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0785章 一坛美酒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2-10

  嘭!

  银蓝色光华形成半圆球面,以七杀剑剑尖为中心将秦易覆盖。

  三长老亦是同样被自己绿色光芒笼罩,两人面庞皆是被照亮。

  诡异一幕出现,方才被直接掀飞出去的秦易,此刻竟是在半空之中稳住身形,与三长老形成僵持之势。

  “这……这怎么可能?”

  “一个道胎境一阶的毛头小鬼,居然抵住三长老攻击,还能短时间内不分上下?”

  “老天爷!告诉我,是我眼睛出了问题吗?那小子不是应该被三长老打得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吗!”

  然而,现实还是给了这些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易确是抑制住了三长老狂暴的攻势,甚至在短时间内与三长老平分秋色。

  此刻,别说是赵家众长老,就连赵伯亦是忍不住动容。

  当初月弯海上,秦易对战薛煌,赵伯还是有些印象的。

  道胎境一阶的薛煌,对阵半步道胎境的秦易。虽说最终秦易取胜,可赵伯却清楚记得,秦易赢得并不轻松,甚至还动用不少底牌。

  可如今,他却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抗住了道胎境四阶强者的致命一击!

  无论如何,这都是有点颠覆赵伯的预估了。

  不过,这种僵局并未持续多久。仅仅数息时间,二人交锋中心爆发出强大力量,秦易再度被狂暴的力量轰飞。

  这一次,他却不像上一次那般能轻松落地了。

  身躯重重撞在地面上,巨大力道砸在他的后背,骨节断裂的脆响显得格外刺耳。

  噗。

  秦易面色一白,再难压制体内伤势,吐出一口鲜血。

  “太好了!我就知道,三长老大发神威,必然克敌制胜!”

  “这小子这样嚣张,我还以为他有多么厉害。看来也是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啊!”

  “没错!刚才那一击,肯定是他拼了命,才会有这样的效果!现在他倒地不起,只能任三长老宰割啦。”

  “哼!拼命一击又如何?你看三长老还不是毫发无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啊!”

  噗!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贬低秦易,顺带吹捧三长老的时候,大殿之中再度传来吐血的声音。

  这一道声音,听在众人耳中,是那么的刺耳。

  虽然不愿意,可他们还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三长老。

  只见三长老嘴角挂着一缕血迹,身前更是有一片血迹。这殷红的颜色,在秦易身上看起来是那般可笑,可此刻挂在三长老嘴角却显得这般触目惊心。

  目光再度下移,所有人尽皆瞪大了双眼。三长老那枯瘦的手臂竟是在微微颤抖,那垂下的手掌衣袍上,还有明显的烧焦痕迹。

  “三长老?这不可能!”

  “区区一个半步铅丹的蝼蚁,居然伤到了三长老?我一定是在做梦!”

  可无论他们信不信,现实就摆在眼前。

  就在秦易出招之时,体内天火道源似是感受到了秦易炽热的战意,瞬间被激发,附于秦易的七杀剑之上。

  一剑下去,带着神秘天火的力量,与三长老形成了对峙。

  然而,天火虽强,却终究受到了秦易自身境界的限制。如若不然,方才那一击,三长老必然粉身碎骨,被烧为灰烬。

  即便如此,三长老仍旧大不好受。而且伤势不轻,以他现在的状态,原本仅剩不多的寿元,只怕瞬间要缩短一半。

  面对此等局面,三长老内心几欲疯狂。他脸色阴沉似水,翘起的嘴角轻微抖动,目光森然恍如一条毒蛇。显然,此刻的他,已经暴怒。

  “小畜生,竟敢暗中阴我。老夫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三长老拳头陡然间紧握起来,骨节劈啪作响。身上的杀气仿若化为实质,朝着秦易碾压而去。

  这个时候,原本倒地不起的秦易,身躯微微颤动一下,旋即手中七杀剑猛然往地下一插。借助七杀剑支撑力量,他竟然再度站了起来。

  与三长老阴森暴怒不同,此刻秦易却是面带微笑,他平静注视着三长老。目光之中,不无挑衅。

  “老家伙,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想做一只长寿的王八。可如今美梦破灭了,是不是很不爽啊?”

  秦易嘴角咧开一抹讥诮的弧度,极尽嘲讽的一句话,终于让三长老彻底丧失了理智!

  三长老那银白色的头发倒竖,一双眼睛变得猩红。阴森的眸子盯住秦易,咬牙切齿道:“老夫必杀你!”

  秦易哈哈一笑,仍旧是浑然不惧。提剑强忍身体剧痛,竟是想要再度冲向三长老。

  就在这时,一只黝黑的手掌伸出来,拉住了秦易。

  赵伯目光平静地看着秦易,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秦易目光微凝,眼见赵伯手指一伸,一个酒坛竟是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是?酒!”

  赵家众人一见此物,俱是面色大变。

  赵家嫡系血脉,对酒都有着本能的恐惧。非是他们不爱酒,而是他们身体不允许他们与酒有任何接触!

  这一点,在那荒岛之上,赵伯已然向秦易证明。

  如今,一大坛美酒泥封未开,端在赵伯手中,赵家众人无不变色。

  “赵默,你好歹也是我赵家子弟。居然想用这般卑劣的手段对付家族?你不怕遭天谴吗?”

  三长老见到赵伯手中那坛酒,亦是立即顿住了身形,满脸忌惮地盯住赵伯,大声呵斥道。

  赵伯不为所动,只见他毫不犹豫地将泥封拍开。浓郁酒香瞬间散逸而出,在秦易闻来自是好酒。可在赵家众人看来,却是致命毒药。

  就连赵伯自己端着这坛美酒,也是眉头紧皱,神色之间有着一抹痛苦闪过。

  “默弟,你这样做,让为兄着实痛心。”

  赵家主显然也是难以招架这种气味,身为武修,他们不怕流血,不怕受伤。可这种奇痒无比的感觉,却是难以忍受。

  赵家主那痛苦之言,换来的,却是赵伯淡淡的冷笑。他面色平静,不紧不慢道:“百年未见,今天回来,自然需要准备一点礼物给你们。”

  言罢,赵伯手臂一抖,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酒坛旋转着飞到半空。

  旋即,赵伯一掌拍出,酒坛应声而裂。甘醇的美酒顿时如同下雨一般,喷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