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2239章 酒会邀请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2-10

  不得不说,聚缘客栈的收费虽然相当高,但是他们这样高昂的收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每一个房间,都是可以比得上之前秦易在鼠头人的客栈里面居住的房间四倍一般大小了。

  而且,这里面的设备也是相当齐全的,不仅有专门提供修炼的场所,还有炼丹甚至是演武的场地都是具备的。

  最关键的是,每个房间里面,居然都配备的聚灵阵,可以大幅度提升修炼的速度!

  显然,这样一个房间,日常开销也是相当巨大的。所以,这一万神晶的一个房间,还是花的值的。

  “几位客官,这里从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私人的场地了。”

  蜥蜴人满脸堆笑,经过了之前的事情之后,他也是彻底学乖了,不仅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甚至还摆出了自己有史以来最为谦卑的姿态:“这几天,小的会一直守候在这里,几位有任何吩咐,随时都可以叫我。”

  “不必了。”

  秦易摆摆手,道:“我们不喜欢使唤别人,你也不用这样卖力表现。我既然已经决定不追究了,自然就不会怪罪你。”

  “那小的就先离开了。”

  蜥蜴人当然是可以听出,对方是发自真心地不想他留下,所以还是很识趣地不再继续打扰。

  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不知道几位客官,是否有兴趣参加我们客栈举办的聚缘酒会?若是几位有这兴趣的话,等到酒会举办的时候,小的可以过来叫叫你们。”

  “聚缘酒会?干什么的?”

  秦易倒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客栈还会专门举办酒会这种东西,当下也是来了一些兴趣。

  蜥蜴人见对方表现出了兴趣,当下也是说道:“聚缘酒会,是我们客栈每个月举办一次,专门给各位客官互相结识的活动。只要是参加了我们酒会的,每一个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物。他们当中,有的是富家子弟,有的是一方富豪,也有的是某些大人物。到时候,不仅是我们聚缘客栈的人,全城的贵人,都是有这个资格去参加的。”

  “听起来倒是有点意思。”

  秦易对于结交这些所谓的贵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他却知道,像这种酒会,一般都是消息流通最大,同时也是最多的场所。

  最关键的是,按照蜥蜴人所说,这次酒会能够参加的,基本都是能够入住像聚缘客栈这种等级客栈的人物。

  显然,从这里面探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最为准确可靠,同时也是最全面的。

  秦易总不可能打算在兽人国呆一辈子的,不过对于人族那边的情况,他的了解终究还是太少了。

  如果能够借此机会,多探听一些消息的话,应该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事情。

  “而且,按照惯例,酒会每个月都会举行,不过每半年一次的酒会过后,还会有一次拍卖会。这一次的酒会,正好是半年的期限,所以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一次酒会过后,应该还会有一场拍卖会。只要是参与酒会的人,都可以将自己的宝物拿出来拍卖,获取神晶。”

  秦易对拍卖会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毕竟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缺少的东西,更何况,他可不觉得自己储物戒里面,拥有一千万神晶,就有了肆意挥霍的本钱了。

  不过听到对方说,可以将自己的宝物拿出来参与拍卖,他倒是有了一些想法。

  在药灵族领地的时候,秦易曾花费了许多天的时间来炼制丹药。

  现在,他的身上有着十分充足的丹药,甚至还有许多用不完的。当然,这一切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药灵族领地里面,拥有许多十分罕见的灵药,有的在外面基本都已经找不到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秦易才能在那段时间里面,疯狂炼制丹药,其中还包括许多平常在外面根本就见不到的丹药。

  这些丹药里面,有一些秦易他们已经用不上,因此他早就打算将其贩卖出去了。

  现在既然已经得到了机会,他当然是不会错过的。

  当下,他也是抬头看向蜥蜴人,问道:“这个酒会,大概是在什么时间开始的?”

  蜥蜴人连忙道:“两天以后,到时候我会来通知你们的!”

  “有劳了。”

  秦易点点头,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有时的话,我会找你的。”

  “好!”

  蜥蜴人见秦易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恢复到正常地步,当下心中也是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

  显然,这就已经说明,秦易他们已经完全原谅他了,不仅如此对方在心里甚至已经有些认可他了。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做的那些蠢事,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是终于成功挽回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他遇到了像秦易他们这样,心胸宽广的主顾。否则,如果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别说是认可了,只怕连继续留在这里,都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蜥蜴人忽然间也是开始有些庆幸。他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像秦易这样的人。

  当下,他看向秦易的眼神,也是变得更加尊敬了起来,临走之前又是对着秦易他们几个人深深鞠了一躬,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此地。

  面对此景,秦易倒也是相当无奈。他当然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他还真的是没有对方想象中的那么伟大。之所以不记仇,也不过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罢了。

  不过,他倒也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的意思,当下又是转头看向众人,问道:“这个酒会,有谁要跟我一起去参加的吗?”

  此言一出,现场竟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显然,大家对于这个酒会都是没有多大的兴趣,与其去交际,倒是不如多修炼一下来得痛快。

  更何况,这种事情还有秦易去操心,他们也根本就不用多管。

  看到这一幕,秦易也只能是无奈一笑,当下也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