵错早已不见踪影。

  “该死的!”

  宁王看着消失在火海中的赵错顿时捶胸顿足。

  “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上空传来怒斥。

  “国师大人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楚别枝没有慌多久,在感受到赵错的气息并没有消失后,又全神贯注地与三圣交锋。

  她的实力与照太后的差距并不大,当初那个女人能在她与伯鸾妖女的围攻下支撑大半个时辰,她不至于做不到。

  不过时间再拖得长一些她今日恐怕真的要折戟沉沙。

  “好闷……”

  赵错在投入火海中的瞬间就几乎失去了意识。

  他感觉自己不是要火中取栗,而是坠入了茫茫大海中,所能感知到的周围一切变得无限大。

  忽然间一声惊雷般的龙吼让他惊醒了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赵错从迷蒙中猛然睁开了眼睛。

  映入他眼中的不是深色赤焰而是灰暗的花铺地。

  一只彩蝶悠然从他眼前飞过,扑鼻而来的花香真实不虚,而眼前的一切不可能是真的。

  “我是来到了宁王妃或者安乐郡主的记忆中了?”

  他疑惑地拧起了眉头。

  因为龙脉蠕虫有着操纵时间的能力,所以也赋予了他一种可以感知时间流逝的被动能力,他现在似乎处于一处时光长河放缓了流速的地带中。

  “既然时间被无限放慢乃至暂停,那我应该可以仔细探索一遍这片空间,宁王妃与安乐郡主应该也在此地。”

  赵错自语着,又将意识沉入了命宫,而后嘴角扯了一下。

  龙脉蠕虫此时不知为何又意兴阑珊地躺平了。

  而热恋蛊很是激動地盘旋着。

  “你们两个搞反定位了?”

  他一脸纳闷,一只三品热恋蛊还想打十害中的七情蛊?你说这能打吗?

  “不管了,当务之急是找到宁王妃,绝不能让安乐郡主举火。”

  赵错环视周围一圈然后沿着小道向着外边走去。

  出了花圃之后就是一条通向华贵阁楼的长廊。

  他快步走进西蜀风格的建筑后停住了脚步。

  “这是……”

  出现在赵错眼中的是一座小学堂。

  这里的学生只有一个,是一位看上去四五岁的小女孩,稚气精致的脸蛋让他感觉熟悉。

  毫无疑问是宁王妃。

  “我是在宁王妃的记忆中?为什么会是她,安乐郡主呢?”

  赵小公爷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继续看着眼前这一幕,小宁王妃被女先生教导着为人之道。

  “有容小姐,女子最重要的是自爱自重,你以后要成为一名检点的淑女。”

  “学生谨记老师教诲。”

  小女孩认真点头。

  “有容?宁王妃的闺名吗?好名字。”

  赵错回味了一下后认同的点头。

  “这就结束了?”

  突然间眼前的女童与先生都不见了。

  就在他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命宫中的热恋蛊更加着急了,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其放了出来。

  “热恋蛊与王妃身上的痴情蛊还能产生什么反应不成……”

  他的话语未落,从命宫出来的水晶蝶向前振动翅膀,一扇桃木门凭空出现并且洞开。

  “这才是正确的玩法?”

  赵错一下子懵了,跟着热恋蛊穿过了木门,来到了气派的餐堂。

  长大了一些的小有容与家人共享晚宴。

  坐在主位的父亲开口了。

  “盐儿,筷子怎么拿的?身子坐正!”

  幼年的宁王妃连忙坐直身子,笨拙但优雅地动着筷子,家风之严可见一斑。

  “盐儿是乳名吧?”

  赵错安靜地旁观全程。

  眼前一家团聚的温馨一幕很快消失。

  热恋蛊迫不及待地又向前撞开了一扇桃木门。

  “原来如此……”

  赵错恍惚的呢喃了一句。

  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通向何处了。

  安乐郡主此时恐怕正走在与他同一条路的前方。

  “宁王妃记忆的尽头,应当就是聚义庄中的火海,要赶在安乐郡主之前抵达终点。”

  赵错猜测这应该是七情蛊降生的最后一道关隘,只要安乐郡主走过去了,她将以十四幼龄高举圣火。

  “国师大人正在苦战,时刻都有性命之虞,我必须尽快。”

  他忽然又将注意力锁定在了命宫中懒散的龙脉蠕虫。

  这货一进到宁王妃的记忆世界就没了斗志。

  似乎是虚假的一切让它感到无趣。

  “既然所见所闻皆是虚幻不实,我在此动用龙脉蠕虫的时之力,应该不会受到反噬吧?”

  赵小公爷有了一個大胆的想法。

  他要以倍速观看宁王妃的记忆节点。

  如此必然能够在安乐郡主之前抵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