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
作者:战七少的小说      更新:2018-03-09

  对于自我肯定这一点,薄九还是很擅长的,挑眼看着眼前那张俊美清贵的脸,在想着什么时候下药合适。

  秦漠侧过眸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某人这个样子,蔫坏着一双眼,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干脆伸出手去,把人的下巴抬了起来:“就算是绑了我,也把你的爪子收一收,安分一点,明白吗?”

  “喔。”薄九这声喔,没有多少真心的成分在。

  秦漠眼眸微暗,探出的大拇指磨挲着她的唇:“在这敷衍我呢?”

  “没呢。”薄九坐正,含笑的看着他。

  那双眼睛像是荡着水意,一汪的清澈。

  秦漠眸光又深了几分,两人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反复他低头就能吻住她。

  现在秦漠也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右手放开了那人的下巴,直接按住了某人不安分的手:“色胆包天了是不是?”

  薄九笑意十足:“我是在替漠哥验伤。”

  “我记得我的伤在手上,你往拿摸呢?”秦漠的嗓音淡的很,有种不可侵犯的禁欲感,请冷冷的。

  薄九只能惋惜的把手收回来,如今当个流氓都这么难。

  就在她起身之后,手腕又被人攥住了。

  秦漠眉头挑着:“吃了豆腐就想走?”

  “不然……”薄九才说两个字,就被一股力道拽了过去。

  耳边的嗓音还是淡的:“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薄九连想都没想,一个扬唇:“漠哥可以吃回来。”

  气息缠绕间,秦漠像是笑了一下,接着扶住了她的后脑勺,低眸吻了上去。

  好闻的薄荷香,一点点厮磨着。

  时间长的很,薄九只觉得浑身都软了,双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摆,思绪变的空。

  秦漠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亲的那一下,他还在心里想着她有一个青梅竹马,想着让她把多余的人忘掉。

  而这时候,怀里软香温玉,总是想着要继续。

  即便是地点和时间都不对。

  却抵挡不住血气方刚。

  终于在薄九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秦漠拉开了距离,低眸看着她水波粼粼的眸,收了气息。

  薄九一双眼睛还有些失神,见秦漠这么快就恢复了常态,再次觉得美人计什么的,用在大神身上只能起到暂时性的作用,不太能将人拿下。

  “就这么喜欢?”耳边是大神的声音,里面难得的带着笑意。

  薄九嗯了一声:“甜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不忘环住秦漠的腰。

  也不管大神是不是会讨厌她这么黏糊了,反正亲都亲了。

  出乎她的预料,那张脸并没有露出什么抗拒的神情来,任由她胡闹着,眼底也没有了刚才的寒意。

  这应该是不生气了?

  那今天晚上可以试一试下药了。

  现在气氛这么好,就先呆一会儿吧。

  秦漠也确实是太纵容某人,明明是在查案,任由她的头靠在肩上,一点点的发沉,到最后还打起了小酣。

  他把目光从屏幕上收回来,单手将她垂下去的脑袋扶正。

  老管家进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一幕,手上还端着茶点,不失礼仪的笑:“少主一定是打扰到秦少爷了,我现在就叫醒她,让她回屋去睡。”

  “不用。”秦漠漫不经心中带着一丝宠:“反正这家伙的脑袋也没有多重。”

  老管家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放下看制作精美的茶壶和茶杯,踱步走出了房间。

  仔细想想,或许少主绑人绑的并不亏。

  外面的天真正黑了下去。

  薄九这个姿势睡,也不会睡很久,睁开眼之后,看到的就是那弧线好看的下颚。

  这让她下意识的会想起小时候。

  那会儿,晚上去参加舞会,本来比她长的都还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力气,抱起她来,并且每次都是早退。

  安爷爷还曾经开玩笑说,他们家外孙为她,连礼仪都不顾了。

  薄九想到这些,心里总会软的一塌糊涂。

  就在这个时候,秦漠的眸光垂了下来:“醒了?金主巴巴。”

  “漠哥,你这个称呼……”薄九还没完全适应。

  秦漠的语气很平常:“怎么这不是你心心念念的自称?”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这语气叫的不太对,没感觉了都。”薄九把下巴往他没有受伤的手背上一放,多少有些无赖。

  秦漠空出时间来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茶杯。

  薄九还是聪明的,端起茶杯来,凑到了秦漠的唇边,投喂这种事必须积极。

  “我是让你自己喝,睡了这么久,不渴?”秦漠忍不住,亲了亲她:“怎么这么笨。”

  薄九一顿,这个时候乖巧着呢,把茶水一喝,就打算趁着气氛好,去弄药。

  “去哪?”秦漠抬眸,

  薄九这时候又开始飙演技了:“城堡里没有多少可以让漠哥穿的衣服,我出去给漠哥买两件,最好是居家一点的,脱起来方便。”

  “脱起来方便?”秦漠不紧不慢的重复这五个字,亦有所指:“你想做什么?”

  薄九本来就心虚呢,被他这么一问,更心虚了。

  不过,好在心理素质过硬:“没想做什么,就是你洗澡的时候方便。”

  “是么。”秦漠眸光淡淡:“大晚上的想起买衣服了?”

  薄九一笑:“这个点,第五道正热闹。”

  说完这句,薄九就下了楼。

  秦漠扫了一眼她刚刚睡觉的时候,手里一直拿着的照片,眉头皱了皱,多少有点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

  身后打开接听器,那边就有声音传了过来。

  “少爷,夫人问,你们见家长要见几天。”影子在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想的是少爷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趟虐狗之旅。

  秦漠漫不经心的很:“不一定,现在的感觉还很好。”

  “什么感觉?”影子不太明白。

  秦漠又点开了其中一个图片,缓缓道:“被人追的感觉。”

  影子:……好想挂断!

  “保护好我妈的安全,我这边暂时不需要你们。”秦漠说完,就关掉了接听器,听着外面的车响声,眸光深邃了几分。

  薄九这时候正坐在车上,手指按着方向盘,语气邪佞:“来,小黑,我们来谈个心。”

  “主人,你是问我哪种药好吗?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查出来了,在距离我们不远处,就有一家店,据说能让人体温升高,可以试一试。”导航波动着曲线。

  薄九一边开着车,一边道:“不是说药的事,而是很有可能这两天漠哥会开你,到时候他说出密码来,你就让他开走吧。”

  “主人,你不用再用这样的招数试探我,就算你的那个小妖精长的很帅,我也不会动摇的。”

  导航机智的回答,让薄九顿了半响:“我说的话,就这么不可信?”

  “不可信,都是试探,都是套路。”智能导航曲线波动着。

  薄九挑眉:“我伤心了,明天你自己洗自己。”

  兰博基尼,黑:……你见过哪个车是自己洗自己的,就算智能的也一样!怎么洗?主人就会欺负它!

  “好了,别傲娇了,说正事。”薄九将车子转了个弯:“店在哪?”

  智能导航:……这就是主人口中的正事吗?

  从城堡出来的这一条路不算是短。

  为了一会儿能自然一点,薄九顺手在汉堡王要了一份套餐。

  毕竟今天大神吃的实在是少。

  薄九的打扮倒是符合现在的季节。

  黑色的皮夹克,衬的那双腿尤为的长,再加上戴在脸上的黑色口罩。

  旁边有人见了还吹了一声口哨。

  至于小黑说的那家店……

  装修风格真的是一言难尽。

  薄九没来过这种店,进去的时候倒是痞气。

  店长是个黑人:“嘿,试试这个,不错。”

  薄九看着店长推荐的皮鞭,语气非常正直:“我就是来买个药。”

  黑人哥们眼睛亮了,刷拉一下将抽屉拉开:“想要征服哪只小野猫?我这里应有尽有。”

  “对身体没有副作用的,可以让人不抗药的,就这两点要求,不需要太那什么。”薄九嗓音有点低。

  店长也听出来了,笑了一声:“你们东方人在这方面就是含羞,拿去,保证符合你的需要。”

  薄九拿了药之后,先是说了一句谢,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身形压低:“据说最近这附近有点不太平,我就住在隔壁,是新搬来的,听说刚死过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警官,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店长摇了摇手指,那神情略微带了点无趣。

  薄九挑眉:“警官?哥们,你好像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你看到外面停着的警车了没有,你们天天来我这问,不就是因为有人死之前来过我这里?”店长收拾着东西,一副你不要当我傻的姿态。

  薄九也确实因为这些因素才选的这家店,现在被拆穿了,也不慌不忙:“哥们,我就来买个药,顺便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毕竟我也是个华人。”

  这一句话,店家倒是信了,回过头来;“你真不是警察?”

  “你看我哪点像?”薄九长叹了一口气,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我特别喜欢一个人,觉得我们两个总是少了点什么,才想着来买点药,能有点气氛。”

  说到这种事,店家就擅长了,和薄九天南海北的聊了一通。

  比如米国这边的女孩子都喜欢什么样的。

  还上下打量了薄九一眼,道:“现在倒是流行你们这种东方人,她们最喜欢叫你们小可爱,不过也要看你喜欢的那个妞儿,是什么类型?”

  “霸道,高冷,还有点傲娇。”薄九惆怅的很:“容易生气,那双眼睛一看人,就能把人冻住。”

  店长皱了皱眉头;“这么女王?”

  “是啊,特女王。”薄九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外面的警车,像是有点担心。

  店长这时候基本也相信这个小不点,估计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危,在薄九掏钱的时候,提醒了薄九一句:“不要太晚回家。”

  薄九一听这话,就知道店长曾经看到过什么,试着问了一下。

  那店长嘿了一声:“你不用担心,反正你也没有抢过别人的男朋友。”

  “抢男朋友?这是什么意思?”薄九直觉这话是重点。

  店长左右看了看道:“别人我是不知道,但其中有两个,都喜欢个同一个男人,那男人带她们来买东西了,其中一个女孩还接到过另外一个女孩的警告电话,没想到这两个女孩都这么没了。”

  喜欢过同一个人?

  薄九低下的眸,闪过了一道光,试图整理出思路来,却发现除了去调查那个男人之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看来一些问题,确实还需要大神分析。

  警方那边应该用不了一天也会知道这个消息。

  倒是把人带走,她问话都难。

  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个男人有着非常大的嫌疑。

  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又太简单了。

  聊天记录的那一串串数字又该怎么解释。

  薄九将目光收了回来,想到了什么,调出一张图片来道:“还有一些事,就是这张图,最近米国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么玩吗,她发给我,我都看不懂是什么,老是发数字,我不想让她觉得我老土,所以想找个人问问。”

  店长看了那张照片,也是很懵:“boy,这是什么玩意,你们留学生的新乐趣,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你班上的同学,看你可怜或许会告诉你。”

  “只能这样了。”薄九一脸的惋惜,从店里走出来之后,拉开车门坐回了车里,双眸看着两个便衣走进去。

  她也没有多留,有用的信息就这么点。

  再问,店家又该防备了。

  倒不如适可而止,最起码确保听到的都是对的。

  薄九单手撑着下巴,像是在想什么。

  豪车搭配上那拉风的夹克,让薄九看上去像极了mv里的黑暗系男主,又冷又酷。

  街道上,米国女孩开着车过去的时候,朝着薄九吹声口哨:“嘿,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玩玩。”

  题外:码字之前看了一下微博,有个小可爱做了个七少爱我喷雾,我看到你们的自我介绍了,七少小女友……都是我的小女友们,情人节怎么不陪我过,么么哒,还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