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第一百二十八章 晁保正 大战曾头市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晁盖,林冲等一行人行了半月有余,这日来到了曾头市,此时天色已黑,晁盖要强行进攻,林冲说道“我等长途跋涉到此,而曾头市却以逸待劳,强攻于我们不利,我看不若安营扎寨,明日再作计较!”

  呼延灼,徐宁,刘唐,阮氏三雄皆劝,于是晁盖在曾头市对面扎下营寨。

  第二日一早,晁盖就催促众人上阵,两下摆下阵势,曾家四子曾魁出阵,大声骂道“你等梁山泊反国草寇!我正要去梁山泊拿住你解官请赏呢!没想到你们自己竟然送上门来了!那还不快点下马受缚,更待何时!”

  林冲听后挥着蛇矛枪直取曾魁,曾魁挺枪聚马来战,两马交锋,斗了二十余合,曾魁不敌林冲,掣枪回马便往本阵走去,

  林冲勒马不赶,大叫道“那曾家小儿,回去让史文恭出来,就说林冲相见!”

  曾魁回阵后,紧闭寨门不出,半天也没见史文恭出来,林冲只好与晁盖引转军马回寨。

  回到大寨后,晁盖聚集众人商议,林冲说道“明日直去大门口搦战,等我见了史文恭问请情况后,再作计较!”

  第二日天明,晁盖尽引领五千人马在曾头市口平川旷野之地列成阵势,擂鼓呐喊。

  曾头市里一声炮响,转出一队人马出来,一字儿开,中间便是都教师史文恭,上首副教师苏定,下首便是曾家长子曾涂,左边曾密,曾魁。右边曾升,曾索。都是全身披挂。

  教师史文恭弯弓插箭,坐下便是照夜玉狮子马,手里提一枝方天画戟。

  林冲纵马向前,大叫道“史文恭!可认识林冲吗?”

  史文恭也聚马出来,马上对林冲欠身“原来是林师弟啊!”

  林冲连忙还礼“小弟林冲!见过师兄!”

  史文恭说道“林师弟!你我各为其主!何况甲胄在身!不必多礼!”

  林冲问道史文恭“我梁山泊与曾头市无缘无故!师兄为何要夺我梁山泊的战马!”

  史文恭说道“曾头市原本与梁山泊无冤无仇,怎奈梁山泊无礼,竟写书辱骂曾头市在先!而曾头市乃大金的皇亲国戚,段景住那厮竟敢盗取我们大金王子的坐骑照夜玉狮子马,曾头市只是夺回自己的东西!”

  林冲问道史文恭“不知师兄说梁山泊辱骂你们在先可有凭据?”

  史文恭说道“林师弟!书信就在此!你将蛇矛枪倒举,我这就射给你!”

  史文恭说着取出书信,插在箭头,林冲倒举起蛇矛枪,史文恭搭弓拉箭,端的一箭正中林冲手中的蛇矛枪环中。

  林冲取下书信,心里暗暗佩服,史文恭的箭法,就算十个花荣多不及,林冲打开书信刚要看,没想到曾涂却鼓噪起来,骂道“反国草贼,我曾家五虎若杀你一个,就不算好汉!我们兄弟要一个个活捉你们,解往东京,方显示我们曾家五虎的手段!你们若趁早投降,倒还可以商议!”

  晁盖听后大怒,拍马挺枪,直奔曾涂,穆弘等人一发跟着杀了过去,曾家五虎也掩兵杀了过来,两军混战在一起。

  林冲怕晁盖有失,连忙将书信揣好,拍马往晁盖而去。林冲,呼延灼拼命保护着晁盖,两边各折了些人马,曾家收兵退大寨里去,林冲也急忙让晁盖鸣金收兵。

  林冲,呼延灼保护晁盖回到寨中,林冲掏出怀中的书信看后,又将书信递给晁盖。

  晁盖打开书信看时,林冲说道“我看这场是非!是有人故意挑唆的!这书信的字迹分明就是吴用那厮的!”

  穆弘等人连忙说道“晁天王!你莫要听曾家小儿乱说!也许是曾家小儿,怕我们踏平他们的曾头市,故意用这招让我们自相残杀!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

  林冲说道“我看不见得吧!”

  穆弘说道“怎么不见得!吴学究这段时间根本就没下过山,再说了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林冲说道“他没下过山,就不会派人送给曾头市了吗?”

  穆弘说道“林冲!我看怕是你跟你的师兄史文恭暗通,想图谋我们梁山泊吧!”

  林冲骂道“穆弘放你娘的狗屁!你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晁盖说道“多不要再吵了!既然来到这里,却是骑虎难下了,而曾家小儿的确也无礼,若不打下曾头市如何收场!”

  林冲说道“晁天王!待明日交阵,我让史文恭还回我们的战马,这样一来我们也不曾折了面子,这事就此了结算了吧!”

  呼延灼,徐宁,刘唐,阮氏三雄皆说道“林教头!这个主意不错!晁天王!依我们看,若曾头市肯归还我们的战马,这事就这样吧!

  晁盖说道“既然众兄弟多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

  穆弘等人说道“若就这样收场了!我梁山泊还不被人家笑死!”

  林冲喝道“此事是不是吴用那厮捣的鬼,还是个未知数呢!再说了,这里是你们说了算还是晁天王说了算啊!”

  晁盖说道“我决定了!就按林教头说的办!你等皆无须多言了!”

  第二日,两下摆开阵势,林冲当先出马叫史文恭答话。

  林冲说道“师兄!那封信小弟也看过了,小弟发誓我们梁山泊未曾写过这样的书信,一定是有人冒充我们挑拨梁山泊和曾头市的,还请师兄看在师兄弟的情分上,归还我梁山泊战马,此事你我双方就此罢手!和平收场如何?”

  史文恭说道“林师弟!你的想法不错,但是曾头市还是曾长官作主,我会将师弟的想法转告曾长官,我也会看在师兄弟的情分上替林师弟你尽力周旋的!让曾长官归还你们的战马,双方和平收场!”

  林冲连忙在马上对史文恭欠身“那就多谢师兄了!”

  史文恭说道“林师弟!你言重了!你我份属师兄弟,何谈言谢,这样吧,我这就去为林师弟办理此事!还请林师弟,明日前来听我的答复!”

  林冲道谢过史文恭后,晁盖和曾头市双方各自统兵回寨。

  次日,双方摆开阵势,林冲还是当下出马叫史文恭答话。

  史文恭说道“林师弟!曾长官说了,愿意将那一千匹战马归还,双方和平收场!”

  林冲听后大喜,连忙谢道史文恭“多谢师兄!”

  史文恭指着自己坐下的照夜玉狮子马说道“这匹照夜玉狮子马自是大金王子的,只是被那金毛犬段景住盗走的!我们还要将这马还给大金王子的!林师弟!请恕曾头市不能归还这照夜玉狮子马!”

  林冲说道“师兄!既然这马原本就是大金王子的,我梁山泊理所当然不会要的,还有那金毛犬段景住也不是我梁山泊之人,只是个鸡鸣狗盗之徒!”

  史文恭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林师弟!带人去北寨险道神郁保四那里交割你们那一千匹战马!”

  只见穆弘拍马舞刀冲了出来,骂道“曾家小儿!如若不还照夜玉狮子马的话,爷爷定将你们碎尸万段!”

  曾索骂着“看在教师的面上,好心归还你们战马!你们却不知道好歹!爷爷便是不还你们又怎样”提枪与穆弘战于了一处。

  林冲和史文恭心里多暗自叫苦,自己师兄弟好不容易将这事周旋下来,竟然被穆弘这厮一句话给破坏了。

  黑宋江的心腹连忙引兵去助穆弘,曾家兄弟也一起上来助阵,又是一场混战。

  本书纯属yy,还望各位在观看之时,不忘收藏,推荐,打赏,小弟在这里跪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