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狐九变 第360章 归乡
作者:海风儿的小说      更新:2024-05-27

  一恍十日过去,灵风的一鸣冲天,未影响他的生活规律。

  大长老未找他问话,他的惊人表现似乎不惊人。

  唯一变化,他的袍服袖口一品剑士标识。

  灵风从刑师兄口中,知道白家祖孙一直未归,他亲自去往一次果然未归。

  他的心情颇感无奈担忧,不知白家祖孙,迟迟不归是不是遭遇了碍难。

  灵风等候包长老的消息,包长老出了远门,只有等到包长老归来,他才能获得回家探亲。

  文灵儿主动说过,可以离开探亲一月,但是一听包长老允诺过他,建议他等候包长老。

  灵风明白文灵儿的意思,包长老给他假期,更能加深亲近。

  清晨,灵风离开坟地,回到天剑庄居宅。

  随意走入,猛然看到院中有人,平凡外貌,正是他企盼的包长老。

  包长老伫立观赏院中花卉,扭头和善一笑。

  “灵风拜见长老。”灵风喜悦的上前恭敬见礼。

  包长老点头,和颜道:“小子,我一回来,耳闻的惊心动魄,你小子吞了我的丹药,一飞冲天?”

  灵风诚挚道:“长老,灵风的修行成果,您老占了一半的成全大恩。”

  “哦,你仔细说说,怎么个一半?”包长老神情庄重问道。

  灵风心语说出了石龙灵穴的秘密。

  包长老毫不犹豫,让灵风带他去看看。

  灵风只能引领包长老出庄去往坟地,找到那眼秘藏的青石板灵穴。

  包长老俯视土穴中的青石,神情凝重,没有入内的以身相试。

  灵风奇怪,解释:“长老,坐在青石上才能吸纳阳元灵气。”

  包长老扭头瞥视,庄容道:“小子,你真的常在此穴修炼?”

  灵风点头道:“我常坐在青石上修炼,吞用长老给予宝丹,坐忘二十天,一飞冲天。”

  包长老俯视穴中青石,说道:“小子,你坐在青石上修炼。”

  灵风不解的哦一声,飘身入内盘坐在青石上,修炼至阳玄骨。

  稍许,抬眼望去,看见包长老庄重神情。

  “长老,灵穴有何不妥吗?”灵风忍不住问道。

  “你上来吧。”包长老说道,灵风应声出了墓穴。

  他才立身,包长老一指墓穴庄重道:“小子,此穴非是阳朔灵穴,而是火龙煞穴。”

  “火龙煞穴?”灵风吃惊重复,顾名思义非属吉祥之物。

  包长老庄容道:“龙脉灵源分为灵穴和煞穴,龙脉灵穴孕生纯灵仙元,龙脉煞穴孕生魔煞灵气,生灵沾染此穴灵气,魔性大发的暴燥好斗,乃是大凶之穴。”

  灵风听了吃惊非小,他俯视墓穴,置疑道:“长老,我在青石上修炼很久,并未发生不妥,我的心境一直平和。”

  包长老说道:“我是灵寂中期,对于各类灵气的感觉敏锐,一接近此穴,我禁不住心烦意燥,按道理你在此穴修炼大害之事,但我观察你的修炼正常,令我费解。”

  灵风听了默然,暗忖莫非自身天生鬼道,不惧凶煞之穴的魔性。

  包长老又道:“小子,你是奇异之人,即然此穴对你有益无害,那你可以继续修炼,但不可接引别人来此穴修炼。”

  灵风一怔,迟疑一下,说道:“长老,即然此穴大凶,那不如毁了免得害人。”

  “毁了,你小子说的轻松,龙脉灵穴和龙脉煞穴乃是天地孕生,穴眼或许孕生通灵神物,毁灭龙穴遭到反噬。”包长老庄重的警告。

  灵风一惊,他相信包长老所言,原因包长老没必要骗他。

  他忽的有了联想,问道:“长老,您说龙穴有通灵神物,百花谷的龙泉灵脉有通灵神物吗?”

  包长老神情一肃,说道:“龙泉灵脉乃是本门禁忌之秘,我不敢回答你,日后你也不要向人乱问,否则你死的冤枉。”

  灵风听的心头惊懔,包长老不敢言,莫非元婴老庄主的杀令禁忌,自己还真得管住嘴。

  “小子,火龙煞穴对于你大吉,希望你能借此穴创造奇迹,尽早与我并肩共勉。”包长老温和勉励。

  “长老,我当努力。”灵风诚挚回应。

  “好了,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你要归乡探亲,两个月吧,我通知百善堂做保。”包长老善解人意的主动说话。

  “灵风恩谢您了。”灵风听了大喜,哽声跪下了。

  包长老俯视他,温和道:“小子,人间亲情牵人心,人间的富贵醉人心,你记住了该舍的一定要舍,你不想回来那就害了我喽。”

  “长老放心,灵风不会的。”灵风忙承诺保证,抬眼间包长老己然远去。

  他心中感激的起身,仔细掩饰好古墓,匆匆返回了天剑庄。

  百善堂报备,灵风离开天剑庄归乡。

  途经白河镇,没见白芸归来,情绪失望的踏上旅途。

  行出数十里,灵风又折向深山,去往百花谷面见师傅告辞。

  回到文灵儿洞府,灵风走入看见巨犬,亲切的招呼:“阿玉师姐。”

  巨犬阿玉轻吠,起身走到灵风近前,亲昵触碰。

  灵风微笑的伸手抚摸,抬头呼唤:“师傅,弟子来告辞归乡。”

  文灵儿亭亭玉立,美靥恬静,秀眸温柔凝望。

  “你进来。”文灵儿轻语,转身走回洞府。

  灵风大步走去,进入洞府跟随进入文灵儿居室。

  “师傅,弟子两个月回来。”灵风随意说道。

  文灵儿轻嗯,走到书橱,伸手取下多个竹简,转身面对灵风。

  “适合你的灵寂期仙法,你牢记再走。”文灵儿温柔道。

  灵风意外,望着竹简不知所措,内心纠结一下,实话道:“师傅,我偷观过。”

  文灵儿愣怔,默然点头,转身放回。

  “师傅不要生气。”灵风愧疚不安的低语。

  文灵儿转身,轻语:“我是你师傅,早晚应当传授,不用在意,我送你出谷。”

  灵风轻嗯,尊重的侧身让文灵儿先行,跟随走出洞府,经过院子向阿玉招呼。

  两人走出院门,灵风落下半步行走,默默走在熟悉的路途。

  途经养护的花田,文灵儿止步观望。

  灵风看见花田有侍弄的痕迹,问道:“师傅侍弄的花田?”

  文灵儿点头,轻语:“你在花田,厌烦过吗?”

  灵风摇头道:“弟子从未厌烦过。”

  文灵儿转身行去。

  灵风跟随,一直默默走到出谷口。

  “出外谨慎,莫要忽视门规,你头一次回家,或许遭到暗中监察。”文灵儿嘱咐警告。

  “弟子谨记。”灵风回应。

  文灵儿恬静的默然摆手。

  灵风飞身启程远去,百米回首,望见文灵儿还在伫望。

  他心暖的笑容挥手致意,回头继续远去,直至消失在文灵儿视野。

  ......

  大路通南北,秋风送爽的时节,灵风平民布衣的归乡途中。

  九年了,他离开家乡和亲人己经九年多。

  九年的岁月恍如一场大梦,当年的乡土小子,成长一身异能的奇人。

  灵风归心似箭,仙术急驰日夜兼程,五日回到了故乡。

  故乡说不上遥远,灵风却是不敢私归。

  天剑庄门规森严残酷,私归不但他获重罪,故乡的亲人也会牵累的灭门。

  因此无论多么的思念母亲,他只能梦回故乡。

  灵风心情激动的冲入村庄,冲入家门,随后怔住了。

  家的变化不大,可是看见的人口陌生,七名破旧布衣的男女,不见母亲。

  “大兄弟,你有事吗?”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肤汉子友善询问。

  灵风压住心头的忐忑,温和道:“大哥,这家是姓李吗?”

  “原来是的,现在姓王。”黑肤汉子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说道。

  “姓王?那姓李的去那里了?”灵风吃惊的急问。

  “原来的李家人做了大官,都搬去了江州。”黑肤汉子回答。

  “江州?李家人什么时候去的?”灵风一听家人平安,心头顿时一松,忙又问道。

  “五六年了吧,李家长子入军立功,做了很大的官,后来接他娘和妹妹去了江州。”黑肤汉子打量着灵风回答。

  灵风点头,问道:“请问大哥,李家长子在江州做了什么官?”

  黑肤汉子疑惑问道:“你是不是李灵风呀?”

  灵风一怔,点头道:“是的。”

  “哎呀,原来是二老爷到了,小人眼拙,眼拙呀。”黑肤汉子突的满面惊喜,卑微的说道。

  灵风意外,却见黑肤汉子急步走来,欢喜道:“二老爷,小的王良,当年李家老夫人走时留下话,若是二老爷回来,一定要小的送去江州,这么多年了,小的以为二老爷不会来了。”

  灵风发愣,黑肤汉子的态度急变,莫名其妙,尤其‘二老爷’的称呼扎耳。

  他一转念明白了,李家出了官员,平民百姓见了官都是称‘爷’。

  “二老爷,小的这就去弄辆车送您去江州。”黑肤汉子欢喜说道,那样子好似捡到了宝贝。

  “不用麻烦大哥了,江州我可以自己去。”灵风温和回应。

  “那不行的,当年李老夫人可是亲嘱小的送二老爷。”一听灵风不让送,王良顿时变颜的急说。

  灵风一笑明白他的心思,他依恋的看了看旧居,说道:“大哥,我兄长在江州做了什么官?”

  “大老爷当初是军中牙将,这些年应该是升官了吧。”王良恭敬的回答。

  “大哥,谢谢你了,这个你拿着。”灵风温和说道,手一伸抛给王良一颗黄豆大的金豆子。

  他此次归乡,百善堂按规矩,发给了金叶子金豆子,做为出行费用。

  灵风经过多年的隔世修行,对于身外财物不怎么在心了。

  “哟,小的谢二老爷重赏,二老爷请稍候,小的去去就回。”王良得了金豆子惊喜说道。

  “不必了,大哥留步。”灵风转身向外走去。

  王良急追出门时,发现刚出门的灵风,不见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