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1630章 疯狂张先生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2-10

  唰唰!

  又是两枚丹药,出现在秦易手中。将其捏碎之后,他就准备将药力,送入唐夫人的身体之中。

  这是解毒的最后一步,同时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扑通!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根忽然一动,听见外面似乎有人倒在了地上。

  啪!

  紧接着,房间的大门直接被人冲开。

  张先生面目狰狞,无所顾忌地从外面冲了进来。他的双手不断挥舞,漆黑色的毒物,直接就将房间全部遮蔽了。

  “苏姑娘,在下这边脱不开身!”

  秦易大声喊道:“这边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秦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苏雨灵答应了一声,旋即,她又是将更多的灵力,注入自己的香炉之中。当下,香炉的体积飞速涨大,变成了一个圆鼎,开始疯狂吸收四周的毒雾。

  “渡厄香炉!”

  张先生注意到了苏雨灵面前的东西,当下眸中闪过一抹狠戾:“看来,只能是先解决了你,才能对他们动手了!”

  言罢,他双手伸出,手指连弹,一枚枚圆球从他的手中飞射而出,直攻苏雨灵而去。

  圆球在半空中暴烈开来,化作无数的碎片,像是雨点一般,将苏雨灵全身都给笼罩了进去!

  苏雨灵面色微变,旋即小手从储物戒中直接摸出了一枚符篆。符装催动,一个光盾直接将她的身躯保护了起来。

  圆球碎片击打在光盾之上,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

  好在,苏雨灵的防御符装的确是不错,即便是承受了如此密集的攻击,仍旧是安然无恙。

  见自己攻击没有伤到苏雨灵分毫,张先生牙齿一咬,旋即划破了自己手指,并且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笼子。

  一滴精血从指尖滑落,滴进了笼子之中。忽然间,一股嗜血的气息,从笼子里爆发了出来。紧接着,笼子直接破裂,一条如同筷子般粗细的小蛇出现。

  它浑身鳞片都是血红色,蛇信在空气中不断吞吐。当它锁定苏雨灵这个目标之后,身躯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一般射了出去。

  啪嗒!

  蛇身落在光盾之上,红色的小蛇竟是毫不犹豫地张开了嘴巴,对着光盾张口咬了下去。

  喀嚓!

  伴随着一声脆响,苏雨灵的防御光盾出现了裂缝。刹那间,裂缝蔓延至整个光盾之上。在颤动几下之后,光盾忽然间碎裂,化作点点光雨,落在地上,消失不见!

  没有了光盾阻隔,红色小蛇又是张大了嘴巴,对着苏雨灵咬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苏雨灵的素手之中,忽然间出现一根一阵,准确无误地扎在了蛇的七寸部位。

  小蛇身体落地,在地上挣扎了片刻后,身躯彻底僵硬。

  张先生眉头微皱,手臂一挥,又是更多的毒物被他召唤了出来,向着苏雨灵急速爬了过去!

  这个时候,苏雨灵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之色,无奈道:“秦兄,我怕是坚持不住了!”

  “没事。”

  秦易沉稳的声音传出:“你做得已经够好,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你我插手了。”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间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波动。一道人影,直接从门外冲了进来。他的双脚踏在地上,地板瞬间出现一个凹痕,那满地的毒物,竟是被这一震,直接震成了粉末。

  张先生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唐洪筠,连连摇头道:“不可能!你中了我的七日散,少说也要昏迷七天,为何这才半个时辰时间,你就已经醒过来了?”

  唐洪筠盯住张先生,他的面庞像是暴雨汇聚的天空一般,阴沉而又压抑:“你不要忘了,我可是道宫境巅峰的武者。你的毒,对其他人或许有效,能拖住我一刻钟时间,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张先生后退了几步,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身后的秦易与唐夫人。忽然间,他眼眸之中寒芒一闪。旋即,他身体向后一转,准备朝秦易冲过去!

  只可惜,他一个丹药师,想要在唐洪筠这个青璃城第一强者的手中偷袭得逞,是完全不可能的。

  就在他身体飞出的瞬间,整个人忽然间就停滞在空气中。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傀儡一般,浑身上下都被人用丝线束缚住了一般,行动完全不能自已!

  “张先生,唐某自问待你不薄!”

  唐洪筠面色阴沉似水,淡漠地看着张先生,道:“可你,为何要背叛我,毒害我妻子?现在,更是如此不顾一切,想要阻止我妻子康复?”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哈哈哈!”

  张先生脸上写满了疯狂,道:“唐洪筠,别人不知道,你这青璃城首富和最强者的名号是怎么来的,难道我还不知道?唐洪筠,你才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唐洪筠眉头一皱,旋即脸上一抹冰冷一闪而逝。忽然间,他伸出一只手,在空气中缓缓地握紧。

  这个时候,张先生的眼珠子忽然间凸了出来,浑身的血管都是暴起。

  “唐洪筠……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躲得过良心的谴责?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心安理得继续在这青璃城中,做你的首富?”

  嘭!

  话音未落,张先生的身体忽然间发出一声巨响,身体直接化作一团血雾,什么都没有留下。

  眼前这一幕,让亲眼目睹的苏雨灵,脸色一阵苍白,连忙低下头去。

  唐洪筠转头扫了一眼苏雨灵,眸光变幻了一阵。很快,他还是收回了目光,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

  半个时辰后,秦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血莲之毒已解!”

  当下,他起身走到了苏雨灵的面前,道:“苏姑娘,这一次真的是辛苦你了。”

  苏雨灵抬头,神色仍旧有一些苍白,她像是使出全身力气一样,冲着秦易笑了笑:“不打紧!能够救人一命,对我们丹药师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秦易笑而不语,看向门外说道:“出去吧,该拿的东西,总该是要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