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三百四十八章魔教行事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3-20

  青灵子有些犹豫了,这时候殿中的那人继续说:“青灵子,小心祸从口出。”

  “大家何必再问,明天就可以知道。”青灵子更加肯定了,于是只能如此说。

  在场的人,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很好奇,但也没有想逼问的意思,不过见青灵子如此害怕,他们心想,这人看来,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家伙。

  众人前去休息之后,十一这一天,金超岳还没有等人到齐,就先站在中央,闭着双眼,等着众人到来。

  等到时辰到了,金超岳才睁开眼,对着众人说:“如今本座已经守擂了,那位不怕死的好汉,请出来,让本座看看,你是否是本座七修剑的对手。”

  金超岳说完,大殿之中突然飞出一人,这人全身着青,脸色凶狠,长着络腮胡,和身上那一身青衿十分不搭配。

  “原来还真的是右护法,呵呵呵,真是好笑,石教主待你如子嗣,石教主被沈徽音这个贱人害了,你不思为石教主报仇,为虎作伥,如今还好意思,来维护沈徽音。”

  右护法冷笑说:“本护法只认教主,不问私情。石教主是教主,沈教主也是教主,而你,是背叛圣教的人,如今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诋毁圣教。本护法今日就要杀了你,以正圣教之规。”

  “好了,不要再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右护法,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七修剑,昨天你也见识过了,你既然有把握破我七修剑,那么就请出手吧。”

  右护法说好,拿出自己的武器,然后是一个仙人指路的铜人。

  右护法挥动铜人攻击过来,金超岳脸色沉重起来,这铜人武器可以说是刀剑的克星,就算再厉害的宝剑,也就只能在铜人上面留下一道伤痕,想要毁去铜人,那就是难上加难。

  当然这铜人比较沉重,有百多斤,有些人抬起来就十分困难,更不用说挥动当武器了。

  金超岳也将七修剑使了出来,只见七修剑剑斩在铜人上,都会被反震开来,毕竟这是以剑带剑,没有握在手中的力道大。

  “金超岳,就算昨日,我就有把握胜过你,只是因为八公要在守擂,大家都是来帮忙助拳的,不好坏了规矩而已。”右护法得意地说着,昨天他不出面,主要是不明白金超岳的武功,这看到七修剑,右护法就有了十足的把握。

  金超岳见七修剑无法取胜,只好以快制胜,奈何这铜人实在太大,右护法只要一立起来,就是一道盾牌。

  “好,如今金某吃了兵器的亏,右护法,你若是还是一个汉子,那么我们就放下武器,比试拳脚功夫。”

  金超岳心想自己为什么没有学会毒掌功夫,要不自己直接使出借物传功的本事,这个铜人就完全就是废物了。

  “金超岳,你真是脸皮厚呀,什么兵器吃亏,昨日韩中流夫妻,明知道你七修剑厉害,可曾约定双方不用武器,双掌定胜负。”右护法又不是傻子,自己如今有兵器优势,为什么会放弃。说到后面,右护法桀桀一笑,对着金超岳说:“金超岳,你怕是呆在深山里面,都呆糊涂了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圣教这论成败,不论手段吗?”

  金超岳大声说着好好好,然后使出最后一招,他将七把剑丢成一条线,然后直接刺铜人同一个位置。

  众人全神贯注这一招的时候,金超岳再次见剑鞘取下来,当做半月轮丢了过去。

  大家就瞩目以待,看着一招是否有结果,谁也没有注意到,金超岳竟然一个旱地拔葱,直接施展轻功跑了。

  等到大家发现回过神来,金超岳已经出了山门,这时候金超岳才说:“右护法,我们圣教可从来不讲什么信用。”

  右护法见到这个情况,想骂什么,都骂不出口,大家准备鄙视一番金超岳,但是金超岳所作所为,好像还合情合理。

  洞真子倒是送了一口气,金超岳要是真的死了,那么自己反而麻烦了。

  金超岳是自己邀请上山的,若是死在赤霄,金超岳的弟子自然不敢找自己麻烦,只会找自己麻烦。

  洞真子对着右护法说:“童前辈,这一战是你胜了,不知道童前辈,这一战,你是代表谁出战呢?”

  “师兄,是为贫道。”洞清子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得意地说着,这件事,整个赤霄山,都没有人知道。

  洞真子听到这话,对着洞清子说:“这么说来,接下来,就是毒蛇尊者上台了。”

  洞清子点点头,那个毒蛇尊者拿着一把蛇头拐,鹤发童颜,笑眯眯地走了上来。

  段剑青走上前,对着毒蛇尊者行礼,然后说;“久闻岛主武功盖世,在下佩服万分,今日能和岛主交手,真是在下的福气。”

  毒蛇尊者打量了一下段剑青,有些为难地说:“段大侠,你的名字,老朽虽然在化外,也有所耳闻。本来你是朝廷之人,老夫不应该用毒,但若是不用毒,老夫实在没有胜你的把握。段大侠,老夫如今很为难。”

  “还请尊者留情。”

  毒蛇尊者叹气三声,然后对着段剑青说:“既然这样,那么就这样吧,老朽认输算了。”

  众人听到这话,心中自然不是不满,而洞清子也愿意,对着洞真子说:“师兄,这样吧,我们这一场认输,算你胜了,接下来,你又能派谁上场呢?”

  洞真子心中明白洞清子是什么打算,这洞清子不过欺负自己就只有两个帮手,如今这两个手比赛之后,自己就必须出场了。

  “好,那么就请你们第三场的人出场吧。”

  洞清子原本是要青灵子上场的,不过如今青灵子已经被陈玄霜给拉过去了,他也不好喊,不过他还有准备,那就是朱九阴。

  朱九阴走上前来,看着洞真子说:“洞真子,等下是你要和老夫交手吗?”

  “哈哈,当然不是,其实本尊早就想看看,你们这些魔头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只可惜余生也晚,如今有这个机会,小生自然要争取了。”

  毒手天尊走了出来,洞清子脸色都变了,连忙说:“叶前辈,你这是?”

  “如今道兄你身边已经有了那些高手了,少本尊一个不少,多本尊一个不多。”

  洞清子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朱九阴对着洞清子说:“无须多言,姓叶的,听说你是虞朝第一高手,今日,老夫倒是要看看,是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毒手天尊一笑说:“就怕有人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朱前辈,请出招吧。”

  毒手天尊嘴上怎么说着,手中却先出招了,只见他双手赤红,劳宫穴附近漆黑如墨,双掌还发出腥味。

  朱九阴丝毫不在乎,也使出了一掌,朱九阴双手却是惨绿色,看上去倒是挺吓人的。

  “嗯,是黑煞掌,不过朱九阴的毒掌功夫还没有练到家,若是练到黑煞掌,双手如玉,如同女子。”

  “是的,小丫头,这毒掌是没有练到家,但是对付你还是不成问题。”

  “朱老头,别那么大的口气,你就算练成了化血刀,本姑娘都不害怕,更不用说这黑煞掌了。”

  陈玄霜回击着,而朱九阴却无法反驳,如今他和毒手天尊打成平手,他现在必须屏气,免得中毒。

  两人基本没有什么巧妙的招式,就是寻常掌法。

  他们的掌法无须多巧妙,只要被他们打中一掌,立马毒气入体,不说立马毙命,也会中毒倒地,失去行动能力。

  这样五十招过后,两人找准了机会,双掌打了上去,朱九阴准备直接比试内力,他就不信毒手天尊这个小辈,内力能胜过自己。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毒手天尊的内力竟然不输给他。

  毒手天尊小时候,学习的是叶家内功,中正平和,虽然后来他嫌弃这样太慢,修炼毒功,但是自幼打下的底子,让他比起邪派众人,内力要醇正几分。

  不一会儿,两人就头上冒着热气,黄豆大小的汗水不断留下来。

  “这两人如今骑虎难下,怕是要两败俱伤,互相死在这里了。”陈玄霜说着,然后对着他们继续说:“你们两个,虽然不知好歹,但是本姑娘不愿意见你们就死在这里,只能帮你们一把了。”

  陈玄霜准备出手的时候,右护法等人出来,拦着陈玄霜说:“这位姑娘,这擂台可是生死不论,前天,昨天姑娘都不出手,如今出手,岂不是厚此薄彼。”

  “那两场,本姑娘没有能力阻拦,如今这一场,本姑娘能够相救。哦,朱九阴难道不是你们的人吗?”

  “正是因为他是我们的人,所以还请姑娘行一个方便。”

  “好,既然如此,那么本姑娘也不在多说什么了。”陈玄霜也不是非救这两人不可,于是回到原处,继续观望。

  一刻钟之后,朱九阴惨然一笑,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鲜血就咳了出来。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