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峨眉我为锋 0214 极北冰火,夫妻话别
作者:神枪老飞侠的小说      更新:2024-04-16

  神鹰教的教众们垂头丧气,有的更是满脸涕泪,驾着大船,缓缓往南北湖而去。

  武当四侠围在张翠山身边,争相询问他这些年经历,周老头儿也仗着皮厚,凑在人群倾听,不时大呼小叫:“啊哟,大白熊!啊哟,冰山!啊哟,天上的瑰丽彩光!你们莫不是到了仙境?你穿的便是白熊毛么?啊呀,脱下来脱下来,我用这身漂亮的绸袄和你换一换……”

  不多时,便强行换了张翠山脏兮兮的大皮衣。

  他个头不如张翠山高挑长大,张翠山的皮袄裹在他身上,层层叠叠仿佛裹着一床被子,兀自不觉难看,得意洋洋来叶孤鸿面前献宝:“兄弟,你瞧我穿这衣服,可似一头大白熊么?”

  叶孤鸿大喜,低声道:“周大哥真正是能干!小弟本准备等张五侠上岸,换新衣服时,让唐珙兄打着给阿花做窝的名义讨来,不料大哥这就入了手!”

  金明珺皱眉嫌弃道:“噫!脏兮兮臭烘烘的破皮子,也不知有多少跳蚤虱子,师弟要它做什么?你若喜欢穿皮子,师姐去买一张上好虎皮,替你裁做袄子,保管比这个破皮子威风的多。”

  赵凌竹惊呼道:“虎皮好贵呢!你存的零用钱,哪里够买?”

  黎彩霞奚落道:“此趟出行,公款都是她管着的,只怕有人不管不顾,想要挪用公款啦。”

  金明珺却是皮厚,大咧咧道:“挪用公款怎地?谁让我师弟喜欢,大不了让师父打我一顿便是,反正也不会打死了我。”

  叶孤鸿笑着摇头:“师姐,我可不要皮子,若还累你受罚,更是万万不要。”

  他看一眼武当众侠,压低声音指了指北面:“张五侠一家三口,自北而来,又说他们待了十年的岛屿,有火山冰雪,长昼永夜,据小弟所致,那分明是北极冰海方有的光景!我等回头再找个老海客,问问这白熊皮何处有产,或许便能定下谢谦藏身之处,届时本派乘船北上,寻到那谢谦,报仇!夺刀!”

  峨眉众女精神一振,齐声低呼:“好!”

  季筱蓉补充道:“此事不可让武当群侠知道,以免多生事端。”

  金明珺翻白眼道:“只要伱忍得住不说给殷六侠。”

  季筱蓉涨红了脸道:“事关师父家里血仇,我岂会多嘴多舌?”

  众人都知兹事体大,说定之后,谁也不曾在开口,只说些旁的事务。

  待到大船靠岸,天鹰教留在地上的教众们迎接过来,见了野家父子,一个重伤垂危,昏迷不醒,一個面色惨淡,气绝多时,无不塌了天一般惊骇。

  还是李天元做主,分拨教众,抬了二人上鹰窠顶。

  李天元又看向野清清,愁眉苦脸道:“小姐,你……是先料理本派事务,还是要随张五侠去?”

  野清清叼着嘴唇不语,张翠山亦面露惶急,定定望着她。

  俞莲舟瞧在眼里,顿时瞧出自己师弟对这妖女情根深种,不由暗自皱眉,面无表情道:“野堂主,李堂主,我们说好三个月后,于武昌黄鹤楼相会,二位若是不弃,还请届时驾临,今日咱们就此别过。五弟,你随我去见恩师吧!”

  张翠山神情黯淡,无奈道:“是。”

  野清清忽然娇笑一声,开口道:“二伯此言,却是要我夫妻分离?”

  俞莲舟心想不错,老子便是此意。

  但是看五弟一派萧索难过气息,这话却也说不出口。

  只淡淡道:“野堂主说笑了。翠山失踪十年,我师父伤心欲狂,这十年来,提起翠山,便要叹息流泪。如今他老人家百岁寿辰将近,翠山既回中原,自当先往拜见恩师,所谓百善孝为先,此乃人间正道,不知野堂主以为如何?”

  野清清低叹一声,苦笑道:“二伯不肯称我弟妹,口口声声唤我野堂主,小妹还有什么不明白?只是五哥,你也莫要忘了我们的诺言。”

  张翠山闻言,眼神一坚,轻轻道:“天上地下,永不分离。”

  这一句话声音虽不大,语气却是斩钉截铁,一往无回。

  在场一众女子听在耳内,都不由暗自感动,齐齐暗赞:张五侠真是有情有义的郎君!

  金明珺仗着和武当交情厚,大咧咧道:“俞师哥,小妹有句话不吐不快,这野清清虽是魔教妖女,但是既嫁从夫,她毕竟替你家五侠生了个好大儿,小妹瞧他们夫妻情深,难道便为正邪二字,便要拆散他们么?”

  季筱蓉一听这话不妥,连忙找补:“我师姐意思是,正邪不两立固然要紧,但野堂主既然痴爱张五侠,所谓未嫁从父、既嫁从夫,那她以后自然会弃邪从正,却不可视为妖女了。”

  殷六和张五年纪相近,感情最好,看着当年潇洒任侠的五哥这般为难,野六早已心如刀绞。

  此刻听得未婚妻都说了话,连忙打蛇随棍上,拉着俞二手不住道:“二哥,峨眉派的师妹们说的对啊,我五嫂既然跟了五哥,以后必然随他行侠仗义,人家佛门还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难道你又忍心去病小小年纪,爹娘分离?”

  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掉下泪来。

  俞二哭笑不得道:“老五夫妻两都没哭,你这般大人,掉什么泪珠子?平白让季师妹见笑。”

  季筱蓉连忙道:“我才不笑他哩,六哥心肠仁义,才能替别人流泪,我欢喜还来不及。”

  野清清见峨眉帮腔,连忙冲着众女福身一礼,口称:“多谢诸位女侠仗义执言,只恨人生没有选择,若是能选,小妹一定也做个正道侠女,却免得我五哥为难。”

  张去病也自上前,拉住俞二另一只手,呜呜哭求道:“二师伯,你别赶走我娘好不好?”

  俞二气的笑道:“我倒成了棒打鸳鸯的恶人!”

  说罢瞪了张去病一眼:“不许哭!你爹平生不轻落泪,好好学你爹便是,如何学你六叔?”

  张去病下意识看了一眼殷六,恰逢殷六看来,两个都是面孔清秀,一大一小,同样挂满鼻涕眼泪,相视之下忍俊不住,都忍不住扑哧一笑。

  周老头儿拍手笑道:“真奇妙,妙齐真,老五的儿子像老六,老五的媳妇儿说不清!”

  季筱蓉大怒,壮着胆轻轻踢了周老头一脚:“你老人家不许胡说!”

  周老头儿最爱人家和他混闹,挨了一脚不仅不气,反而大喜,一个筋斗翻出老远,口里唱道:“老六的媳妇儿脾气坏,老五的媳妇儿要当心……”

  俞二看向俞三道:“三弟,你怎么看?”

  俞三笑一笑,摇头道:“我和野家恩仇已了,他家小姐貌若天仙,肯这般爱我五弟,那是我五弟的福分,当哥哥的,自然是笑着看,还能怎么看?”

  俞二不喜野清清,一则是不喜她出身、做派,二则便是担心她和俞三有仇,将来坏了兄弟们的情分。

  如今听俞三这般说话,心中石头放下大半,摇头道:“原来就我一个恶人,罢了,老五,二哥也不管你,你自家同师父交待吧。”

  说着自己也不由好笑:“不过以师父对你的偏宠,见你活着回来,别说娶野家千金,便是娶魔教教主,他怕是也肯容你。”

  其余几侠顿时大笑。

  张翠山亦是满脸傻笑,看向野清清。

  野清清长长松了口气,抿嘴一笑,福身道:“多谢二伯、三伯,多谢六叔、七叔。”

  随即收起笑容,正色道:“五哥,只是妹子这趟却不能随你回山。哥哥殁了,父亲也看着也是不好,野家现在能挑事的只有小妹一个,小妹要留在这里,和李师叔一起坐镇大局,你带着去病先回武当,等小妹此间事了,再去武当寻你,拜会张真人。”

  张翠山叹道:“为人子女,自有责任须当履行。你也许仔细身体,待我去见了恩师,来寻你也是一般。”

  当下神鹰教自回总舵,群侠则循旧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