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斗水浒 八五章 日夜防 家贼难防
作者:瓢城小小乙的小说      更新:2018-06-17

  张礼见死了赵能心中大惊,急忙撇了关胜往关内抢去,张礼徒步怎敌关胜坐下赤兔马,被关胜赶上后,一刀挥为两断。

  林冲,关胜斩杀张礼,赵能后,引着身后三位马军一起抢入关中,整个韩王山内的贼兵抵挡不住,不是投降,就是逃往盖州,不消一个时辰,整个韩王山皆换上了宋军旗号。

  林冲夺下韩王山后,急忙吩咐众人收拾关内一切,等待朱武,卢俊义等前来,天亮之时军校报来“启禀林统领,朱武军师与众头领已到韩王山,现在关外等候!”

  林冲闻言急忙带关胜,耿恭等人亲自出关迎接朱武等人,众人叙礼罢,朱武说道“好一座韩王山,果然山高岭险,若不得耿恭将军相助,只怕我们就算能拿下韩王山,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耿恭闻言急忙说道“军师过誉了,小的只是赚开关隘,这夺取韩王山皆来林统领和众位将军奋力杀敌才能夺得,若不是林统领他们及时赶到,只怕现在我等已经成了赵能的槊下之鬼!”

  朱武笑着说道“耿将军居功首位,不必谦让!朱武这就将你们众位的功劳一一写明,上报朝廷!”

  “军师这上报朝廷也不急于一时,等拿下盖州再一并上报朝廷也不迟,军师还是先行进关商量一下该怎么攻取盖州之事吧!”林冲说着邀请朱武一起前往关内,耿恭等人听闻林冲这般说,也一起说道“军师关内请!”

  众人一起到得关内,朱武说道“朱武料想,陵川,高平,韩王山三处失陷的消息不需半日必会传到盖州,而林教头你们已经劳累了一天一夜了,还是休息一番,待卢员外,公孙先生到来后,我们便兵发盖州,趁盖州还没有准备之际,打贼兵一个措手不及!”

  “军师你说的一点也不错,如今我们趁贼兵不备,已经一举夺下陵川,高平,韩王山,所谓兵贵神速,我们也应当趁盖州不备一举拿下盖州!”林冲顺着朱武的话说了下去。

  晌午时分,卢俊义,公孙胜到来,朱武迎见关内,公孙胜急忙问道朱武“朱武兄弟怎么不见林教头?”

  “林教头等人,昨日白天在陵川激战了一天,夜间又马不停蹄拿下了韩王山,此时朱武已让林教头他们下去歇息了!”朱武说着邀请卢俊义,公孙胜坐定。

  林冲一心要拿下盖州,歇息之前还不忘吩咐过随身军校,若是卢俊义,公孙胜到来便叫醒自己,此时听闻军校报来,卢俊义,公孙胜已到,林冲匆忙抱起衣服往大帐赶来,各自叙礼罢,林冲说道“如今大师兄与公孙先生已到,还请军师速速调配兵将,我们这就一举拿下盖州!”

  朱武笑着说道“林教头你何时变得这般火急火燎的!竟连衣服也忘记了穿!”

  林冲闻言,不忿的说道“军师还不是你说,兵贵神速趁盖州没有防备一举拿下盖州,如今我大师兄和公孙胜已经到来,此时不夺下盖州,更待何时啊!”

  “这倒也是!”朱武急忙吩咐随身军校“击鼓聚将!”

  不一会众头领相继到来,朱武说道“如今我们虽然连下陵川,高平,韩王山,但是此三处溃败的贼兵必会将三地失陷的消息带往盖州和田虎处,所谓兵贵神速,还请众兄弟勿辞劳苦,速速整顿兵马,趁盖州还未防备之时,同心协力一举拿下盖州!待拿下盖州后再作休整!”

  “军师万万不可!”直见耿恭抢出来说道“这盖州不比他处,乃田虎伪枢密钮文忠重兵把守之处!那钮文忠原是绿林出身,江湖上打劫的金银财物的恶贼,此贼不但生性狡猾,官府多次缉他不得!而且还武艺出众,惯使一把三尖两刃刀,冲阵斩将,皆是手到擒来,穿梭在敌军之中就如蜻蜓点水一般,因此还得了一个铁蜻蜓的外号!钮文忠那厮原先在河北地界各处打劫,听闻田虎造反后率部来相投,只因此贼相助田虎占据不少州县,立有大功,深得田虎信任,才会官至枢密使之职!盖州城里不光只有钮文忠和十余万贼兵,而且还有猊威将方琼,貔威将安士荣,彪威将褚亨,熊威将于玉麟四威将和杨端,郭信,苏吉,张翔,方顺,沈安,卢元,王吉,石敬,秦升,莫真,盛本,赫仁,曹洪,石逊,桑英,十六偏将,那二十员贼将也是个个武艺高强!非陵川,高平,韩王山可别!而主帅和军师白日激战陵川,夜间夺取韩王山,如今急需休整,若再一路奔波前往盖州,只怕是驱羊喂虎,依耿恭之见,还请主帅和军师暂且休整一夜,明日再兵发盖州与钮文忠一决胜负!”

  “多谢耿将军一片好意!”林冲说道“别说是钮文忠和二十来员贼将了,就算是田虎反贼倾巢而至,林冲也不惧他!若是我们在这里休整一夜,明日再兵发盖州,岂不是让钮文忠有了足够的时间准备?”

  “实不相瞒主帅和军师,就在主帅和军师攻打陵川之际,董澄,沈骥引兵出战之时,耿恭就已派人前往盖州和田虎处求救了,恐怕此时盖州早已得知陵川失陷的消息了,相信田虎处最多明日也会得知这个消息!”耿恭说着跪倒在地“当时耿恭还在陵川为将,所有才会出此下策,实在是死罪!还望林统领和军师恕罪!”

  朱武见状急忙扶起耿恭“耿将军何罪之有,那时我们各为其主,换作是朱武也会这样做!既然钮文忠那厮已经得知一切,必然会有所防备,这奔袭盖州只怕能以成功,我们就在韩王山休整一夜,明日再起兵前往盖州列下阵势与钮文忠那厮明刀明枪的决一雌雄!”

  盖州城中钮文忠收到耿恭陵川派出的贼兵求救消息后,勃然大怒“这些天杀的宋贼,竟敢悄无声息的潜入河北地界,暗袭陵川城池,本枢密若不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他们还以为我们河北兵将是纸糊的!来人啊!传本枢密命令击鼓聚将!”

  不一会盖州贼将齐聚,钮文忠不忿的说道“各位将军,那些不知死活的宋贼竟敢悄悄摸进我们河北地界,突袭陵川,现耿恭已经派人前来求救,若不给那些宋贼一个下马威,他们还当我们河北军是盖的!方琼,安士荣,卢元,王吉,四将何在?”

  方琼,安士荣,卢元,王吉四人急忙应道“末将在!”

  钮文忠大喝道“本枢密令你们四人速速点起三万人马,前往陵川解围并全歼来犯宋贼!”

  “领命!”方琼,安士荣,卢元,王吉刚要离去,守城贼兵军校报来“钮枢密大事不好了,高平已经失陷,如今败军已经逃来盖州!”

  “什么?”钮文忠怒喝道“将高平败军给本枢密带来!”

  不一会高平败军到来,钮文忠怒喝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丢了高平的,快快与本枢密如实招来,若有半点搪塞,小心你们的狗头!”

  “是!是!是!”高平败军经钮文忠这么一喝,吓得魂不附体,急忙你一言,我一语,将高平失陷的事情,完完本本的给钮文忠说了一遍。

  “什么!竟然又是这群水洼草寇!没想到林冲,卢俊义居然会分两路取我城池!真是气煞本枢密了!”钮文忠大喝道“褚亨,于玉麟,杨端,郭信,苏吉,张翔你们速速点起五万军马,取本枢密刀甲来,本枢密亲带你们夺回高平!”

  钮文忠话音刚落,盖州城外又一守卫贼兵又报了进来“启禀钮枢密,韩王山失守!”

  钮文忠此番却不是大怒,而是大吃一惊“什么、居然一日之间,我们竟会失去三座城池,你的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贼兵守军说道“现韩王山败军就在账外!”

  钮文忠怀中一颗鬼胎“快给本枢密唤进来!”片刻韩王山败军到来,不等钮文忠开口,韩王山败军便哭喊道“钮枢密,耿恭那厮已降宋贼,夜间三更时分带领宋贼前来韩王山赚关,张礼,赵能两位将军防备不及,已经战死关内,如今韩王山也落入宋贼手里,还请钮枢密为我们作主!”

  钮文忠听闻此言,顿时怒火冲天“好啊!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原来耿恭那厮已投宋贼!那厮现在何处?”

  韩王山败军答道“那耿恭现正在韩王山内!”

  “听你们这么一说,本枢密现在总算明白了,陵川,高平,韩王山为什么会这么快失陷了!八成是耿恭那厮与宋贼内应外合的!那厮竟然还敢派人前来向本枢密求救!八成是想让本枢密驱羊入虎口,好分散我盖州兵力!”钮文忠怒喝道“若不杀了耿恭那个叛徒,本枢密如何咽的下这口鸟气!传本枢密将令,将耿恭派人的人退下去砍了!留赫仁,曹洪,石逊,桑英并二万兵马留守盖州,还有兵马皆随本将军一起夺回韩王山,诛杀叛徒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