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七六章 岳武穆 除恶务尽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任原经林冲一记猛击竟倒退了两步,林冲看任原往后退去,急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那任原虽然肥头大耳,体型笨拙,倒也反应灵敏,眼见林冲到得跟前,急忙双手一起握拳向林冲打去,林冲趁势双手按住任原双臂,用力一撑,凌空腾起,飞起一脚往任原颔下踢去。

  任原颔下经林冲猛的一脚,顿时晕头转向,经过林冲灌注毕生之力的一脚,任原虽然晕头转向,却是屹立不倒,林冲借任原双臂之力撑起自己的身体,往任原颔下猛的一脚后,整个身体在空中,凌空翻转了一圈平稳的落在地上,林冲见任原依旧屹立不倒,急忙抬起双脚,一阵鸳鸯连环踢往任原的胸膛踢去,任原数丈的庞大的身体,竟林冲一阵暴踢,也随着“轰隆”一声,应声倒地,就如泰山崩塌一般跌了个四脚朝天。

  史文恭见任原倒地,忍着疼痛往林冲蛇矛枪掉入的地方滚去,史文恭一把抓起林冲的蛇矛枪,往林冲掷去“林师弟!”

  林冲一把接过史文恭递来的蛇矛枪,一记寒星夺魄刺,冷月索命舞,忧郁飞花,往任原咽喉搠去,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擎天柱任原做了一辈子的恶人,此时已成了林冲的枪下之鬼。

  史文恭见林冲搠死任原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林冲搠死任原后,急忙挺着蛇矛枪来助卢俊义,此时卢俊义已经刺死了十数个任原的徒弟,林冲赶上又搠翻两个,任原众徒弟见同伴及师父相救横死在自己面前,皆一哄而散往大门跑去。

  卢俊义也不追赶,急忙扶起史文恭,林冲却挺着蛇矛枪往外赶去,卢俊义大叫道“林师弟,别追了,如今任原已死,就由他们去吧,史师弟已受重伤,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替他疗伤吧!”

  林冲听了这话,这才折了回来,与卢俊义一起扶起史文恭。

  突然门外两声惨叫,此时任原的徒弟又从门外退了进来,人人一脸惊恐。

  “你们这些杂碎,还待往哪里去,小爷奉家师之命特来铲除恶霸任原,你们这些杂碎平日跟着他乱杀无辜,残害百姓,却是一个也不能让你们走脱,快叫任原那个畜生出来受死!”话音刚落,一个白袍小将手持银枪,从门外走了进来。

  “岳师弟!”林冲见那白袍小将进来后,竟脱口叫了出来,这白袍小将不是别人,正是林冲,卢俊义,史文恭的小师弟,岳飞岳鹏举。

  岳武穆一见呼喊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兄豹子头林冲,旁边还立着玉麒麟卢俊义和画戟将史文恭,急忙问道“三位师兄缘何在此?”

  任原的徒弟趁岳武穆和林冲等人说话之际,急忙往后院退去,岳武穆见状大叫道“师兄,快拦住他们,这些多是十恶不赦之人,除恶务尽,休叫他们走了一个!”岳武穆说着挺枪往任原的徒弟抢去。

  林冲听后,急忙对卢俊义说道“大师兄,你照顾史师兄,我去拦住他们!”

  林冲说着,人已经跑开了数丈,往后院的走廊而去,到得走廊前,林冲横着蛇矛枪堵住了任原徒弟的去路,任原的徒弟前路被林冲堵住走脱不得,后面又被岳武穆赶上搠翻了三,五个,急忙撇了手中兵器,跪倒在地“几位好汉饶命啊,我们以往所做之事皆被任原所逼!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就找任原吧!”

  岳武穆大喝道“你们这群狐假虎威的杂碎,平日跟着任原做尽了伤天害理之事,你们作恶时可曾想到会有今天,对了任原这个畜生哪里去了?快叫这个畜生出来受死!”

  任原的徒弟指着远处任原的尸体,看着林冲说道“任原那厮已被这位英雄杀了,我们往日所做之事皆是被任原所迫,还望几位好汉饶恕我们的性命啊!”

  岳武穆对林冲说道“没想到罪魁祸首已被师兄你除去了!真是太好了!”

  林冲说道“岳师弟,似任原这种伤天害理,无恶不作之人,不仅是林冲,不管何人遇上也多饶他不得!”

  岳武穆指着任原的徒弟说道“虽然任原已死,但岳飞听家师所说,你们每人手上皆有人命案子,家师有令,除恶务尽!却是饶你们不得,师兄,你在此看着他们,小弟这进去寻得绳索出来将他们全部绑上,送官法办!”

  岳武穆刚要进去找寻绳索,突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五,七百个做公的一起抢了进来,将整个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为首的缉捕使大喝道“所有人放下武器,原地蹲下,不许乱动,否则格杀勿论!”岳武穆见状说道“你们来的正好,快将这些十恶不赦的之徒绑了!”

  那缉捕使大喝道“你这厮没听见本缉捕使的话吗?放下武器,原地蹲下!”

  岳武穆大喝道“你这厮瞎了狗眼了,没看见小爷是来剿灭这群匪徒的吗?你这厮却好歹不分!”

  “你他娘的,本缉捕使让你放下武器,原地蹲下,你就放下武器,原地蹲下,哪来这么多废话!”那个缉捕使说着便往岳武穆扑去。

  “相公到!”林冲,卢俊义,史文恭,岳武穆一起看去,卢俊义,史文恭,岳武穆自是不认得那人,林冲却认得,来的正是小种经略,只见小种经略包着头,络着手臂走了进来。

  那缉捕使拍着马屁说道“相公来的正好,小人已经将这里的一切多搞定了,已被小人任原打死,他们徒弟门人也被小人降服了,现小人这正要拿下这四个来路不明的家伙!”

  小种经略大喝道“退下,你这厮有多大的能耐本相公还不知道嘛!你可知你眼前的是何人?”

  那缉捕使说道“不就四个蠢贼嘛!相公何必如此抬举他们!”

  小种经略怒喝道“我看你才是蠢货,其他人本相公不认识,但手持蛇矛枪的这位以前可是大名鼎鼎的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梁山泊寨主,现在朝廷的征辽先锋大将林先锋,你这厮可曾见识过王进教头的厉害,就连王教头与林将军激战了七天七夜也没占到林将军的半分便宜,就凭你也能拿下林将军,别说你了,就是万,八千官军多对林将军无可奈何!”

  那缉捕使听后,吓的舌头吐的老长,老长的,小种经略单手抱拳对林冲说道“林教头,不对现在该叫林将军了,济州一别已经几载了,近日听闻林将军奉旨征辽,却不知缘何在此?这三位又是?”

  林冲急忙还礼“相公缪赞了,林冲奉旨征辽已获成功,如今大军正等朝廷诏令到来,便班师回朝,怎奈此时又恰逢家师九十大寿,常言道百善孝为先,林冲师兄弟只好让军师朱武统领大军在燕京等候圣喻,偷偷赶来华州为家师祝寿,此事知晓之人甚少,林冲不敢隐瞒相公,还望相公替林冲保密,这三位多是林冲的师兄弟!”

  小种经略急忙说道“承蒙林将军看的起,如实相告,林将军尽管放心,小种经略一定替林将军保密,你们多听着,今日本相公与林将军的对话,谁也不许说出去!”

  众做公的急忙答道“谨遵相公之命!”林冲连忙拜谢“多谢了!”

  小种经略说道“林将军客气了!往日小种经略经常听别人说起,周老英雄的高徒是如何的英雄了得,没想到今天,小种经略如此有幸,竟能尽睹周老英雄众位高徒的容颜,真是三生有幸,还请林将军快快为小种经略引见!”

  林冲指着卢俊义说道“这位正是林冲的大师兄,玉麒麟卢俊义!”小种经略连忙施礼“素问卢员外武艺高强,万夫莫敌,今日一见果然仪表非凡,让人不寒而栗,这凤毛麟角本来就是世间罕见之物,这玉做的麒麟更是万万中之一!”

  卢俊义急忙还礼“卢俊义只是一介武夫,相公缪赞了!”

  林冲又指着史文恭说道“此乃林冲的二师兄,画戟将史文恭!”小种经略又是一礼“但凡使戟的多是武艺非法之人,先有西楚霸王项羽,三国温侯吕奉先,前朝大将薛礼薛仁贵,小种经略听闻史教师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一张弓,箭无虚发,百步穿杨!”

  史文恭急忙还礼“相公如此缪赞,令史文恭无地自容!”

  林冲最后指着岳武穆说道“此乃林冲的小师弟,岳飞岳鹏举!”

  小种经略急忙说道“等等,世间只说周老英雄只有卢员外,史教师,林教头三个徒弟,如今又怎么多出了一个岳鹏举?”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