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0576章 秦易的要求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2-10

  站在姜心月的角度上,她是绝对不希望看到秦易去做青罗宫主的。显然,她也不希望,秦易被绑在月印山,疏于武道修炼。

  一旦秦易做了青罗宫主,肩膀上的重任就会约束他,束缚他,让他无法追求武道更高境界。

  这对秦易的天赋来说,无疑是一种扼杀。

  姜心月轻叹一声,美眸中带着些许惆怅之意,站在高处,望着青罗国的山河依旧在,叹道:“秦易,我实没想到,这一战之后,我们还能如此安逸地站在这里,享受着温馨的阳光,享受着这太平安宁。只可惜,很多人再也享受不到了。”

  秦易黯然,战火开启之后,烟罗域各国山河破碎,青罗国的局面,都还算是好的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因此丧命,阴阳永隔。

  姜心月伤感的,必然是姜家王室,是她那些血脉亲人。

  “心月,你不会记恨我,放走了修罗大宗那些人吧?”秦易问道。

  姜心月微笑摇头:“那是云家做的孽,云家早就用鲜血偿还了。修罗大宗的人虽然该死,但你不杀他们,也有不杀他们的理由。”

  “我不杀他们,并非仅仅是因为宽恕。而是因为,我们能赢得这场战争,靠的只是意外因素。若是赶尽杀绝,日后引来疯狂的报复,月印山也好,烟罗域各国也好,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去。”

  借助山海蛟夔的力量,那也仅仅是这一次了。山海蛟夔马山就要离开烟罗域。一旦他离开,秦易便没有任何可借之力。

  虽然借这个机会,秦易用逍遥符控制了神弃之地几个首脑,但万一这些人要拼个鱼死网破呢?

  万一这些势力,换一批首脑呢?逍遥符的约束,就将失去意义。所以,秦易觉得,这个阶段,杀戮并非解决问题的关键。

  当然,还有一种极端的选择,那就是让山海蛟夔对神弃之地的生灵赶尽杀绝。

  但这种选择,的确过于极端。

  秦易并不希望,自己与山海蛟夔的关系,仅仅是把人家当成刽子手。

  杀上一个两个,杀上十个百个,或许问题都不大。但要大开杀戒,杀上数万数十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山海蛟夔就算欠他人情,也肯定会有疙瘩。这种杀孽,多多少少是有伤天和的。

  当然,还有一个关键原因,留下神弃之地的势力,也是对大学宫的一种制衡。

  不管以后情况如何,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大学宫也好,神弃之地也好,肯定会消停一段时间。

  这一战之后,烟罗域至少可以安享百年太平。

  姜心月虽然没有想到这么多,但是对秦易的决定,她也并没有过多苛责。说到底,她姜心月的直接仇人,也压根不是修罗大宗。

  一双美眸在秦易脸上,凝视了许久,姜心月忽然道:“秦易,你的事,我从来就没有多嘴问过一句。现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秦易笑道:“什么?”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修为,到底达到什么层次了?”姜心月对这个问题,的确十分好奇。

  能够将叶龙池那种强势的天才都打败,这份实力,的确让姜心月心服口服,也知道自己纵然再怎么好强争胜,也肯定无法和秦易比拼了。

  “单论修为境界的话,仅仅是道基境高阶而已。不过要论实际战斗力的话,道胎境中阶修士,也未必能奈何我。不过,要是正面硬扛道胎境高阶的话,肯定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所以,像修罗王这种大拿,我暂时还没有与之正面对抗的本钱。”

  秦易对姜心月,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他也知道,在烟罗域,修罗王和百川宫主,他暂时都无法与之对抗。

  不过,有了山海蛟夔赠送的那枚进阶版的鳞片后,一切又另当别论了。就算无法正面对抗,秦易相信,自保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姜心月的小嘴儿微微张着,显然,秦易的这个回答,已经让她深感震惊了。

  也就是说,秦易的实力,除了修罗王和百川宫主之外,在烟罗域已经可以无视任何人!

  “好吧,我现在知道了,像你这种家伙,天才这两个字,的确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秦易,下一步,你应该就打算离开烟罗域,去外面闯荡了吧?”姜心月幽叹道。

  “不去外面走走,终究是不死心的。”秦易呵呵一笑,“不过,现在这个时机,还未成熟。”

  “时机还没成熟?以你现在的实力,在外面虽然不说呼风唤雨,立足肯定不成问题吧?大学宫那些高层,很多都是来自域外的,他们实力也不没比你强到哪里去。再说,他们年纪一大把了,潜力方面,更没法与你相比啊。以你的天赋,我就不信没有伯乐相中你!”

  秦易笑了笑:“你莫忘了,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烟罗域出身的原罪,有罪族标签。当然,这些困难,也吓不到我。我说的时机没成熟,并非因为这个。而是现在烟罗域的局势还没有彻底明朗,我也需要做一些准备才行。”

  秦易骨子里,并非薄情之人。

  他也知道,自己能够顺利走到这一步。和月印山的支持也是大有关系的。如果没有青罗宫主和邵鹏举的鼎力支持,他的武道之路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所以,作为回报,他绝对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即便要走,也得将事情理顺了才行。

  这是秦易做人的原则。

  当然,自己的亲人,同样需要安顿。尤其是姐姐秦贞,秦易必须给她一些安排才行。

  他可不希望,自己一走,烟罗域的局势人走茶凉。那些人又反反复复来惹是生非。

  秦易绝不希望,自己一走局势立刻变成烂摊子。

  要走,也必须走的放心。

  姜心月心头微微有些怅然,她当然知道,秦易的未来肯定不会在烟罗域。可是真知道他要离开,姜心月还是怅然若失。

  此一别,有可能便意味着,她姜心月与秦易之间的沟壑,一下子拉开了。她这份从未表露的心意,恐怕从此就将成为一段刻骨铭心的相思。

  可是,她还能怎么办?

  告诉秦易?用情感绑缚秦易?且不说秦易对她有无这种男女情愫,就算有,她又怎么忍心用感情绑住秦易?影响他的大好前程?

  所以,这番心思,在姜心月心里头反复煎熬着,却终究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