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63、神盒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交易,这是一场交易,我能给你这个,你能给我什么?”

  “你的命?不不不,命在这里并不值钱。”

  “我想想...我想想,对了,要不...你就给我...你的名字吧?”

  潮湿,空旷,静谧...粉色的雾气在黑林中飘荡,徘徊。

  橘色的灯光若隐若现,脚下是用鲜血浇灌的土地,柔软泥泞。

  这是哪...

  我是谁...

  我的名字...

  缓缓伸出手,上面鲜血淋漓。

  忽的,一阵风吹过,周围的粉色雾气随风起舞,如火焰般妖娆升腾。

  哭喊声、呢喃声,充斥着绝望从四面八方赶来,空旷的黑林眨眼间变成一间如同人间炼狱般恐怖的教室。

  血液流淌,断肢被随意丢弃着。

  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窗外一个诡异的剪影,手中拿着屠刀,剁下。

  然后从外面,又扔进来一具新鲜的尸体。

  这是一场噩梦,一场无休止的噩梦,如跗骨之蛆般追逐撕咬着,拖着自己进入那早该进入的冰冷地狱。

  病床上,老板慢慢睁开眼睛。

  他已经醒来很久了,只是一直沉浸在刚刚那场梦境里。

  灯光有些刺眼。

  窗帘关着,只留下了一条缝,炽热的阳光透过缝隙落在地板上。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多久。

  在手术室,他逼迫医生将报纸放在自己手腕处之后,便再次晕眩了过去。

  手腕...

  “汪汪!”原本趴在地上的福克斯突然叫了起来。

  坐在椅子上的贾呵呵睁开眼,和老板对视着。

  “醒了。”身影有些疲惫,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守在这里,没有休息。

  “嗯...她们人呢?”老板环顾了一下,独立病房里除了自己与贾呵呵,别无他人。

  “去买午餐了,怎么会这样?”贾呵呵抱着剑。

  老板深深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啊...不知道啊,不过,应该还是有些头绪。”

  “当时你在事务所里面,不应该。”贾呵呵说道。

  事务所基本可以隔绝任意形式上的入侵,是绝佳的庇护所。

  “事务所...事务所也不是万能的,想进去,总会有办法。”老板想要尝试活动一下右手,却感受到了一股剧痛。

  但能够清晰感知到自己手掌的存在,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昨晚,当红色厉鬼从上落下的时候,安静的报纸凭空飞起。

  之后诡异退散,残存的意识也随着波涛汹涌的疼痛陷入无边的黑暗。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梦?老板眼镜突然一眯,问道:“澹台明呢?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他的父母昨天下午来了,说要把他待会家那边的医院,今天在办转院手续。”贾呵呵有些疑惑,问道。

  “他身上有问题?”

  老板摇摇头:“没有,只是现在想起来,那孩子挺倒霉的。”

  “嗯?”贾呵呵更疑惑了,不过他本身就是个清冷性子,见老板不想说,于是也就没再问下去。

  有惊无险。

  事务所里那东西来得太诡异,如果不是关键时刻报纸抬了一手,现在的老板就要成为现代版杨过了。

  光想想,就让人觉得后怕。

  “对了...李剩谢呢?”老板突然问道。

  那家伙自从周正南走过,就一直黏着事务所,这时候居然不在,不正常。

  贾呵呵迟疑了一下,说道:“城西出了一起灵异事件,李剩谢过去了,还没消息。”

  “这样...”老板转过头,闭了闭眼。

  灵异事件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周正南不在,自己又这个鬼样子,所有的担子都压在李剩谢一人身上,估计那家伙也很难吧。

  老板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如若没有事务所的庇护,他甚至想逃到渺无人烟的乡下去,远离都市与人群,遭遇灵异事件的概率自然也会大大降低。

  但经过这件事之后,可以看出,就算是事务所,也不是万能的。

  灵异入侵,从来没有任何道理可言,这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一场有可能毁灭人类的灾难。

  城西,名山花园,李剩谢将车停在路边,缓缓摇下车窗。

  这是一个西郊的小镇,远离市区,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大部分都是老旧的居民区。

  小镇名为招贤,依山而建,中间是占地面积不晓得公园,湖泊如明镜般躺在绿荫中,一阵南风吹过,褶皱丛生。

  李剩谢戴着一副墨镜。

  一夜未眠,纵然是强大的饲鬼者,也是有了疲态。

  “李队!”来到居民楼下,负责招贤镇警备的何警官认出他来。

  “情况怎么样了。”李剩谢强打起一下精神,摘了墨镜,没有平时在老板他们面前的嬉皮笑脸,显得沉稳老道。

  “不知道该怎么说...”何警官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闪烁。

  “这案子有些奇怪,报案的人姓彭,叫彭涛,住在五栋二单元501,早上的时候报警,说发生命案。”

  “当时局里派了两名队员过来核实情况,但...算了,还是您自己听听吧。”

  何警官说着,拿出对讲机,对着喊道:“喂喂。”

  “滋滋滋。”对讲机立刻传出嘈杂的电流声。

  李剩谢皱了皱眉,与普通的信号干扰不同,这电流声显得更加刺耳与漫长。

  终于,电流声缓缓消失,对讲机中,传出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

  “喂,队长,我们这没事,马上返回警队。”

  “听起来...没什么问题?”李剩谢有些谨慎的说着。

  除了刚开始那奇异的电流干扰声,的确察觉不到太大的问题。

  何警官看了他一眼,拿起对讲机又说了句:“喂,喂,听得到吗?”

  又是一段漫长的电流声。

  “喂,队长,我们这没事,马上返回警队。”可这次,居然是一个青年女人的声音。

  说的话一字不差,就连语气和停顿,都一模一样。

  李剩谢脸上出现一丝异色。

  何警官接着说道:“当时派出去的是一男一女,情况就是这样,无论怎么问,都是一样的回答,对讲机您也知道,私密频道,基本不存在被入侵的可能。”

  “所以我担心...上次市里开会,不是强调...只要有可能跟那种东西有关的案件,都要找市刑警支队嘛...所以...”何警官有些尴尬。

  当初开完那场会之后,所有人都感觉莫名其妙。

  那种东西,说白点就是灵异,是鬼,但这世上怎么会有鬼呢?

  何警官当时第一个不屑,跟同行的警员说,这上面的人莫不是包子瓦特了,封建迷信思想,这不是害人嘛!

  结果转眼,出问题了。

  李剩谢思考了一下,拿过对讲机。

  “喂,喂。”

  话音刚落,再次响起电流声。

  还是那个熟悉的男声:“喂,队长,我们这没事,马上返回警队。”

  “的确有问题,你们先守在外面,我进去看看。”李剩谢关闭对讲机,神情严肃。

  师父不在,老板又出了问题,这江昌市落在自己手上,若是出现什么情况,可就麻烦了。

  名山小区虽然冠以名山二字,但实际上就是拆迁之后的安置小区。

  招贤镇在十几年前,还只是一个小乡镇,后来圈地开发,本来说要将工业园区迁过来,但后来又说主义生态均衡发展。

  这一来二去,招贤镇既建起了新楼房,又保护了当地的自然环境,竟成了全是重点发展的生态小镇,环境秀丽。

  当然,这一开发,也催生了许多拆迁户。

  五栋二单元501的主人叫彭涛,从报警的录音来看,当时彭涛有一定的恐慌,但情绪还算稳定。

  楼道中很干净,李剩谢手里拿着对讲机,缓缓往上走着。

  走到四楼的时候,他将对讲机别在腰间,脱掉了身上的长袖。

  基本可以认定为一起灵异事件,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多余信息,那进去的两名警员大概率凶多吉少。

  而这种灵异事件无疑是最危险的,负责人要在两眼摸黑的情况下解决,不仅要拥有强悍的能力,更要拥有缜密的心思。

  李剩谢深呼一口气,继续往上走去。

  用备用钥匙打开门。

  普普通通的房间,玄关处摆放着一些鞋子,有男有女,看起来里面住了一对情侣。

  李剩谢皱了皱眉头。

  没有警员统一分配穿着的皮鞋,地板上也很干净,没有鞋印的痕迹。

  这就很奇怪了,如果真如何警官所说,派了两名警员过来,多少应该留下点痕迹才对。

  里面很安静。

  李剩谢并没有脱鞋,就走了进去,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个个浅浅的脚印。

  房子的采光很好,南北通透,客厅与餐厅用木质置物架做了隔断。

  家具都很完备,只是在阳台的位置,放着一个神盒一样的东西。

  在古代,也叫神居,就是一个小小的迷你房子,常用犀木打造。

  犀木是犀牛角做成的材料,古人认为心有灵犀一点通,犀木能够让人与鬼神沟通,通过供养神居中的鬼神,来完成自己的心愿。

  李剩谢站在神盒前,上面还有香灰燃烧的痕迹,很新,看起来早上还有人祈祷供养过。

  神盒内一片黑暗,李剩谢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

  只是本能的感觉有些奇怪。

  或是身为饲鬼者的缘故,对与鬼神相关的物件,总是会有一点警惕与反感。

  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神?那些不过是人类自身所臆想的产物,神救不了当前的人类,能够拯救他们的,只有一位位前赴后继的饲鬼者罢了。

  如此明显却又悲哀的事实。

  李剩谢转身,往房间走去。

  忽而,一阵青烟从神盒中飘出,在空中幻化为一朵粉色的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