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2037章 考核结束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2-10

  “谁说他没罪?”

  吕元恺扫了一眼秦易,淡淡地说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杀害同门就是重罪!我拂柳宗向来都是以规矩办事,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言罢,他就是看向秦易:“亲传弟子秦易,杀害同门本应处死,但是念在他杀死的,乃是手持魔剑,祸害同门的祸患,本宗主选择从宽处理。今罚你闭门思过一月,罚俸半年。秦易,你可有异议?”

  秦易思忖片刻后,答道:“回宗主,弟子并无异议!”

  说真的,吕元恺这种责罚,并不算是责罚。闭门思过一月,对于武者来说,不过须臾时间平常闭关,少说也得几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武者来说,实在太短。最关键的是,吕元恺刚刚称呼秦易为亲传弟子,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秦易已经不再是精英弟子,而是亲传弟子。

  他苦修几个月,在弟子考核上如此拼命,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现在目的已经达成,这点责罚又算什么呢?

  不过这种结果,对于夏修竹来说,实在是算不上满意!夏修竹也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位宗主大人是在偏袒秦易?

  只可惜,他虽然是门中大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在真正的宗主面前,他又算什么?

  即便知道对方是在偏袒秦易,他也做不出任何的反驳。

  毫无疑问,这次争斗是他输了,而且他输的很彻底!不仅折损两位他精心调教的弟子,更是在楚正豪面前丢尽了脸面。

  现在回想起当初针对秦易的事情。他的心中竟是生出了一丝回忆。如果当初他能够对秦易宽容一些,或许局面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只可惜,这个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已经做出来的事情,他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而也正是因为无法挽回,现在的他对秦易的恨意也是已经达到了极致,甚至已经超过了他对楚正豪的恨意。

  此时此刻,他望向秦易的眼神中,已经带着一丝杀意了。

  毫无疑问,如果条件允许,他一定会不惜代价杀死秦易。只可惜,眼下情况实在不妙,加上吕元恺对秦易的重视,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本去对付秦易。

  宣判完对秦易的处罚之后,吕元恺又是说道:“现在参赛弟子已经有一组死亡,我想弟子考核也是不用进行下去了。这一战,也算是把名次给排出来了。秦易,云蝶儿,你们这一组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你们二人,除了晋升亲传弟子之外,还将获得其他的奖励。有关云蝶儿的奖励,本宗主会仔细思量一番之后,再做定夺。至于秦易,之前我对你的处罚,现在就赏罚相抵,如何?”

  秦易一听这话,当下也是连忙道谢,道:“多谢宗主。”

  这样一来,虽然没有了奖励,但是相对的他的处罚也是没有了。虽然无论是奖励,还是处罚,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不重要,但是少了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对他来说也算是相当不错的。

  即便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完全可以用修炼来渡过,可一旦出现了什么意外,他若是有这个处罚在身,岂不是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宗主,属下顿觉身体不适,万望宗主恕罪,容属下先行告退。”

  夏修竹脸色极为难看,请求离开。

  吕元恺扫了夏修竹一眼,说道:“夏长老痛失爱徒,心中悲痛,可以理解。你可以先离开,为你的两位弟子处理后事去了。”

  “多谢宗主。”

  见对方连一句安慰的话语都不曾有,夏修竹也是终于忍不住,告退一声,转身离开比斗场。

  临走时,他朝着秦易看了一眼,那双眸之中的冷意,竟像是一条毒蛇一般,恨不得咬死秦易。

  秦易自然是看到对方的目光,但是他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仇恨这种东西,是从别人心中出现的,他阻止不了,自然也就不会阻止。无论是谁,只要惹到他,他都不会轻易罢休。

  当下,他的目光又是看向吕元恺。见对方满脸笑意的样子,他心里忽然间闪过了一个念头:“或许,我可以趁此机会,旁敲侧击一下,有关姐姐他们的事情。”

  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楚正豪却是说道:“秦易,这一战你的损耗也是很大,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

  秦易不解地看了楚正豪一眼,然后眉头微微一皱,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告退一声,带着云蝶儿他们,走出了比斗场。

  ……

  一路上,他们都能看到站在道路两旁的拂柳宗弟子。每当他们看到秦易的时候都会朝他投来敬畏的目光。

  “看来,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实力都是决定他人态度的关键因素呢。”

  秦易嘴角微微上扬,心中平淡地说道。作为优胜者,会受到别人的关注,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他对这些事情,也并未放在心上,只要这些人不要上来打扰自己就行了。

  现在的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另外一件事:“刚刚师尊,为什么要打断我说话?”

  当初,也是楚正豪告诉秦易,只要获得优胜,就能得到有关秦贞她们消息的事情的。可是等真正有了机会的时候,楚正豪却是打断了他,这一点的确是让人有些不明白。

  “难道说,姐姐她们这件事情的背后,还另有隐情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性,秦易顿时感觉自己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前所说的那些,岂不都是谎言了?

  “不行!一定要找个机会,问个清楚!”

  秦易拳头紧握,这件事可以说是他一直以来的动力。如果到头来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空的话,那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面对秦翔。

  想到这里,秦易和云蝶儿他们道别,然后不禁加快了脚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可他刚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却是惊讶地发现,有一个人居然已经坐在他的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