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一千一十八,开启黑客少主权限!
作者:战七少的小说      更新:2018-03-09

  她是谁不用挑明。

  从第一个案件出来到现在。

  这个人一直都在进行屠杀。

  并且是用这种方法。

  引诱人自杀。

  在网上制造出相应的环境来。

  有些人本身看问题的角度就扭曲。

  但她从来都没有拿那些原本就扭曲的人开刀。

  而是在里面选出了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

  然后将诱使她们去自杀,从而来摧毁一些人的信念。

  剩下的没有被摧毁,则是那些还在冷嘲热讽,颠倒黑白的人。

  这样的人,就是她所需要的。

  毕竟饲养破坏道德和秩序的魔鬼,最需要的就是有这样的人来打破底线。

  破坏掉别人家庭,还在骂原配占了她的位置小三。

  盗取了别人的成果之后,反咬原创者一口的侵权者。

  支持小三,支持盗取,支持道德法律线以外,颠倒黑白的路人。

  没有这样的人,怎么来夺走公平。

  都说要想破坏掉一个城市,就破坏掉人民信念。

  好人反而会被说出白莲花。

  恶人做错了事,反倒被人安慰。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的会深处地狱。

  薄九向来都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公平。

  所以,才要创造公平。

  她比谁都清楚,人生来自私冷漠。

  只是今天有个人,被侵犯了,你作为证人,去支持侵犯者。

  总有一天,你被侵犯了,也会受到如此的对待。

  薄九眯起了双眸,黑客界的秩序。

  保护每一个黑客的真实身份,同时也不会伤及人性命。

  这是原则。

  很显然,冒充她的这个人,只是在享受掠杀。

  这样的人顶着她的名字做事,问过她这个正牌的意见吗?

  “这是少女的祭奠里面的第二个人。”秦漠的嗓音响了起来,侧脸还是清贵俊美的很:“只不过祭奠没有在她控制范围内,她把引诱自杀换成了谋杀,但是为了能让少女的祭奠真正的运行起来去影响其他人,少女的祭奠的主角必须是自杀才行,才有了那一段视频和伪装自杀的现场。或许,视频不单单只有这么一个,少女的祭奠到底有多少个人在等待着它的后续,还是个未知之数,就拿上次一中的学生来说,她的所有经历,都在有人做记录,这一次应该也是一样,网络上的某个地方,肯定有人在做这一场直播。”

  薄九不得不佩服大神的思维能力:“网络入侵的痕迹对方肯定做了掩盖,我要费一点时间才能查出来,找不到药瓶就只能从这方面入手,只要证明这一场自杀是有人故意做的,她就不会背负自杀这个字眼离开,或许对别人来说,她怎么死的无所谓,可对那些喜欢她的人来说,如何离开的很重要,杀人偿命这是原则。”

  那么坚强的人,即便是痛苦到极点,还在和病魔做斗争。

  哪怕再最后的日子里,那个人都在告诉爱她的人,要心向光明。

  就像某个喜欢趴在她肩上的家伙。

  就像那个笑眯眯看着她的家伙。

  就像留在记忆里不断告诉她:“Z,不要变成全黑”的家伙。

  这样的人,不该带着不公平瞑目。

  想要让别人知道这是一个蓄意的谋杀,必须找那个记录行为的地方。

  一定是在网络上。

  既然是在网络上,那就有办法。

  薄九几乎没有任何停顿,重新开始了网络搜索。

  因为大神在旁边,联系星野并不方便,所以薄九并没有进入黑客内部论坛去获取情报。

  而是利用庞大的,无以计数的IP地址,搜索一切可以搜索的关键词。

  这一次她的攻击和以往每一次都不同。

  凶猛而迅速的攻破一切与之有关的论坛,贴吧,Q群,以及一些小型的自制网页。

  就是为了来锁定。

  这个时间尤为昂长。

  尤其是在所有人都在讨论写手不负压力自杀的时候,更难从其中找出,等待着少女祭奠的地方在哪里。

  秦漠就站在薄九的身边,看着少年手指落下,不断的晃动着鼠标。

  知道她是在找东西。

  只是某人找东西的方式,太过霸道。

  如果这样的一个人,没有了原则。

  无论对哪个国家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危害。

  只是秦漠很清楚,他越来越爱不释手的这个家伙,霸道是一回事,却从不主动伤人。

  时间过的很快。

  公主怎么都搞不懂,主人怎么就能站在旁边看那小子,看上整整一个多小时。

  那小子有自己这么威武霸气,帅气逼人吗?

  要看也应该看它才对。

  秦漠倒是抽空扫了公主一眼。

  因为猫的顽皮,都是会叼着任何线状的东西。

  公主也不例外。

  秦漠起身,将公主一抱,直接放在了门外。

  动作倒是温柔,但是……公主此时总算琢磨出什么来,主人肯定是想把那个气息奇怪的小子娶进来当它第二个主人,不然怎么把它赶出来,那两个人一定是想做点什么不想让它看到的坏事。

  “喵,喵!”

  就在公主耷拉着大猫脑袋,一脸猫脸深沉着踱来踱去的时候。

  张婶上来了,哟了一声道:“公主怎么跑到外面来了。”

  “喵!”有人要和主人做坏事,快去把主人救出来!

  张婶越过它,敲了敲门。

  让她诧异的是,来开门的居然是少爷,平时只要九少在,都是九少开门。

  “少爷,饺子煮出来了,下楼吃饭吧。”

  秦漠嗓音很淡:“不用,我下去端。”

  “在卧室吃?”张婶又是一震,这还真不像是少爷的作风。

  秦漠嗯了一声,率先走下了楼。

  饺子煮了很多。

  其中某人包的出了锅之后格外的明显。

  秦漠看了一眼摆在旁边的精致圆盘,挑的尽是这种看上去有些丑的饺子。

  张婶在旁边看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有谁能想象到少爷有一天会专挑这种饺子吃。

  看来,饺子精致不精致,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是谁包的。

  当秦漠端着两盘饺子进房间的时候。

  银发少年的手还在动,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几分。

  许多网吧都在同一天中招。

  说是运行系统出了问题,总是乱跳搜索页面。

  因为没有出什么大事,也没有人当成一回事。

  就以为是电脑本身出了事。

  实际上这一切的形成,都是因为少年在寻找东西。

  殷无药倒是坐在网吧里收钱的时候,皱了下眉头,看到自家网吧异常,他下意识的就朝着银发少年经常坐的那个位置看了过去。

  人没来啊?

  怎么还出现这种情况。

  殷无药叼着烟,踢了踢椅子,问值班的:“今天黑桃没来吧?”

  “没有!”那大学生般的小伙子瞪大了双眸:“北大的意思是说,大黑桃今天要来?!我偶像要来!”

  殷无药年纪大了,经不住摇晃:“不,我就随便问问。”

  然后找了借口,出了网吧,又重新点了一根烟。

  网络还是不稳定?

  难道出了什么事?

  殷无药不可谓不聪明,只是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心里隐约知道就行。

  每次小队长来他的网吧,都会出现一点网络异常。

  除非是黑客能做到这一步。

  殷无药抽了一口烟,看着烟圈消失之后,才看到了远处商场上挂着的大屏幕,上面报道的内容,让他的眸光深了深。

  难道是因为这个案件?

  “大,大叔,你,你在看什么?”

  明天都来按时报道的封尚顺着殷无药的目光看了过去。

  薛瑶瑶就站在他的身后,视线也落在了那块屏幕上:“是她。”

  “她?认识?”殷无药挑眉。

  薛瑶瑶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她也是从一中毕业的,也没有多大,记得当初返校的时候,没人帮九殿说话的时候,她还帮九殿说过话,说取向自由,应该多给一些人一点空间,只要九殿没有伤害到别人就可以,那会我才高一,和九殿不熟,实际上那会没有人和九殿熟,很多人都诧异,她会在那个时候帮九殿说话,毕竟她蛮成功的,是一位被校主任邀请回来做演讲的学姐……”

  殷无药像是在沉思,将烟蒂捏灭,扔进了垃圾桶里:“那小队长还记得这个人帮过他吗?”

  “这个不好说。”薛瑶瑶回忆道:“那个时候九殿已经跑开了,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帮她说话,因为是在演讲台上,所以我才会记得。”

  封尚总是反应慢一拍,现在算是弄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但想插嘴也没了机会。

  而此时,就在秦氏本家,二楼卧室里。

  少年看完当年的某个视频之后,陷入了十秒钟的停顿。

  薄九没有想到查事情,会查出一段一年前的演讲视频来。

  在视频里,她清楚的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是怎么被一个陌生人保住了一丝尊严。

  而那个陌生人不是别人,就是这位逝世者。

  薄九的喉咙动了一下。

  她很清楚当初原主的处境,没有多少人愿意帮她。

  在这样的场合站出来,无疑是在让一些人下不台。

  但那个人还是站出来了。

  薄九手指一顿,将视频保存了下来。

  紧接着,是更加快速的手速。

  这一次她手指一动,将金色的电子点烟器拿出来,往上一推,变成了U盘,插在了笔记本上,密码为Z,启动了作为黑客少主的权限。

  也就是说,她想查什么,和她IP相邻的黑客,都会听从其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