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主宰 第0237章 秦易悟道
作者:犁天的小说      更新:2018-11-19

  秦易经青罗宫主这么一提醒,也是发现了这山壁上的奇怪月印。一时间,他也是忍不住走到边上,朝悬崖下方看去。

  悬崖深不见底,只有云雾缭绕。

  “如此看来,这月印应该也不是从悬崖底下折射上来的。那这月印,却是从何处来的?”

  秦易颇感不解。

  看到秦易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青罗宫主倒是在意料之中。

  青罗国阴阳学宫这么多年传承,关于这个神秘月印的秘密,一直只有少数人知晓。

  除了历代宫主外,便是学宫一代一代冒出来的年轻天才。往往会带到这观月台上,观摩这神秘月印,参悟这千年来一直没有被参透的终极奥秘。

  只可惜,千年来,还未有人参悟透了其中玄机。甚至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未能从中获得。

  秦易在哪观月台四周转悠了几圈,将周围一切有可能成为疑点的细节,都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下。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秦易,这个观月台,不管是姜魁,还是宁千城,他们都不知晓。你是年轻一辈,唯一来过此地的人。不管你有没有参悟这神秘月印的玄奥,你都有义务,保守这个秘密。”

  秦易心中一凛,听青罗宫主这语气,明显是将自己视为阴阳学宫下一代的传承人了。

  看着青罗宫主那饱含期待的眼神,秦易本想推脱的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宫主,我会保密。”

  “呵呵,不光光是保密啊。最关键的是,你要竭尽所能,参悟这神秘月印的奥秘。历代宫主都花了许许多多的心血在上面。大家一致认为,这神奇月印,是月印山的气运所在。一旦参悟这个奥秘,必定会是一桩天大的机缘。所以,历代宫主,对这月印十分重视。只可惜,每一代宫主,似乎都和这月印没有机缘,最终都是带着遗憾离世。”

  秦易心头肃然,忽然问道:“宫主,对面的山壁映射出这个神秘的月印。会否是从咱们脚下这观月台所在的山壁上,有什么玄虚?”

  “呵呵,这个问题,历代宫主都考虑过。这观月台所在的山壁,都是刀削斧凿一般的山壁,压根没有任何光源。不可能映射出月印的。”

  青罗宫主轻叹一声:“秦易,本座年轻的时候,曾在这观月台上参悟了无数次。最长的一次,我在这里逗留了足足三年。可惜,还是未能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每一代宫主都参悟不透,小子这点微末道行,恐怕也是不足以参悟出什么大名堂来。”

  秦易倒是谦虚的很。实际上,他四处看了看,也觉得十分迷茫。如果能够找到这月印的光源,应该不难找。

  这一代一代的学宫宫主,想必都是拥有极高智慧的天才,却没有一人找到线索。

  由此可见,这神秘月印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参悟。

  而秦易现在的心思,本来就飞到了王都去了。要他在这观月台上静静悟道,这也是不太现实的事。

  青罗宫主淡淡一笑:“秦易,本座知道你急于下山,急于去那王都。所以,老夫带你过来,也只是让你熟悉一个地方。不过你既然来了,至少也得逗留几天,看看这地方是否和你有缘。这样,你在此逗留三天,过了月圆之夜,你要离开,本座绝不阻拦你。”

  三天时间,秦易倒是等得起。

  当下肃然道:“是。”

  “青罗国现在局势糜烂,王都更是风起云涌,充满危机。你现在去王都本座其实并不放心。所以,你在此逗留三日,也算是先静一静心,让自己冷静一下。多思考一下。”

  青罗宫主倒是用心良苦。

  “好了,三天后,本座再来看你。你专心悟道,不要胡思乱想。三天时间,局势再糜烂,也不可能瞬间恶化的。”

  青罗宫主说完,摆了摆手,居然毫不恋栈,直接飘然离去。显然这观月台对于青罗宫主而言,也是一个伤心地。

  一个让他付出了无数心血,有着无数幻想和寄托的地方,却最终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幸运的启发。

  青罗宫主走后,这观月台一下子变得更加冷清。

  山风呼呼而来,刮在秦易的脸上,让得秦易的面部肌肉都有些发紧。

  这观月台的地势特别高,所以这山风吹来,气势也是十分凶猛。不过这点小事,倒是难不倒秦易。

  秦易盘坐在观月台上,双目怔怔盯着那山壁上的月印。

  两个月印,造型相似度虽然比较高,但秦易还是可以判断出来。这两个月印一般的光芒,绝对不是同一个。

  一个自然是真正的天上明月映在那山壁上的月华清辉。

  而另一个月印,却和天上的那轮明月并无关系。

  秦易虽然无法判断这光源的来处,但他直觉便可以轻松分辨出两个月印之间的本质区别。

  第一天晚上过去了,秦易一无所获。

  当天上那轮明月慢慢西落之后,山壁上的倒映月印消失了。

  最奇妙的是,当那山壁上的倒映月印消失后,那另一个不知道来历的月印,竟然也缓缓地暗淡下去,最终变的完全不可见。

  显然,晨曦到来,太阳东升,强光之下,那山壁一片光滑,如同平平整整的镜子一样。

  大白天,视野倒是更好。但是太阳的强光,也让那山壁上的月印完全消失不见。

  秦易倒是没有闲着,苦思冥想,坐而悟道。

  不知不觉间,第二天晚上到来。

  秦易悟道一夜,那两个月印,比昨天又清晰了一些。

  只是两个月印之间对比,一个清晰,一个相对更加模糊。就仿佛一个是正品,一个是赝品。

  但是,妙就妙在,这两个月印,正品却是平平无奇,不值一提。反而是那如同赝品一样的月印,显得越发深邃,越发神秘了。

  “过了一夜,这两个月印都比昨晚清晰。明后两天,都是月最圆,月华之力最旺的两个晚上。或许,会有不同?”

  又是一夜过去了。

  终于,秦易迎来了第一个月圆之夜。

  那山壁上的真正月印,自然而然是越发清幽迷人。

  而那神秘月印,仿佛也受到天上月圆的影响,明显光芒更胜,越发显得神秘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