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72、下棋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这...

  看着眼前无比诡异的一幕,三个人都惊呆了。

  李剩谢咽着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黑色触手中爆头的尸体,头微微向左偏了下,小心翼翼问道:“那个老板...你不是说这地方...不能使用灵异能力吗?这啥情况?”

  被这么一问,老板一时半会也没反应过来。

  但手中的报纸的确传来了一种久违的悸动。

  “原来是这样...我们都被骗了。”他呡着嘴,脸上的恍然与惊讶并存。

  “被骗了?”周正南目光闪烁,努力回忆。

  虽然是半年前那起事件的经历者之一,但他所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多,对于粉雾世界的认知,基本上也是一片空白。

  “嗯...”老板点点头,看着不远处那个高达诡异的黑影,说出了心中的猜测。

  “这里并不是那个地方...不,这样说有些不准确,这东西,我在那见过。”

  他在刚进来的时候的确说过,在那地方见到过这奇怪诡异的神盒,只不过当时神盒上面贴满了符咒,如今一张也不见了。

  老板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这家伙不知怎的跑了出来,利用那地方残存的气息,创造了这里,创造了这个类似幻境的世界。”

  “幻境?”周正南看着周围,一切都是那样真实。

  “吱吱吱吱吱吱...”面前的高大黑影突然仰天嘶吼起来,黑色的触手以极快的速度,将那具穿着和服的无头尸体,撕得粉碎。

  鲜血在黑暗中挥洒,洒进黑暗中,立刻化为了青烟。

  那两只青蛙见势不妙,早早躲进了神盒中。

  “无知的人类,竟敢欺骗于我...”高大黑影如火焰般扭曲着,越来越高,鬼魅非常,与此同时,狂风大起,粉色的雾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一切。

  “跟紧我,别走散!”老板立刻展开报纸,全身心戒备着身周可能出现的危险。

  “卧槽,老板,这东西发狂了!”粉雾中,传来李剩谢哀嚎的声音。

  “别囔囔!”老板伸出手,不由分说拽住了李剩谢的胳膊,想要把这坑货拖到自己身边。

  毕竟待会如果与灵异斗起来,这家伙的战斗力可比周正南高多了。

  但下一秒,一道黑影出现在视线之中。

  老板眼皮一跳,预感到了不对,立刻松手,倒退进了身后的雾气中。

  原地,一只黑色利爪划过,发出“簌簌”的破空声。

  就在刚刚短暂的时间,李剩谢就被替换了。

  那东西已经打破了制定的规则,开始了危险的狩猎。

  与此同时,周正南也没坐以待毙,在得知这地方并不能限制灵异能力之后,他便让灰雾以隐蔽的方式流淌出去。

  现在,正好派出了用场。

  他的眼睛瞬间变成一片乳白,通过灰雾组成的密密麻麻网络,周围的一切如同一张虚幻的3D地图,出现在脑海中。

  他的灵异能力攻击性不强,但很实用!

  下一秒,周正南出现在自己徒弟身边,抓住了他的肩膀。

  一张张诡异的人脸从李剩谢的身上脱离,带着鲜血淋漓的人皮朝四面八方飞去。

  高大黑影虽然来历特殊,能力诡异,但在火力全开的三人面前,翻不起什么风浪。

  西原开着老板的那辆A6,奔驰在城市环路上,偌大的高架车水马龙,她与张陵的车一直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虽然没学过侦查与反侦察,但西原的危机意识一直非常卓越。

  两车一前一后,从城西的招贤镇一路开到了市区,又穿过市区,往城东开去。

  西原皱了皱眉。

  眼前的这条路多多少少有些熟悉,这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是我。”西原拨通了贾呵呵的电话。

  “嗯。”贾呵呵的回答依旧那样简洁。

  “张陵开车往城东去了,我怀疑他的目标是东城医院。”西原说道。

  “东城医院...这就对的上了。”贾呵呵重复了一遍。

  “什么意思?”西原有些疑惑,不知道他嘴里说的对得上,是几个意思。

  贾呵呵并不打算亲自解释,而是将手机递给了身边的陈空,说道:“你来跟她说。”

  陈空抱着背包缩在后排角落,没有反抗,乖乖接过了电话,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西原一边听着,一边操控着方向盘,手不由自主想把口袋中的本子掏出来。

  这是她养成的习惯,及时的记录能够帮助自己更好更快分析,筛查线索,提高效率。

  但,现在在开车。

  慢慢地,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忍不住打断对方的叙述,问道:“你是说,你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张陵操控的?”

  陈空愣了一下,点头:“是...是这样,他要求我在三天之内将画复刻出来,只要在认真临摹,画里的灵异就不会袭击我,一旦停下来...”

  陈空说到这里,停住了。

  片刻后,才缓缓挤出几个字:“一旦停下来...我就会...死。”

  说道死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啊,没有认识不怕死的,无论其贫穷还是富有,高贵还是低贱,是上天的宠儿,还是被人唾弃的死宅。

  人归根结底,都是怕死的。

  但无奈的是,每个人最终都会死,也许十年后,也许下一秒。

  也许此时此刻,就有一个浑身苍白的东西站在你身后,伸出手,扭断你的脖子。

  “那你画完了吗?”西原问道。

  “没...没有,还差,还差最后一点,就差最后一点,只要能到那里,我就能画出来!唔!”说着说着,陈空突然捂住了嘴巴。

  贾呵呵慢慢转过头,盯着他,认真问道:“那里...是哪里?”

  他虽然时长智商不在线,但绝不傻。

  陈空向自己隐瞒了一些东西,一些看起来十分重要的东西,之前两人谈话中,并没有出现那里这种字眼。

  所以,那里...是哪里?

  而就在此时,这个关键的时候,西原挂断了电话。

  不远处,自己跟踪的那辆黑色小轿车以极快的速度撞在路旁的栏杆上,熊熊火焰中,一个人影哀嚎嘶鸣着,被灼烧。

  张陵...死了?

  一时间,被惊到的车辆停得横七竖八,西原也停了下来,拿出手机,不可思议的拍着眼前的一切。

  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咚咚咚。”敲门声。

  正在做饭的陈母刚洗完生菜,双手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一边走着一边喊道:“来了!”

  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位陌生的青年。

  “你好。”青年说道。

  “你好你好,请问你是...”陈母认真打量着对方。

  和自己儿子应该差不多大,难道是陈空的朋友?

  “阿姨你好,我是陈空的朋友,来拿一件寄存在他这里的东西。”青年的话顿时打消了陈母心中的疑虑。

  她立刻拉开门,堆满着笑:“是小空的朋友啊,快进来吧进来吧,小空啊,小空啊,你朋友来找你了!”

  陈母将门口的青年请进来,有些开心,想把常年呆在房间中的儿子叫出来。

  毕竟这还是从初中开始,第一次有自称为朋友的人来家里找自己儿子,如果是女孩就更好了。

  但叫了几句,也不见里面有反应。

  陈母想开门进去,但却被青年拦住了。

  “阿姨,陈空不在家,已经出去了,我也就来拿个东西就走,你看,这是他的语音。”

  说着,青年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播放一段语音。

  的确是陈空的声音,只不过听起来有些空旷恍惚。

  “喂,妈,我出门玩,就不回去了,我朋友拿个东西。”

  “这样啊...你跟小空关系挺好的吧?”陈母笑着问道,有些欣慰,欣慰自己儿子终于又有现实中的朋友了。

  青年点点头,推门走了进去,将桌上的那幅画用白布蒙住,端了出来。

  “阿姨,我们还有点事,这就走了,下次再来看您。”青年端着画说道。

  “啊,行,行,那你慢走,路上小心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陈母想了想,儿子不在家,的确不好留,但还是想问他的名字,等儿子回来也好打听打听。

  门口,青年回过头,突然笑了。

  “我啊,我叫张陵,喜欢下棋,以后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