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花纪 正义长存
作者:冰雪不懂情的小说      更新:2019-11-18

  上面的欧阳豪也下来了,挟带着无比气势劈向王虎,刀未到,刀气先到。

  王虎挥舞着战刀,施展六成真元之力,发出数道刀气迎接空中的刀气。王虎接着向白子浪砍去。

  白子浪被逼得后退,王虎的长柄落空,砍向地面,地面发出爆炸,而且起砸出了一个大坑。

  刀气和刀气在空中相互抵削了,欧阳豪拿着战刀当空砍下来。王虎拿起长柄战刀迎了上去,强大的力道打向长柄战刀,长柄战刀往下一沉,险些打到自己的头。

  王虎也是运用真元之力,把欧阳豪的战刀震走,然后拿着刀攻向欧阳豪头部,欧阳豪头向后一仰,施展后空翻,降落到地面上。

  白子浪吃了两颗疗伤药,在一旁疗伤。

  王虎看到只剩下欧阳豪一个人,拿着长柄战刀挟带六成真元向欧阳豪冲去,长柄战刀在真元的作用下,发出耀眼的红光。

  欧阳豪也不敢大意也同样运了七成真元之力于星刀上,星刀在真元之力的作用,刀的周围出现许多耀眼的小星星,而且星星是带来攻击力的。

  双招相会,刀气纵横,两人在中间过招,你砍向我,我砍向你。刀与刀不断碰出电火花。

  两人胸口都被刀气所伤,打了一会儿,两人停手,不断喘着粗气,王虎调息妖元之力,已经好了,而欧阳豪还没有。

  王虎不等欧阳豪调息内元,发起数道刀气袭向他,欧阳豪只得躲过,刀气打中一块岩石,岩石发出爆炸,无数石头飞出。

  欧阳豪说道:“看我的极招,刀狼斩。”

  欧阳豪发动极招,空中出现数头幻化的狼,然后从狼头上发出数十把巨大的狼头刀出来,杀向王虎。

  王虎看到欧阳豪发出了极招,也不敢大意,王虎运使六成真元之力于长柄长刀上,发出数把巨大的实质化的长柄战刀迎接狼头刀。

  极招相碰,狼头刀打败长柄战刀,数把狼头刀落向王虎,王虎看到空中还有数把狼头刀袭向他,他赶忙拿起长柄战刀相挡,但狼头战刀威力十分惊人。

  王虎抵挡不住,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出来,王虎不顾伤势,拿着长柄战刀发出一道强烈的红色刀气,红色刀气像一柱粗大的红色光柱一样袭向欧阳豪,红色光柱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气势惊人。王虎发完招式,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出来,王虎也赶忙吃下三颗疗伤丹,配合妖元疗一下伤。

  欧阳豪没有想到王虎这么顽强,竞然不顾伤势,发动这么强的招势,欧阳豪来不及防守,只能使用刀来抵住刀气,但是刀气过于猛烈,欧阳豪还是被打退数十步,然后受了内伤,口吐鲜血。

  欧阳豪退向一边,拿了两颗疗伤丹吃了下去,因为疗伤丹便宜,而且能止疼,是武林人士必备的药品。

  王虎准备再攻向欧阳豪,但是白子浪发出数道剑气袭向王虎,王虎运使真元之力于长柄战刀之中,挡住剑气,王虎说道:“使用车轮战,来对付我。”

  白子浪说道:“正是,我们就是想让你累起来,然后打败你。”

  “没有那么容易,看我的极招。”王虎说道。王虎运起极招,一柄巨大的红色战刀出来了,直袭向白子浪。

  白子浪看到王虎极招出,运使八成内元于剑上,也是发出一把巨大的剑,巨大的剑挟带强大的气劲迎向王虎的巨大战刀。

  双招相碰,发起巨大的气浪,红色巨大战刀破了巨剑向白子浪袭去,白子浪被打得后退数步,口吐鲜血,但他还是拿着剑,杀了过来。

  王虎惊鄂道:“为什么你那么顽强,受了那么大的伤,还是不退。”

  “因为你们是侵略者,只有将你们赶出中州,人民才有机会享受和平他们才能过上幸福的日子,牺牲我一个人算什么?”白子浪大气凛然说道。

  白子浪拿着剑冲杀过来,剑中注满真元之力,誓要拼命,王虎看到他搏起命来,说道:“你连命都不要。”

  王虎发起数道刀气打在白子浪身上,白子浪胸口鲜血直喷,白子浪拿着剑继续刺向王虎,欧阳豪也发出刀气相助,王虎看到白子浪冲杀过来,也同样使出八成妖元之力,留下两成护身。

  极招相碰,爆炸响起,王虎后退数十步。王虎吐了数口血,白子浪被打飞了,身体像断线的风筝掉了下来,鲜血从空中掉了下来,欧阳豪上前接住他,然后飞掠出去,送到后方治疗。

  王虎也受了很重的伤,坐在地上调息妖元。

  另外一处战场,花月柔、玉无伤对战隗术士。

  隗术士对玉无伤说道:“怎么两个打我一个。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花月柔笑脸如花般可爱,“我是自愿过来的,怎么样,我跟我哥哥一起打你怎么办。”

  “原来是一对情侣,有意思,但是我今天送你们归天,好让你们在天堂成亲。”

  玉无伤对花月柔说道:“你退下,让我一人对付他,他的武功太高,危险。”

  花月柔娇气道:“不,我要跟你共同应付敌人。”

  “好一对有情有义的情侣,可惜碰到我,那就要把你们两人消灭。”隗术士说着从召魂幡发出无数的骷髅头出来,打向两人。

  玉无伤把花月柔拉到背后,说道:“我来应付。”说道从背上的长琴中拨出长剑出来,长剑发出数道剑气迎向骷髅头,骷髅头被剑气打破很多。但也有很多骷髅头继续下来。

  玉无伤挥动长剑所骷髅头打没有了。

  隗术士又摇动召魂幡,数道气劲从召魂幡发出,直袭玉无伤,并对玉无伤说道:“果然有一些本事。”

  花月柔从后面出来说:“我师哥的本领很大啊。你跟我的本领差不多。”

  “噢,真的如此。”

  “不要听我的师妹瞎说,现在我们比招吧。”

  “我也要和你比招。”花月柔说道。

  隗术士担心两个人他打不过,于是说道:“我只跟你师哥对招,你小姑娘坐在一旁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