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狗事务所 3、孩子,出息了
作者:天上的自烟雨的小说      更新:2021-03-04

  风和小区。

  杨天晴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保养不错,穿着职业化的套裙。

  由于常年站讲台讲课的缘故,小腿比一般女人来的要粗壮些,整体身材还是很匀称窈窕。

  “来,喝茶。”

  泡的是珍藏的雨前龙井,没有繁杂的步骤,只是经过简单的冲泡就满室茶香,西原很喜欢这种泡法,看着茶叶在杯底缓缓绽放,如同烟火一样绚烂。

  “不好意思啊,我妈给你们添麻烦了,这段日子她的精神状态的确不太好,人越老,就越迷信,唉...啊,那个,我没别的什么意思,不好意思啊思。”

  说着说着,杨天晴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站起来道歉。

  “没关系,正常人不相信灵异,这个我能理解。”西原没有感觉到冒犯。

  “你母亲的这种情况,还是早点医治比较好。”

  “谁说不是呢,我已经联系了一个以前的同学,他是国内脑神经研究方面的专家,周六过来举行一次会诊。”杨天晴捋了捋耳边的长发,眼神中藏着浓浓的担忧。

  西原并不是没怀疑过这是一起灵异事件。

  但说到底还是证据改变了想法,目前看来的种种都表明一切都只是杨老太太的主观臆想。

  再者,灵异事件的确是不常见的,毕竟如果到处都闹鬼的话,现有的秩序早就崩塌了。

  杨天晴不相信灵异现象的想法很常见,普通人在没有经历过灵异事件的情况下,的确很难相信那些潜藏在平凡世界背后的黑暗。

  西原看了看手机,五点多近六点,衣服还没送过来。

  不过按照那两条咸鱼的办事效率,很正常。

  杨天晴在与西原交谈了一会之后,便去准备晚餐,她并没有拒绝西原借宿一晚的请求。

  人是自己母亲请过来的,贸然就赶走,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再加上对方已经明确表明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而且西原也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与营业执照的照片,虽然不知道这个“三人一狗灵异事务所”是从哪里搞来的营业执照,但杨天晴还是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

  西原不是一个坏人。

  杨天晴的原生家庭十分的传统,父母都姓杨,母亲一直在二中教书,父亲则是江昌大学汉语言文学的教授,可谓书香门第。

  在交谈间,天渐渐黑了,晚间起了凉爽的风,小区里种了许多上了年纪的香樟,树干高大,枝叶繁茂,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声响。

  杨老太太睡得很沉。

  听说上了年纪的人,会变的越来越像个婴儿,失去行动的能力,失去思考的能力,最后失去生命的能力,躺进那早已准备好的棺材里,像归根的落叶,安详静谧。

  “将军!”站在阳台上,西原俯身看着不远处香樟下借着路灯下棋的老人,想起了自家的老头。

  杯中的茶,余温尚未散尽。

  小小的公寓里,老板的身形突然抖了一抖,盖在脸上的报纸缓缓滑落,掉在了福克斯地头上。

  “啊...几点了。”慵懒着看看手表,老久之后才反应过来,指针指向七点半的位置。

  看下下次要买一块电子表了,那样就不用自己判断几点几分了。

  事务所的资深咸鱼翻了个身,睡眼惺忪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整个房间显得昏暗阴沉,城市的灯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洒进,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美。

  “啪。”灯光不合时宜的被打开,老板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嘟囔着:“贾呵呵那货怎么还没回来,啊...”伸了个懒腰:“凡事要往好处想,说不定是死在半路上了。”

  他并没有选择点外卖,反正正常的外卖也送不到这里。

  从冰箱里拿了一桶杯面,将就泡着下肚。

  打了一个满意的饱嗝后,时间来到了七点四十五分,楼下响起了老太太老头子跳广场舞的欢乐音乐。

  老板默默坐在椅子上,良久之后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

  再打一个,还是无人接听。

  哎哟反了天了,竟敢不接老子电话,扣工资,必须扣工资,全部扣光,妥妥的!生气的将手机放回桌子上,然后拿起一旁的遥控。

  白色的幕布缓缓降落下来,老板身后的墙面,突然探出了一小块,一个小巧玲珑的放映机从墙壁中伸出。

  打开,光粒子一个接一个打在幕布上。

  “现在是江昌市晚间新闻时间。”主持人悦耳的声音从房子两角两个被伪装成了毛绒玩偶的身体中传出,在小小的房间里回荡。

  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八点收看江昌市晚间新闻节目,这能够帮助他更好更快掌握发生在自己周边的信息。

  “今晚,由江昌市电视台冠名主导的第一届国际汉服节在中心广场盛大开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服爱好者们齐聚一堂,共享此刻的欢乐时光。”

  接着就是一连串活动现场的画面,可以看见不少身着汉服的男男女女聚在一起,或是摆poss拍照,或是与他人交流心得。

  然后,镜头甩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嗯?”老板立刻按下暂停键,然后开始回放。

  半分钟后,他用力把遥控器摔在地上,此时,白色幕布上的那个熟悉身影,正是消失了两个小时而且不接电话的贾呵呵。

  半晌,舔着脸重新把遥控器捡了起来。

  “贾呵呵这死宅,开窍了???”

  此时的贾呵呵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他站在一堆穿着各色汉服的小姐姐中间,冷着一张脸。

  就算是这样,来找他拍照的姑娘依旧是络绎不绝。

  “庸脂俗粉,安能如此?”贾呵呵在心里腹诽,看着周围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家伙,他突然感觉那个叫狐狸的姑娘还是挺可爱的。

  虽然身上穿的是假货,但至少没有难闻的香水味,没有窑子里姑娘那种庸俗的媚笑。

  “走开,走开,都走开,你这家伙怎么一转眼就跑这来了。”名为狐狸的少女挤开人群,看起来有些不悦,她的手里拿着一朵桃花模样的发饰。

  刚才这姑娘看中了小摊上这东西,和摊主讨价还价半天,没想到一回头,贾呵呵就被拐跑了。

  “我警告你哦,不准和别人说我买的是假货,知道没。”把贾呵呵脱离了人群,少女搂着他的胳膊,用威胁的语气小声说道。

  贾呵呵点了点头,反正自己在外面又不能说话,说一句被老板抓到了,可是要扣工资的。

  少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哎呀,忘了你这家伙不会说话了,也不准写,明白没,要是被我发现了,你就惨了我跟你讲。”

  “为什么不买真的?”贾呵呵在手机上写道。

  少女的眼神明显黯淡了一下,低着头,有些忧郁:“我也想买真的啊,可是太贵了,五千多块,够我爸两个月工资了...而且高仿的面料也不错啊,你看你看,这些针脚图案都是我自己改的,结果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少女嘟着嘴,有些委屈。

  “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啊,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这件是高仿,肯定就不带我玩了,以前有个女孩也是因为穿高仿的汉服,被孤立,可惨了。”

  “你们汉服圈子水真深。”贾呵呵写完之后又删除了,然后继续写下一段话。

  少女驻足站在他旁边,看着屏幕的荧光照亮那白皙如玉的侧脸,一时间看得有些痴了。

  不得不说贾呵呵虽然中二憨批了一些,但天生一副好皮囊,尤其是在名贵汉服的加持下,举手投足间都绽放着极大的魅力。

  少女其实也很漂亮,但偏偏在他面前,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贾呵呵终于把想说的话写好了,开头第一句就是“你很漂亮。”这句话看得少女心花怒放。

  然后脸就垮了下来。

  “你很漂亮,虽然没有我好看,但也不要灰心。”

  敲你妈,这是人说的话吗?少女瞬间被气得鼓鼓的,但还是耐下性子看了下去,心中不停默念着。

  不能打不能打,这么好看的脸,打坏了可惜了。

  “我觉得你穿汉服很好看,而且我认为,喜爱与衣服的真假无关,如果是装模作样,那真的也会变成假的,如果是真心喜爱,那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正所谓,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看着看着,少女撇了撇嘴,嘟囔着:“说得好听。”

  “你叫什么名字?”贾呵呵写道。

  “胡小七,哎呀,你就叫我狐狸就好了,走了走了,听说今天还会有烟花表演,我都好久没看过烟花了,嘿嘿嘿。”少女挽着贾呵呵的胳膊,开心的就像得到了最喜欢玩具的孩子。

  贾呵呵给西原发了个消息:“帮我查一下胡小七的资料,谢谢。”

  很快,就有了回复。

  “敲你大爷,老娘的衣服呢?贾呵呵你胆子是不是肥了,我回去就扣你工资,扣光光!”

  另外,事务所的财务也一直由勤劳能干的西原酱负责,谁让她是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呢。

  “额...待会就送过去,你先帮我查一下。”

  贾呵呵顺道发了张胡小七的照片过去,照片中的女孩撑着一把伞,浅浅笑着,照片的左边,有着贾呵呵冰冷的半张脸。

  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西原怔住了,手机缓缓掉落在地上。

  自己...不是应该为这家伙的不靠谱而生气吗?怎么现在,反而有了一种欣慰的感觉。

  就是那种...妈妈看着废柴儿子终于争气了的感觉。

  “贾呵呵...开窍了?”

  草,赶紧给老板打电话,说不定还要提前准备车子房子礼金什么的,对,还要去亲家那里走走,不能马虎不能马虎。

  孩子,出息了啊。