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45、多事之秋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长厦市的海滩上阳光明媚,海水携带着远方的风奔涌而来。

  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上,老板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不远处,贾呵呵正带着胡小七玩水。

  水花杨洒在空中,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美妙的生活啊,如果每天都是这么闲适就好了。

  “老板~老板~”视野中,穿着泳装的西原酱朝自己跑来,曼妙的身姿全是青春的味道。

  “给你买的可乐哦,嘻嘻。”

  “哈,果然可乐还是要用玻璃瓶装喝起来更爽。”

  看着西原开心的样子,可乐的凉爽在碧海蓝天的广阔中缓慢发酵。

  突然,身边的西原站了起来,如一片乌云般抓着自己的脸开始摇晃。

  接着整个世界都在剧烈抖动,化为一堆零碎的白色光芒。

  “老板,老板,起来啦。”绵软的声音。

  躺在椅子上的老板慢慢睁开,眼前是西原不加修饰的脸。

  “怎么了...”

  西原摇晃着手机,有些焦急:“你手机静音了吗?周正南电话都打我这来了。”

  “哦...不静音哪能睡个好觉。”老板理直气壮。

  西原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说道:“医院那边,澹台明出事了。”

  “哦...嗯?”

  江昌市第二附属医院。

  老板西原二人组赶到的时候,周正南和李剩谢师徒两已经在ICU外面站着,自己两个学弟也在旁边。

  “怎么回事?”老板神情严肃。

  本以为昨天那事算是了了,结果才过一晚上,又出幺蛾子。

  李剩谢刚想开头,就被老板打断。

  “你别说话,我现在不想听你叨叨,周正南,怎么回事?”

  周正南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早上七点多医院来的电话,说澹台明突然出现抽搐、休克等一系列症状,浑身上下均出现了骨裂、骨断的情况,就像...是从高空坠落...类似。”

  “高空坠落?”老板皱着眉头。

  ICU的标志还亮着红灯,抢救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

  周正南也跟着看了一眼,有些惋惜道:“医生说已经伤及到了内脏,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

  “怎...怎么会这样...”西原捂着嘴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阴沉着脸,没说话。

  一旁的齐伟擦了擦眼角,问道:“学长,澹台他...是不是真的招到什么东西了?就那种...不干净的东西。”

  老板回过头,看着他。

  周正南站出来说道:“目前看来只能是这种情况了,这件事情暂时不要伸张,交给我们处理。”

  “可是澹台都这样了...等他父母来了,我拿什么交代?”齐伟说道。

  杜衡赶紧拉住自己的室友,安慰道:“齐伟你冷静点,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我们都还不清楚。”

  老板看着周正南:“目前有什么线索没?”

  “没有,我们在第一时间查看了录像,从昨天到事发,澹台明一直躺在病床上,病房也没有从外面入侵的痕迹。”

  “而且,我们也有同事在门外守着...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周正南眉头紧锁。

  澹台明身上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太诡异。

  “不过那种东西,本来就不能以常理揣度。”周正南补充了一句。

  “咳咳,老板现在我能说话了吧?”旁边的李剩谢憋了很久,有些忍不住了。

  老板瞥了他一眼:“说呗。”

  “好嘞嘿嘿,是这样的,情报组那边最新调查结果出来了,关于孙祖国那起案件的,根据孙祖国身边同事等提供笔录,在被害者死亡前,的确被一个长相丑陋的女人纠缠。”

  “但诡异的是,孙祖国家门口的监控录像只拍到了女子进去的画面,并没有拍到女子出来的画面,我觉得挺奇怪的,或许可以作为突破口。”

  “只有进去的画面,没有出来的画面?”老板揉了揉眉心。

  “不太对劲,当时我去的时候,可以肯定那东西是个人,报纸从不会出错。”

  “但为什么没拍到出来的画面...难不成跳楼了?”

  这更不可能,孙祖国家住18楼,那样的高度别说普通人,就算是饲鬼者都得玩完。

  “烂尾楼那件事的结果也基本清晰了,澹台明不知为何被那东西纠缠,在探灵直播过程中被流浪汉袭击之后,那东西失控将流浪汉杀死。”周正南说道。

  “如果像你说的,那东西是个人,目前的情况完全无法解释。”

  “除非那人具有鬼的特质!”旁边的李剩谢突然插嘴。

  “鬼的特质?”老板看着他,有些不解。

  “对啊,这是国哥提出的一个假设,除了饲鬼者外,有些人在某些极端条件下也能驾驭鬼的力量,同时具有人与鬼的特性,但这只是假设,国哥一直在寻找这种存在,而且他还说...”

  “说什么?”

  “如果找到这种人,就很有可能找到解决饲鬼者身上隐患的方法。”李剩谢说得很严肃。

  解决饲鬼者身上隐患的方法!老板瞳孔微微一缩。

  要知道,成为饲鬼者虽然能够获取灵异的强大能量,保证自己在灵异事件中的存活概率。

  但这样做无疑是饮鸩止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人对于灵异力量的调用,被封印在身体中的灵异就会慢慢复苏,最终将饲鬼者吞噬。

  这个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没有人能逃过。

  “不,还是不对,昨天我们去的时候,那东西的确是人,除非...她在杀掉孙祖国后,就拥有了鬼的特质。”老板说道。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周正南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在如今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可思议的。”老板随口说了句。

  “滴...”ICU的门突然打开。

  医生护士从里面走出,齐伟赶忙迎了上去,焦急的问道:“大夫,我兄弟怎么样了?”

  医生看着他,缓缓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已经尽力,能不能活下去,只能寄希望于伤者自身的生命力了。”

  齐伟往后退了两步:“怎...怎么会这样...”

  然后缓缓跪在了地上。

  老板看着这一幕,熟悉又扎眼,心中对灵异的痛恨翻涌。

  这就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看着自己重要的人被残害,被杀死,自己却无能为力。

  灵异害人是不讲道理的,没有缘由,只是在街口的回头一望,也许就是天人永隔。

  事务所。

  胡小七睡眼惺忪打开卧室的门,一瘸一拐。

  已经九点多了,但由于昨天太晚睡了,精神状态并不好。

  贾呵呵持剑站在空调下,继续练习手中的气,见胡小七出来,才收敛,恢复正常。

  “啊呆子,我好饿啊,我们点个外卖吧?”胡小七拿着手机:“我们这里地址是什么啊。”

  贾呵呵看着她,说道:“西原买了拌粉瓦罐汤,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

  胡小七看着桌上的早点,幸福的跳了起来。

  “咚咚咚。”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啊。”胡小七刚把早点放进微波炉里,打算去开门,却被贾呵呵拦了下来。

  “不太对劲。”他说着,拔出剑,缓缓走了过去。

  “有人在吗?我有委托想拜托你们。”门外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很低沉。

  “原来是委托啊!”胡小七说道。

  贾呵呵声音很轻,说道:“门口的灯,亮了。”

  胡小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门口招牌上那一排灯,绽放出七色的光彩。

  “灯亮了,就说明门口的东西,不是人。”

  “啊?啊!”胡小七小声尖叫了一下,躲到了贾呵呵身后,瑟瑟发抖。

  门口,秦阁穿着暗红色的西服,手中捧着一束花,站得笔直。

  花是曼珠沙华,为了买到,花了不少功夫。

  此时他的瞳孔已经完全被一片血色覆盖,身后的肉翅收缩,并未展开。

  “咚咚咚。”他再次敲响门。

  “有人在吗?我知道你在里面,这样待客,不太好哦。”秦阁说着,手搭上了门把。

  “再不开,我就自己进去咯。”

  “咔。”门把手开始缓缓转动。

  门,渐渐被打开了一条缝,一股陈旧的味道从缝中涌了出来。

  推开门,秦阁愣了一下。

  门后并不是想象中的样子,废弃的桌椅随处摆放,随着门开带来的风,扬起厚厚的灰尘。

  秦阁在门口站了很久,眼睛渐渐恢复正常模样,只见他缓缓关上门,嘴角弯起笑容。

  “没人在吗?没人在我就改日再来拜访咯,失礼了。”

  事务所里,贾呵呵手中的剑往下淌着血,面前的门虽然好好关着,但在刚刚那一刻,他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啪。”招牌不合时宜的掉在地上。

  只不过这次,没人第一时间去重新挂上了。

  贾呵呵缓缓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

  “喂。”听得出来,电话另一边老板的心情并不美丽。

  贾呵呵沉寂了几秒,说道:“老板,有人在找我们麻烦了。”

  “哦...”老板站在窗台前,看着窗外的风景:“什么人啊?”

  既然贾呵呵还能打来电话,就说明事务所并没什么危险。

  再说了,就凭那货手里那把剑,只要不是上次那个叫关奕的重新出现,基本就没啥可担心的。

  “不知道,应该是饲鬼者,很强。”

  “嗯...”老板仰着头看着天空。

  然后他看见,一艘冒着浓烟的客机从天空划过,以极快的速度,往城南方向坠毁。

  拿报纸的手颤抖了一下。

  这尼玛,多事之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