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书 第三百四十九章阴险毒辣
作者:大虞太史令的小说      更新:2020-04-08

  毒手天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对着朱九阴说:“好,好,不愧是老前辈。”

  朱九阴没有说话,闭着眼打坐,洞真子见到这个情况,连忙上前说:“看来这一场比试,是毒手天尊胜了了。”

  “哼,是他胜了,只不过朱九阴只是伤了元气,而姓叶的这一辈子,就是一个废人了。”

  洞真子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上前扶住毒手天尊,毒手天尊对着陈玄霜说了一声感谢,然后就下去了。

  而朱九阴还端坐在那里,头上还是不断冒着白气了,过了良久,朱九阴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

  他突然睁开眼,拿出一根针,刺破自己食指,施展元功,只见一滴滴黑血,如同滚珠一样,掉在地上。

  等到黑血流尽,流出红色鲜血的时候,朱九阴才止血,站起身来,神色不善地看着众人,然后对着众人抱拳说:“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洞清子还没有来得及挽留,朱九阴就飘然而去,看到这个情况,洞清子对着右护法说:“童前辈,刚才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怕什么,圣教本来就是你死我活,哪能这么便宜。朱九阴他就算痊愈了,也不过二流去了,你还担心什么?”

  陈玄霜听到这话,忍不住说:“你们呀,如此行事,怎么会不堕落。”

  “小姑娘,听你的意思,是要为朱九阴讨一个公道了?”

  “公道倒是不敢,只不过你要和我讨教几招的话,我倒是可以奉陪。”

  陈玄霜也不是怕事之人,刚才不能出手,毕竟还要顾及擂台规矩。

  苏友方看了看陈玄霜,拉了一下陈玄霜的衣袖,然后对着右护法说:“如今赤霄山中流的血已经太多了,阁下,难道想要见到这赤霄山上血流成河吗?”

  “是吗?”右护法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洞清子连忙拉着右护法的衣袖,对着右护法说了什么,右护法神情变了,对着苏友方微微拱手说:“这位小公爷说的不错,的确,如今山中流血太多,还是不要再流血比较好。”

  “这位前辈,能如此通情达理,真是好,好。”

  苏友方说完,带着陈玄霜一起下山了,走在山路上,陈玄霜有些不满意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拦住我。”

  “玄霜,有些事情,暂且避让也是不错,你今日就算胜了他,又能如何?这些人,不值得你生气。”

  “小公爷,你是担心我不能胜他是不是?”

  “不是,我绝对没有这么想过,只是,玄霜,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你何必和这些粗人动手,这一次我们上山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来找麻烦的。”

  陈玄霜还是闷闷不乐,这时候青灵子帮腔说;“陈姑娘,你虽然本事了得,但是比起右护法来说,真是胜负难料。右护法精通十三种武器,每次对敌,他都会选择恰当的武器来应对敌人,就算当初的沈教主,要胜过他也是一件难事。金超岳你本事你是见到过的,还不是败在他的手里。陈姑娘,恕贫道多嘴,令师一定说过,一山更比一山高,学武之人,谦虚一点,总是没有错。”

  陈玄霜对着苏友方说:“可惜,这一次全是看这些魔头交手,小公爷,你说的赤霄派高人,倒是一个没有看到。”

  “这件事呀,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我让他们联手,来和你请教,不知道玄霜你意下如何?”

  “那就多谢小公爷了。”

  到了十二早上,洞真子这边就有一些为难了,如今他能拿出手的就是段剑青,而洞神子那边高手还没有露出面来。

  洞真子等到了时辰,看了一下段剑青,段剑青走上前,询问说来打擂。魏思思这边倒是没有急,这一场压根不用比试了,只要让段剑青获胜一场,剩下的两场就没有悬念了。

  洞神子那边也派出人了,不是传闻之中的归藏道友,而是鹿杖客。

  鹿杖客看着段剑青,对着段剑青说:“说起来,我和阁下还算是世交了,你我师尊两人是朋友,如今我们两个,就当切磋一番,不知道你看如何?”

  “这也是我想说的,还请老世兄留情了。”

  鹿杖客和段剑青两人剑来杖往,打的一丝烟火之气都没有,好像是真的在切磋一样。

  不过三十招之后,段剑青的剑招突然凌厉起来,专门攻打鹿杖客要穴,鹿杖客好像没有防备,一时间手忙脚乱,被段剑青压着打。

  “段兄弟,你我之间,何苦如此呢?”

  段剑青没有回答,剑招反而更为凌厉起来。

  魏思思看了看段剑青,发现段剑青眉头紧蹙,嘴角不断抽搐,好像忍受什么痛苦一样。

  “情况似乎不太对。”陈玄霜察觉到了,对着魏思思这才说完,就听到段剑青说:“着。”

  鹿杖客不由慌忙格挡,然后从他鹿杖里面,喷出了好像丹砂一样的东西。

  段剑青身体碰到这东西,顿时惨叫起来,鹿杖客无辜地说:“段兄弟,老夫也是无奈,你别乱动,你的毒,我能解。”

  说着鹿杖客将丹药拿出来,段剑青不愿意服用,用自己最后的力气阻挡。

  “唉,段兄弟,服下这丹药你就会好了,不要多说了。”

  鹿杖客捏着段剑青的嘴巴,将丹药给段剑青服下去,段剑青这丹药入肚,十息功夫,段剑青果然不挣扎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洞真子见情况不妙,走上前,只见段剑青已经断气了,洞真子对着鹿杖客大喝说:“鹿杖客,你可知道,这位大人是何来历?”

  “他是什么来历?”

  “他乃是当今周王的贴身护卫,你杀了他,你又当如何向周王交代?”

  鹿杖客也惊慌地说:“什么,周王的护卫,那老夫应该怎么办,这人死了,老夫难道还能救活吗?洞真子,你快教教老夫,应该怎么做。”

  洞真子一下子醒悟过来,对着鹿杖客说:“鹿杖客,此事,自然有人告诉你应该怎么做,这一场比试,是我们输了。洞神子,你们如此肆意妄为,日后如何面对赤霄祖师。”

  “有什么不好面对的,你赤霄荡平群魔,这是一大功绩,你看看,死在你赤霄山的魔头,哪个不是你们这些侠义道上除之而后快的。”鹿杖客笑了笑,然后看着魏思思他们,对着魏思思他们说:“明天就是你们吧,不过你们两个姑娘,要是死在老夫手下,老夫也觉得不忍。”

  “果然鹿杖客,你不愧是一条老鹿,好,明日本姑娘就会会你,看你有多厉害。”陈玄霜被鹿杖客的眼神打量的有些不悦,对着鹿杖客说。

  鹿杖客一笑,对着陈玄霜说:“你的来历,老夫倒是知道。可惜如今你师尊不在,否则话,老夫将你们带到老夫的岛上,让你们知道,当尼姑有什么快乐的。”

  陈玄霜气的脸飞红霞,握着紫虹剑,准备出手。

  苏友方再次阻拦起来,对着陈玄霜说:“如今还是按照赤霄规矩,明日在比试。”

  安抚好陈玄霜,苏友方对着鹿杖客抱拳说:“老前辈,古人有句话说的好,祸从口出。”

  “哦?是吗?你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生,还有什么本事?”

  “有没有,到了明天,大家才知道,老前辈应该明白,很多时候,比的不是嘴皮子功夫,你说是吧?”

  鹿杖客哈哈一笑,说好,明天他就恭候大驾了。

  苏友方拉着陈玄霜下去的时候,魏思思看了看苏友方身边的护卫,对着曹寅说:“明天看来要发生大事了。”

  “不知道这位苏公子应该怎么办?”

  魏思思没有回答,回到别馆之后,魏思思对着苏友方说:“小公爷,不知道,你认为赤霄应该谁执掌比较合适?”

  “这件事姑娘你应该问贤妃娘娘,这不是小生能够决定的。”

  “可是按照小女子来看,明日,这赤霄山主事就是你了。”

  “我这次前来,就是为了看热闹的,赤霄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赤霄处理吧,我们这些外人不好说什么。”

  魏思思没有多问,苏友方先下去了,魏思思和陈玄霜聊天的时候,陈玄霜叹了一口气,魏思思好奇询问她叹息什么。

  “唉,可惜小公爷不是江湖中人。”

  陈玄霜还在为这几天的事情而不悦,魏思思对着陈玄霜说:“他乃是襄国公嫡子,自然不是江湖中人。玄霜妹子,江湖多少人,想要达到他的地位,而不可得。”

  “我知道,我不是说生活,而是性格上面,小公爷性子太软了,丝毫不像他的父亲和祖父,听说他家以她姑姑最为刚强,真的希望他的性子,能刚健几分。”

  “孝昭太后吗?那倒是一个奇女子,不过这位苏公子,比起乃姑,丝毫不逊色,玄霜妹子你看着吧,明天早上,这一切情况就会变了。”

  “你见过孝昭太后吗?你和我说说,我伯父常常和我们说起孝昭太后。”陈玄霜非常有兴趣,魏思思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陈玄霜。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