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峨眉我为锋 0215 各怀异志,去病拜师
作者:神枪老飞侠的小说      更新:2024-04-16

  众人行到嘉兴府,正要进城,唐文明忽然叫住,上前几步抱拳笑道:“本派还有别事,便不同诸位同行,就此告别。”

  说罢目视东华子,东华子咳嗽一声,笑嘻嘻道:“六大派同气连枝,唐老兄的事便是我东华子的事,左右无旁事,且去相帮你一回。”

  众人都是一愣,心想这二人何时勾搭上了?

  韦三娘惊道:“师兄,你又跟着裹什么乱?张真人百岁寿辰在即,你我正该同去贺寿,才合礼数。”

  东华子喝道:“咄!你又不是掌门人,凭什么管我?论起来我还是你师兄,我还没管你呢。张真人的寿辰,由你代表本派出席便好,莫非武当是好朋友,崆峒便不是么?”

  韦三娘赌气道:“好好,我管不得你!”

  俞二同叶孤鸿对视一眼,各自还礼,都笑道:“既然有事,诸位且自便。”

  那崆峒七人加个东华子,皮笑肉不笑的拱拱手,就此而去。

  待其走得远了,韦三娘叹息一声,致歉道:“我这师兄,行事唐突,小妹替他向诸位赔罪了。”

  俞莲舟摆手道:“师妹不必如此,我们几番共历大事,自知伱们为人不同。”

  又皱起眉道:“孤鸿,唐文明几人眼神闪烁,我瞧他们还是要去寻神鹰教麻烦。”

  张翠山听了有些着急:“如今神鹰教正值空虚,只怕为其所乘。”

  叶孤鸿笑道:“张五侠正是关心则乱,神鹰教天市堂堂主李天元,乃是野天罡的师弟,若论武艺,绝不逊色崆峒五老,外五堂几个堂主,也都能独挡一方,加上明教余众为外援,除非贵派、本派,又或少林全力出手,不然任谁也不能小觑了神鹰教。”

  周老头儿一旁补充道:“还有那个喜欢装成老太婆的大美人在哩。”

  张翠山听了有理,这才露出笑意,摇头道:“我果然是关心则乱,让诸位见笑了。”

  众人放下此事,便去府城市井繁华处,先替张翠山父子买了干净、整洁的衣服换上,又去醉仙楼大吃一顿——

  别人还好,对于张去病来说,席间种种美味,都是只曾在爸爸妈妈的故事中出现过,放入口中一尝,舌头几乎鲜掉了。

  一时间大快朵颐,吃得小肚子高高隆起,兀自忍不住要吃,众人看了都不由好笑,但想起他是武当五侠、神鹰千金之子,却一直生在荒岛,半点不曾受用,又不由心中怜惜。

  吃饱喝足,众人往码头赁条大船,顺着运河北上,数日间进入长江,沿江西行。

  船上岁月无聊,于是每日练武之余,便聚在一处喝酒闲话。

  张翠山这才得知,近几年来,峨眉派声势兴旺,做出老大事业,不由赞叹不已。

  又听说俞岱岩所以能痊愈,多有峨眉之功,更是深为感激。

  饮了几杯酒,情绪渐渐激荡,忽然拉着叶孤鸿、扈大牛二人坐好,俯身跪倒下去,连磕三个响头。

  叶孤鸿惊道:“五哥,岂可如此?”

  连忙去扶他时,张翠山亦是泪流满面,悲声道:“前番上得神鹰教海船,才知我三哥这番遭际,竟和去病母亲有关,假若我三哥竟不曾痊愈,张五有何面目生于这天地间?思来想去,除了一死,再无旁的办法……”

  张去病听了,吓得大哭,抱着父亲道:“爹,爹,你千万不可死了。”

  张翠山摇头道:“为父能得残生,全仗你叶师叔、扈师叔出力,孩儿,你替你母亲磕几個头,谢过他们。”

  张去病利落跪倒,风一般连磕七八个头,叶孤鸿双手被张翠山拖着,跺脚道:“扈兄,还不扶了孩子起来。”

  扈大牛扶起张去病笑道:“去病,你这名字取得好,去病,去病,你不必向我们磕头,你三师伯如今虽然痊愈,却还需不时针灸、按摩,恢复筋骨不灵之处,你若有心,叔叔传你几手针法,你来替你师父针灸按摩如何?”

  张去病讶然道:“这不是医术么?我竟也能学么?”

  扈大牛哈哈笑道:“你这名字,可不就该学医?”

  张去病天性仁慈,闻此言语,不胜欢喜,连连点头道:“好,好,我学,我若学成医术,不惟能替三师伯针灸,以后遇见了看不起病的可怜人,也可救人性命了。”

  这番话说出,俞二等人无不大喜,齐声道:“好孩子,真不愧是我武当子弟!”

  张翠山心中也自欢喜,心想这大夫与我武当有大恩情,我让去病拜他为师,早晚伺候,岂不甚好?连忙道:“既然扈兄不嫌这孩子愚鲁,索性让这孩子拜为师父,去病,磕头。”

  张去病闻言,立刻跪下,当当当又磕了几个头,叫道:“师父!”

  扈大牛见他额头都磕得青肿,又是欢喜又是心疼,连忙扯起来道:“好徒儿,怎地如此实诚。”

  便从怀里摸出散瘀的药膏,亲手替他涂抹。

  这时俞岱岩亦红了眼眶,搂住张翠山道:“五弟,以后万万不可再说此话,你若真做傻事,三哥一生一世也难快活。总之此事已然作罢,三哥虽吃些苦楚,毕竟恢复如初,弟妹的亲兄却吃我打死,要说起来,还是我有些对不住弟妹。”

  俞莲舟揽住二人道:“江湖争锋,哪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这一点上,五弟的岳父却看得开。我辈行事,对得起天地良心,便是足矣。”

  提到野天罡,俞二又问叶孤鸿:“孤鸿,野天罡吃你一记降龙掌,你瞧他还能活多久?”

  叶孤鸿想了片刻,缓缓道:“他胸骨都被我打折了,内脏受损也非浅,按理而言,只怕必死无疑。但是我听他和那紫袍天龙说了句话,似乎我扈大哥的师父‘蝶谷’,如今正在他神鹰教。”

  说罢看向扈大牛,扈大牛低头思忖一回,点头道:“降龙掌虽然沉重,却是光明正大的掌法,不似许多奇门武功有许多歹毒后手,因此只要当场未死,我便能救,而我师父的本事,自然只在我上,神鹰教家大业大,灵丹妙药想来不缺,因此以我估测,那厮只怕是命不该绝。”

  张翠山听罢,不由暗暗替爱妻欢喜,又想扈大牛师父如此了得,自家只怕也是非同凡响的国手,对于儿子能拜其为师,更加高兴。

  随后莫七又问王盘山旧事,张翠山叹息一声,便从头说谢谦如何扫荡群雄,又如何挟持他和野清清出海,双方如何拼命恶斗,野清清如何以蚊须针射瞎谢谦双目,乃至最后二人诞下孩子时,谢谦如何天良发现,最终化敌为友,义结金兰云云。

  他把始末说罢,众人都不由摇头叹息,张去病察言观色,趁机道:“其实我义父倒行逆施,也是激怒成狂,要我说啊,真正的大恶人,却是义父的师父,‘霹雳拳’成坤!”

  众人听了,齐声惊呼:“成坤?”

  张翠山一愣,随即急迫道:“此人难道又在江湖上现身?”

  叶孤鸿道:“这不是天缘凑巧?那时我和武当俞二侠等,正要去西域寻找金刚派,途经终南山时……”

  他三言两语,把和成坤交集经过说罢,张翠山咬牙道:“原来此人竟做了鞑子的走狗!看来我还要往大都一行……”

  周老头儿忽然道:“怪不得我爸爸常常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瞧着谢谦恶贼四处杀人,原来是为了激出杀他全家的成坤,那么成坤杀他全家,却又不知是为了什么冤仇。”

  叶孤鸿摇头道:“张五哥,莫怪小弟直言,你那义兄,与他师父倒不失为师徒两个,一个不知为了什么冤仇,忽然杀徒弟全家,一个为了寻师父报仇,把无辜人杀害百千,岂不正是一丘之貉?去病,你以后为人处世,当学你爹和你师伯师叔,莫要学你义父。”

  张去病默默点头。

  正说之间,船儿缓缓靠岸,船老大走上来,恭敬说道:“诸位大侠,这里便是安庆,我们要靠岸补充食水柴禾。这里乃是南来北往的大去处,诸位可要上岸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